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民報》的創刊號,出現了方運用白話寫的《我的第一封戰書》,雖然很多讀書人不滿,可許多百姓很高興,因為就算識字不多的人也能看懂,不像那些花團錦簇的文字,看著讓人頭疼。

    在第二份《民報》的頭條,楊林看到,標題赫然是「我的第二封戰書」。

    楊林也顧不得後面的人,快速閱讀頭版的戰書內容,看到最後忍不住讀出來。

    「中秋之夜,岳陽樓上,本聖恭候張鳴州大駕光臨,文比定四大才子之首,屆時歡迎天下讀書人蒞臨。」

    「什麼?方虛聖對張龍象下戰書?」附近的人群頓時炸了鍋。

    「快點買!」

    「別當道!」

    「再不快點,老子要罵人了!秀才也是有火氣的!」

    「快快快……」

    排隊的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目光里充滿了急切。

    「讓開!」身後那人一把推開楊林,衝上前拿出十兩紋銀大喊,「我要一萬份!」

    那店員微笑道:「不好意思,每人只能買一份,您若是想買第二份,可以重新排隊。」說著麻利地遞出一份《民報》,然後伸出手。

    那人無奈收回十兩銀子,遞上一文錢,接過《民報》。

    楊林被推開后也懶得理那人,雙手拿著報紙,一邊看一邊走,兩側的人全都探著頭看他手中的《民報》,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秀才舉人,甚至連一位老進士也跟著湊熱鬧。

    方運的吸引力冠絕聖元大陸,而《民報》的吸引力同樣致命,兩者相加,讓天下的讀書人根本無力抵擋《民報》的吸引力。

    許多外地的讀書人結伴來此,知道頭版頭條的內容后,無比興奮。

    由於象州就在江州對面,昨日跨江而來的江州讀書人極多,若方運在這裡,一定會認出其中一些人,陸宇、寧志遠、杜書岱、湯善越、馬淵等等皆是當年大源府文院的同窗好友,甚至與其中一些人曾經迎戰鳴奇鳥與妖龜,乃是曾經同生共死的戰友。

    這幾人當年都是秀才,才智過人,但離頂尖天才有極大的差距,很難在五年內中舉,但現在這些人個個都是舉人,而且最晚也是去年中舉,成就遠超當年同時中秀才的讀書人。

    幾人排成一列,笑著交談,即便壓低聲音,附近的人也都又驚訝又羨慕地看著他們,並側耳傾聽。

    「你們還記得當年第一次與方虛聖……不,是方雙甲見面的場景吧?」

    「當然記得。記得當時方雙甲還是童生,王先生正講經義,講完讓咱們寫,結果方虛聖的經義做得極佳,眾人皆讚歎。王先生怕方運自滿,於是問我們,當年陳聖中狀元的時候榜眼是誰。一百多年前的事誰還記得?這也達到王先生教學的目的,讓我們明白,要努力爭第一,讀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否則很難名留青史。哪知,方雙甲張口回答『吳煥意』,現場那氣氛,簡直尷尬得要命。王先生畢竟是講郎,靈機一動,又問第三名探花是誰,結果方運立即回答是『趙霖甲』。我看了一眼王先生的臉色,當時笑死我了,哈哈……」

    大源府文院的好友雖然都知道這件事,但時隔數年說起,都情不自禁微笑。

    附近不知道此事的人聽后也跟著笑起來,沒想到方運當年還有如此有趣的故事。

    旁邊突然有人問:「這位王先生,可是那位使用碧血丹心的義士?後來方虛聖贈送給他的延壽果被歹人強行討要,結果被方虛聖知曉,解決此事。再後來,那位王先生的兒子不知怎麼與方虛聖攀上關係,得了一首鳴州……不,已經是鎮國詞。」

    一人輕聲問:「是不是那首『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陸宇微笑點頭,道:「正是那位王先生,臨行前,我們曾與王先生把酒言歡,說起這件事,王先生十分感激方虛聖,若不是家裡事多,也會渡江而來。」

    路過的楊林忍不住道:「既然方虛聖在中秋文比張龍象,廣邀天下讀書人,你們乾脆留在這裡,為方虛聖助威,等到中秋節后再離開!」

    陸宇等人一聽,相互看了看,齊齊點頭,面帶微笑。

    「多謝這位兄台提醒!」杜書岱拱手感謝。

    「客氣。」

    按照方運定的規矩,中午時分,《民報》的內容就會全版出現在論榜之上,但是未到中午,論榜已經因為方運文比張龍象之事鬧翻天。

    有人指責方運自大,四大才子由聖院選拔,他憑什麼認為通過文比便可以決定。

    還有人認為方運把文比場地安放在岳陽樓,乃是心虛的表現,否則應該讓張龍象選擇時間地點。

    論榜上有許多讀書人在抱怨,不過他們抱怨方運為什麼不早點發出這封戰書,現在已經是八月十二,離八月十五中秋節只有三天的時間,即便騎乘優秀的蛟馬,一刻不停,三天也只能奔赴一萬多里,這意味著,只有慶國、景國、啟國和武國的普通讀書人能在三天內抵達岳陽樓。

    而一些眾聖世家的弟子則在議論,能不能想辦法使用飛頁空舟,若是擠一擠,一張飛頁空舟可以載近三十人。

    一些人出謀劃策,想請孔家使用只有半聖才能製作的空行樓船,擠一擠的話,一艘船能載數萬人。

    更有人異想天開,請各地的眾聖世家免費開放文界通道,把人送到慶國京城或夕州豐州,然後騎乘蛟馬前往巴陵,可以當天抵達。

    讀書人們太想去岳陽樓,畢竟那可能會看到人族目前最頂尖的詩詞天才的對決。

    不過,眾人正議論著,一些理智的讀書人潑了一大盆冷水。

    「張龍象會答應嗎?」

    一句話讓論榜的討論次數驟減。

    於是,所有人都在等張龍象的消息。

    巴陵城內,方運坐在書房裡,身前漂浮著張龍象的珠江公官印,不斷震動。

    書山結束后,方運不僅在第九山得到無上文心一心二用,不僅發現書山和人族的大秘密,也莫名其妙永久地繼承了張龍象的身份,書山老人並沒有追回官印,而且由於張龍象的地位極高,已經不下於大儒,現在珠江公官印可以隨時連通聖元大陸論榜、兩界山論榜或孔聖文界論榜。

    最近,方運沒使用過張龍象的官印,甚至也沒有聯繫張經安和孔聖文界的那些友人下屬。

    不過,方運經常會看傳書的內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