🏡
PTT小說網
x
    「你莫非有什麼手段?」陳銘鼎傳書詢問。

    「也不算什麼手段,到時候您老就知道了。」方運道。

    「好,那我等到八月十五。」

    「對了,八月十五你若有空,可以來巴陵走一走,今年象州的中秋文會,將在巴陵城岳陽樓舉辦。」

    「老夫盡量去,就算老夫去不了,也派一位陳家家老去捧場。」

    方運與陳銘鼎談完,又去看其餘的傳書。

    大多數都是自己的友人、同窗或熟人詢問,都覺得方運突然貿然說這種話要小心,別被宗家找到把柄。

    但是到了後面,有人傳書給方運,讓方運去論榜看看,宗家人又拿他說事。

    方運進入了論榜一看,那個宗家進士重新寫了一篇文章,曆數那一場賭局中,方運導致一些世家輸了多少。

    陸陸續續參與對賭的眾聖世家共有二十三家,其中一家與兩家賭。

    在這些年中,過半的眾聖世家退出,但以宗聖為首的幾個眾聖世家並沒有退出,一些虛聖家族與豪門也沒有中止賭約。

    文章舉了一些即將輸掉的賭注,包括一座荒城、聖元大陸的一處方圓三百里的封地、一顆完整的妖皇頭顱、三件大儒文寶、十滴聖血、三十四枚延壽果、六十四枚生身果等等。

    最後,文章寫到,林林總總加一起,方運讓各家族輸掉了一件半聖文寶,這種人,不配入選四大才子之首。

    這篇文章一出,數不清的人支持或反對。

    反對者認為宗家人太無恥,此事雖然由方運引起,但那時候方運只是舉人,根本無力左右豪門,更何況半聖世家,明顯是那些世家找個借口對賭而已。說這是方運輸掉,人身攻擊的傾向太過嚴重,不應該是讀書人說出來的話。

    還有人嘲諷,宗家的家老們很像是活在地下偷糧的某種動物,做了卑鄙的事不敢出面,於是讓一個進士出來指責方虛聖,即便遭到反擊,也只是一個進士文膽被廢。

    支持者則認為這種說法很好,若不是方運自不量力做出這種事,也不會讓那些世家如此倒霉,方運摘不掉罪魁禍首的稱號。

    還有人說妖界眾聖簡直都是蠢貨,什麼也不用做,安安靜靜等三年,方運自己就會因為無法完成十六首傳世戰詩而自殺,結果倒好,蠢到使用月樹神罰,不僅沒殺死方運,反而損失一尊妖族大聖。

    還有許多讀書人因此指責方運,認為這種人不配當四大才子之首,理應給在兩界山浴血奮戰的張龍象讓出位子。

    不過,文章下面支持方運的更多,尤其是這幾年新中舉或中進士的讀書人,他們深受方運的詩文影響,是方運的天然盟友。

    這篇文章在論榜的影響極大,許多人在回復中擔憂,方運的文名或因此而下降,最後導致落選四大才子之首,只能屈居次席。

    宗家雷家一直抓不到方運的真正把柄,即便是方運殺了雷重漠,雷家也沒有十足的證據,但是,方運若當不上天下師,害得許多家族輸掉巨額財富和神物,這便是一個不小的污點。

    許多人也看出來,宗雷兩家人在用這件事打擊方運,即便罪魁禍首不是方運,也跟方運有無法脫離的關係,一旦方運稍微有心結,便會影響大學士之路。

    方運看后只是淡然一笑,完全不在乎,繼續看傳書,在後面的傳書中,許多友人安慰方運,讓方運不要在意這些小事。

    方運一一謝過。

    不多時,顏域空傳書,根本就沒有詢問方運為何要說那句話,也沒有勸慰方運,反而說了一件與論榜事件毫不相干的事。

    「方運啊,我準備去寧安縣當個縣丞,你能不能舉薦我?」

    方運看完哭笑不得,若是自己喝水,很可能噴出來,這語氣哪裡像是顏域空,簡直就是那個憊懶的李繁銘。

    方運手握官印,傳書回復只有兩個字。

    「別鬧。」

    「我是認真的,不信你過來看看我嚴肅的表情。」

    方運微微一笑,心道顏域空怕是有了突破,極可能將要晉陞翰林,所以語氣比以前活潑。

    「嗯,不開玩笑了。你真想去寧安縣?」

    「真想。我即將晉陞翰林,但怕進士根基不穩,需要入世磨礪,主政一地是最佳之選。我考慮過在慶國,但深思許久,發現我在慶國的確可以去任何一縣任職,卻只能讓我有所進步,而不會讓我真正成長。實話實說,慶國,除了少數人,整體已經落後人族最前沿。慶國重雜家,而雜家重官,讀書人做官本是通往聖道之路的磨礪,但許多人深入宦海,只剩和光同塵,完全被官僚風氣侵蝕,再難保持赤子之心。我,不想被慶國的大染缸改變。」

    「不愧是顏域空,此事你看得很透。慶國那種地方,只適合雜家,你主修儒家,行君子之道,在慶國寸步難行,所受不是磨礪,而是磨難。」方運稱讚。

    「那你是同意我前往寧安?」顏域空問。

    「我倒是同意,內閣也不會反對,畢竟你是半聖弟子、顏家後人,左相就算再蠢也不會得罪你。而且聖院歷來有各國讀書人交換任職的規矩,讓不同國度的官員了解其他國家,你去寧安任職本身沒什麼。問題是,你一旦去寧安,恐怕會遭到慶國朝野攻擊,性質有多嚴重,你可想明白?」

    「愚者誹謗,何須擔憂?」

    方運微微一笑,這應該也是顏域空不安慰自己的原因,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會在意紛紛擾擾的言論。

    「好!是你在走向聖道,又不是他人,清楚這一點,便無畏無懼。你先來巴陵,等八月十五過後,再宣布前往寧安擔任縣丞。」

    「我去的時候,寧安縣縣令還是那位老先生吧?」

    「自然。」

    「那便好,咱們巴陵城見。」

    寧安縣的新縣令是一個老進士,他本身就沒有權力欲,也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派到寧安縣,所以一直很配合,根本不會攬權,一直在放權給寧安縣的其餘官員,就算下令,也要跟寧安縣眾官商量,甚至請教方運。

    景國官員有人嘲笑新任縣令蕭規曹隨,但他本人卻毫不在乎。

    正是這位老人不添亂,讓寧安縣一直被方運掌控,蒸蒸日上,毫無衰敗跡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