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城牆外,人群密如魚群,熙熙攘攘,生生把秋天擠成夏天,那些體弱的人明明沒怎麼走動,卻被人去擠得走來走去,出了一身汗。

    若非官道兩側有重兵把守,兩側的百姓和讀書人早就把道路堵上,即便這樣,還不時有人被擠到道路上。

    那些士兵直皺眉頭,那麼多人的交談吵鬧聲簡直如沸水翻騰,腦袋都要炸了。

    李繁銘等人早早站在東城城牆上,望著北側如白練的長江,又看了看藍天綠野間那條土色的道路,盯著那連綿不斷的車隊逐漸靠近。

    車隊到十裡外停了下來,州牧董文叢與禮司司正聶長舉等人迎接。

    按理說,十裡外只需要少數官員先行迎接,但聶長舉帶著大批的象州慶官迎接慶君,並與慶國的官員熱情交談,遠比跟董文叢更像一家人。

    董文叢自始至終都面無表情,規規矩矩迎接。

    不遠處各國的讀書人直皺眉頭,那些象州的慶官個個跟見到親人一般,有些人甚至能用奴顏婢膝來形容,如同哈巴狗一樣。

    李繁銘嘆息道:「我終於明白方運在象州遇到何等阻力,也終於明白象州為何分慶官與景官。有這種官員在,百姓的日子可想而知。」

    姚知府道:「一個國家的強盛與否,不僅看百姓的凝聚力,更要看官員的心志。身為本國官員都不想增強本國,一味羨慕外人,稱讚他國,那說明這個國家只有從上到下來一次大革新,才能快速根除這種現象。當然,就目前景國的情況看,隨著國力漸漸提升,等年輕且更有信心的一代換掉那些迂腐愚昧的老官僚,換掉那些沉浸在屈辱中無法繼續邁步的廢物,也能達到大革新的效果。向強者低頭,但並不屈服,才是真正的人族。」

    「問題在於,景國是否能撐到那一天,妖蠻不會給景國這個機會,慶國不會給景國這個機會,柳山也不會給景國這個機會,那位同樣不可能允許誰阻撓他的聖道、他的亞聖之路。」

    「只能看天,或者……看方運了。」姚知府嘆息道。

    「你們看,慶江商行迎慶君的隊伍已經出了城門。不得不說,慶君寫得一手好字,幾近三境。『端木遺風』四個字,有大家之風。」

    「那方『積善天子』的私印也是他親手所治,有名家風範。至於慶江商行,除卻葛百萬,余者皆為小丑,庸庸碌碌,不堪大用。」李繁銘毫不客氣抨擊方運的敵人。

    「方虛聖此刻大概已經從州衙出發,他的私兵也應該早就從京城抵達巴陵,三方匯聚,文會未開便好戲連台。」

    「姚知府,我們何時出手爭天下第一樓?」一個舉人問。

    姚知府笑而不語。

    李繁銘沒好氣地道:「你們還真以為姚知府是來爭天下第一樓的?這個所謂爭樓社,就是看熱鬧社。你們自己想想,咱們拿什麼去跟方運爭?退一萬步講,就算這次文會方運輸了,方運與張龍象的詩文難道不能壓黃鶴樓三年、奪一時第一嗎?」

    「嘿嘿,我還真以為咱們要跟方虛聖爭天下第一樓,正準備找時機尿遁偷跑,沒想到根本不用爭啊。」那老實的舉人摸著頭道。

    附近的讀書人大笑。

    不多時,城牆上的人紛紛轉向城內。

    「方虛聖來了!」

    「方鎮國的私兵儀仗隊來了!」

    「好氣派,把妖侯當小兵使喚,慶君敢嗎?妖侯放個屁,慶君保准鑽車底下發抖。」

    「慶君的車隊好看是好看,軟綿綿的但跟一群沒卵的太監似的,看咱家的總督大人,那才叫霸氣!」

    眾人好奇地看著城內,就見整整四頭一丈高的馬蠻侯舉著旌旗,四頭馬蠻侯有著人族的頭顱、軀幹和雙臂,又有著馬妖的身軀與四肢,半人半馬,身披黑色妖鐵鎧甲,後背掛著長弓、巨斧和短劍,好似剛從戰場上歸來,威風凜凜。

    四頭馬蠻侯之後,是方運的龍馬豪車,十八匹龍馬拉著寬大的馬車緩緩駛過。

    在馬車後面,是景國的妖鐵騎兵,再之後就是一些蠻族與人族私兵,最後則是部分巴陵城的官員。

    整支隊伍的風格偏向戰場行軍,所過之處足以止住小兒啼哭。

    兩側的百姓夾道歡呼,尤其是那些慕名而來的年輕讀書人,甚至已經喊啞了嗓子。

    慶國爭樓社的讀書人看到這一幕,紛紛嘆氣。

    「此刻的方虛聖,無論是民間地位還是史書地位,都已經不下於歷代著名大儒,三不朽已經完成立功,立言也算近乎完成,只差立德了。」

    「前幾日,我真有與方虛聖爭樓的念頭,但今天抵達巴陵城才發現自己如此渺小,如此多的人為了他不遠萬里而來,如此多的人呼喚他,我等拿什麼跟他比?」

    「他的文名也罷,功績也罷,我都不羨慕,我真正羨慕的是巴陵城百姓對他的愛戴,只能用狂熱來形容。不求後世留名,只要能留名一地,讓一地百姓感恩戴德,此生無憾。」

    城牆之上,道路兩旁,甚至連屋頂都有人站著,在數不清的百姓的歡呼聲中,方運的儀仗隊駛出城外。

    方運與慶君的隊伍相向而行,方運隊伍明顯偏慢,不多時,慶君的隊伍先抵達三里亭,慶君與諸人下車等候。

    眾多慶國官員與象州慶官極為不滿,不斷抨擊方運怠慢慶君,慶君卻不以為意,微笑著等待。

    不多時,方運的車隊跟上慶江商行迎慶君的隊伍,幾乎同時抵達三里亭。

    「民女花青娘,求慶君做主,為迎芳閣主持公道!」花青娘突然衝出隊伍,扯著嗓子大喊,然後跪倒在慶國隊伍之前。

    慶君的護衛紛紛衝到前方保護慶君,刀劍出鞘,發出清脆的聲音,銀光連閃,刺得附近的人睜不開眼睛。

    董文叢原本與慶君隊伍站在一起,現在卻和一些官員慢慢後退,遠離慶君隊伍。

    董文叢冷眼看了看花青娘與慶江商行的隊伍,面無表情向方運的隊伍走去。

    「進士葛憶明,請慶君為我等象州平民主持公道!」

    「請慶君主持公道!」慶江商行跟著葛憶明一起大喊。

    方圓數里內站滿了人,但此刻鴉雀無聲。

    景國人求慶君主持公道,再也沒有什麼比這種事更能噁心景國上下。

    龍馬豪車停下,方運從馬車上走下,衣袍起伏,站穩身體,望向前方。

    方運與慶君四目相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