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日的巴陵城格外擁擠,因為在這幾天,大量讀書人提前來到,所有客棧已經爆滿。從八月十三開始,官府允許民宅接待外地客人,從八月十四開始,象州官府不得不求助景國的工部,從張衡世家調來一位大學士,在巴陵城外建立大量的簡易房屋,供遊客居住。

    東城大街本就無比繁華,人群熙熙攘攘,接踵摩肩,但所有人見到那支隊伍,都露出怪異的神色,然後如同躲避瘟神一樣向兩側走去。

    一些大膽的人諷刺咒罵,更大膽的則向隊伍的方向吐痰。

    那支三千人隊伍的最前面,四個人抬著一個小木台,木台鋪著明黃色的桌布,台上有一幅裝裱好的書法作品,上面寫著四個字。

    端木遺風。

    孔子弟子眾多,但弟子中的首富非子貢莫屬,此人不僅深研孔聖之道,更善於經商,曾一直出錢資助孔聖,甚至可以說,沒有子貢,孔聖恐怕無力周遊列國,沒有周遊列國的經歷,也難以完成後面的著作,自然無法封聖。

    子貢姓端木,名賜,因此端木遺風原指儒家人經商,后泛指所有成功的商人。

    在這四個字的左下方,則有一方朱紅大印。

    大印之上有四個醒目的小篆。

    積善天子。

    僅僅是「天子」二字,就足以讓周圍的人避開,加上積善二字,部分讀過書的象州人都知道這是慶君最喜歡的印章之一。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語出《易經》的《文言》,乃是孔聖撰寫。

    若在數年前,端木遺風賜字加積善天子印一出,兩側的許多百姓必然跪下,這可是慶君的御賜墨寶,比賜下的尋常之物更重要。

    但現在,象州已經歸屬景國,再有人把慶君賜字堂而皇之拿出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能避則避。

    許多人仔細打量隊伍里的人,這才發現,這支隊伍前面的人大都身穿華麗的錦衣,一副商人做派,還有一些讀書人,同時有大量穿著艷麗的美貌女子,在隊伍的最後,是一些尋常夥計。

    在慶君墨寶的正後方,一個雍容的女子緩步前行,雖然已經不再年輕,但美貌竟然不輸於那些年輕女子,可見年輕時何等動人。

    「那是……迎芳閣的花青娘!」一個眼尖的人忍不住叫出來。

    「嘖嘖,真俊啊,怪不得能鬧出那麼大的事。」

    「有意思,有意思。慶江商行的花樓前些日子被方虛聖一鍋端,關的關,停業的停業,我還以為這些人知道怕了,偃旗息鼓,誰知道,竟然在八月十五這天上街,這是要當著全人族的面,從背後捅方虛聖一刀啊!」

    「慶江商行真是不一般啊,這次是準備徹底撕破麵皮了。」

    「花青娘就是因為拜慶君而成為眾矢之的,慶江商行的花樓就是因為拜慶君全數關閉,結果倒好,他們今天竟然托著慶君的墨寶去東城外迎接慶君,這簡直是打景國官員耳光,打景君和太后的耳光,打方虛聖的耳光啊!換我是方虛聖,絕對忍不了!」

    「八月十五一到,什麼牛鬼蛇神都出來了,看來,慶江商行的人今天要搞一場大事。」

    「之前雙方交手,各退一步,也就沒事了,今天竟然托著慶君的賜字去迎慶君,已經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葛家若打不倒方虛聖,只能灰溜溜離開象州,回到慶國,龜縮起來。」

    「回慶國?做了這種事,方虛聖可能放他們回慶國嗎?我就不信他們能安然回到慶國。」

    「呵呵,這真是裡應外合,圖窮匕首見啊。他們就差張口承認自己是內奸,若是景國眾官連這種人也不抓,那我明天就拖家帶口離開象州去啟國,這種國家的官員,已經爛透了。」

    「別急,那些狗官不管事,但方虛聖在,他們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方虛聖?呵,方虛聖才成名幾年?葛百萬那個老狐狸在幾十年前就在已經成為慶國的大商人,既然他捨得把慶君賜給他的墨寶拿到這裡,讓這些人捧著去面見慶君,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讓方虛聖不敢追究!你們想想,慶君要是知道方虛聖能贏,會來這裡受氣嗎?顯然,慶君認定方運必敗無疑,葛百萬恐怕也明白這一點,所以調動如此多的人,完全不給方虛聖留面子。」

    「唉……說的也是。慶君來岳陽樓文會,肯定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還沒來呢,慶江商行的人就準備好把事鬧大。關鍵是,這些人手持慶君墨寶,又沒做犯法的事,只是前去東城外,官府還真沒辦法攔住他們。一旦他們跟慶君見上面,若方虛聖也在,不知道會丟多大的臉。唉,真替方虛聖可惜,這麼年輕就遇到葛百萬和慶君這些老奸巨猾的人,肯定會被十國笑話。」

    「要是攔住他們不讓他們去見慶君,萬一慶君主動問起,那會鬧出更大的笑話。誰想的毒計?簡直能把人逼死啊。」

    「這些做花樓的,哪有幾個好東西?誰沒做過逼良為娼的事?看著像正經人,實際都是人渣,多少好好的閨女被他們禍害?看著他們這麼趾高氣揚,心裡真堵得慌。」

    「這些事,咱們說得不算,跟著他們走吧,看看到時候方虛聖如何處理。」

    「方虛聖會不會避而不見?」

    「應該不會,慶君大駕光臨,即便是虛聖也應該出城迎接,更何況方虛聖現在是兩州總督,有官身在,若不去迎接慶君,怎麼都說不過去。」

    一些分景國江州口音的讀書人一邊跟著人流向前,一邊低聲商討,個個愁眉不展。

    巴陵城內,數不清的人前往東城外。

    巴陵城外的長江上,浮現一個個漆黑的漩渦,深不見底,看著讓人全身發冷。

    新形成的海眼在長江岸邊一字排開,靠近江岸。

    過了片刻,其中一個很小的海眼穩定住,隨後就見一百餘人從海眼中出來,未等站穩,就被水浪托著送到岸邊。

    那些人上了岸后竟然站不起來,或坐或趴在地上不斷嘔吐。

    那個小海眼中不斷有人湧出來,被海浪推到岸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