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位官員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隨後冷聲道:「方總督既然羞辱囚禁管翼,逼死畢源,下一步,矛頭必然指向我們!靜靜觀看?你們可以,但本官做不到!」

    眾人看向這個官員,正是泰閤府知府嚴悟。

    眾人看著嚴悟,各懷心思。在方運抵達象州前,泰閤府發生復興社反慶事件,但最後卻有人栽贓復興社,讓全部社員淪為階下囚,後方運出馬,讓復興社成員得以昭雪。

    雖然方運沒有指出嚴悟這個慶官在推波助瀾,但官場上的人都看得明白,方運在一步一步解決那些問題嚴重的慶官,嚴悟絕對是未來數個月內最可能被方運盯上的慶官之一。

    此時此刻,嚴悟終於按捺不住,準備魚死網破,不再坐以待斃。

    聶長舉不動聲色,道:「象州之爭,曠日持久,少則十餘年,多則數百年才能分出勝負,嚴知府何必急於一時?更何況,這些年,一直有個大機會。」

    許多官員輕輕點頭,聶長舉已經把話說明白,慶官的主要策略便是在象州內部,慢慢與景國官員展開內耗,等待慶國崛起奪回象州才是正道。而所謂的大機會,在慶官之中,特指陳觀海聖隕,宗聖出手將部分景國納入慶國,到時候象州自然重新歸屬慶國。

    大多數慶官心中支持聶長舉,最好按照計劃行事,沒有必要提前跟方運撕破臉皮,萬一方運躲過一劫,展開大清洗,壞了眾官的文膽心氣,導致聖道坎坷,實乃不智之舉。

    嚴悟冷冷一笑,道:「你們,太小看方總督了。誰能想到,他剛上任就先震懾全象州都奈何不了的蛟王?誰想到他能對抗刑殿而幾乎毫髮無傷?誰想到他連續拿下管翼與畢源兩位大員?誰又想到他竟然逼得宣武軍半跪認錯?以他的種種言行來看,下一步,必然是對象州展開大清洗。今日的中秋文會,我等必須全力以赴,否則必將會成為他文名輝耀的踏腳石!」

    聶長舉素來舉止優雅,竟然只是微微一笑,道:「嚴知府,我知你近日非常焦慮,但也沒有必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中秋文會,風雲匯聚,結果如何,不得而知。論近年來的文名之爭,張鳴州已經與方總督並駕齊驅,畢竟,這幾年方總督已經呈現頹勢,鮮有作品問世。反倒是張鳴州逆勢直升,老而彌堅。我想,在兩人未分出勝負前,還輪不到我等出手。」

    嚴悟卻搖頭道:「敢問聶司正,張鳴州勝過方運的把握就幾成?」

    聶長舉一愣,思索良久,道:「張鳴州掌握文比題目,以老夫之見,張鳴州至少有六成勝算,即便說是七成也不過分。」

    「哦,我還以為是十成勝算!既然張鳴州只有六成勝算,我等難道不應該在張鳴州來到前,為張鳴州鋪好道路嗎?我等,難道不應該為張鳴州造勢嗎?難道不應該讓張鳴州的勝算提高到七成甚至八成嗎?」嚴悟道。

    「嚴知府說得沒錯。仗著方總督,景官現在咄咄逼人,我等若不提早出手,極可能會被清算。以我之見,一旦得知張龍象即將登上岳陽樓,我等就提前發難,亂方運心神,以張鳴州的才智,有更大的可能勝過方總督。」

    「方虛聖是何許人,我等都見識過,即便不談他的才學,僅僅討論他的臨場應變以及謀划能力,絕對在我等所有人之上,若稍加磨礪,比之歷代兵家大儒、治世能臣絲毫不差。加上景國的力量,他們恐怕已經知道我們今日要做之事。與其暗地算計,不如像嚴知府所說,配合張鳴州,擾亂方總督。」

    一些官吏輕輕點頭,其實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想過能完全瞞過方運或景國,甚至於,這些官吏中有景國的姦細也不足為怪。

    嚴悟向眾人拱手致謝,繼續道:「多謝諸位仗義執言。其實我等心裡都明白,無論如何,咱們這些官吏也無法成為左右局勢的力量,真正能讓方總督淪為天下笑柄的,只有張鳴州、柳山、慶君和眾聖世家。我等與其按照原計劃行事,不如提前行動,打方運一個措手不及!而且,這已經不是陰謀,即便方運知道,也奈何不了我等!除非,他不讓咱們慶官參與岳陽樓文會,當然,我等很希望他如此做。」

    「下官支持嚴知府!若嚴知府出面,下官必當相隨!」

    「說得好!本官本就有慶國血脈,早就厭惡象州之事,今日不如來個痛快,若贏,則更上一步,若輸,大不了去慶國教書!」

    「我已經忍耐景官多日,今日豈能再忍?」

    「我們就提前讓天下人見見景官與方運的嘴臉,讓他文比未成,先顏面掃地!」

    「再說了,葛家應該已經出手,咱們不能連那些商人也不如!」

    「對!」

    聶長舉無奈地看著這些官員,這些官員與其說是勇敢,不如說是被這些天方運的手段嚇怕了,生怕方運文壓張龍象后開始清算。但是,聶長舉身為慶官的首領,與慶國人走得極近,很清楚還有大人物會出現,慶官沒有必要提前與方運作對。

    思考許久,聶長舉道:「我看,不如把原定的計劃稍作更改,以嚴知府為首的部分人,在確認張鳴州到來時,直接發難,擾亂方總督心神,之後,老夫再決定何時繼續動手。」

    「多謝聶司正成全!」嚴悟由衷感謝。

    「無妨。我等去東城門外吧,今日城內十分擁堵,若是去晚了,過於不敬。」聶長舉道。

    「遵命!」眾多官員立刻收斂心神,每個人都十分鄭重。

    聶長舉邁步向大門外走去,邊走邊道:「走,與本官一同迎慶君。」

    這些官員的神色充滿了莊重肅穆,若不看他們的文位服或官服,定然會誤以為他們是慶國的官員。

    巴陵城有四條街道分別通往東西南北四道城門,也是整座巴陵城最大的四條街道,這四條街道和岳陽樓外的洞庭湖畔和長江江畔,是巴陵城最繁華的地方。

    此刻,一支人數超過三千的隊伍正在東城大街上,向東城門走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