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僅李繁銘吃驚,會場所有人都吃驚,花君老人可是景國著名的大學士,怎麼突然指責方運身邊的兔子,莫非花君老人是他國安插在慶國的姦細?

    慶國人看到這個場面,心裡樂開花,花君老人是景國人,李繁銘是方運好友,這明顯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對慶國來說是好事。

    花君老人冷哼一聲,繼續舌綻春雷道:「莫怪?呵呵,說得倒輕巧。我本來想嚴懲這個兔子,但中秋文會,以和為貴,不如這樣吧。靈物能聽懂人話,也能說一些與妖語相近的獸語,你只要說出你家兔子方才說了什麼,老夫就赦免這條兔子。」

    幾乎在花君老人說完的一瞬間,許多人恍然大悟,方運毒,這花君老人也不是省油的燈。

    李繁銘心知肚明,為防別人打斷,立刻舌綻春雷道:「我能聽懂我家兔兒的一些話,它方才一直在學其他讀書人在喊,慶犬吠雪、慶犬吠雪、慶犬吠雪,並無惡意,只是純粹效仿。」

    等李繁銘說完,文會現場哄堂大笑,尤其是李繁銘認認真真模仿大兔子連說三次「慶犬吠雪」,實在太幽默了。

    「原來如此,鸚鵡學舌而已,倒也無妨,便饒過這個心直口快的兔子。」花君老人道。

    「多謝花君老人。」

    李繁銘與花君老人一唱一和,讓許多人聽得一愣一愣,聽到最後許多人笑起來,原來花君老人明知道大兔子說什麼,故意讓李繁銘以舌綻春雷說出來。

    而且許多人也發現李繁銘的用詞很有趣,他說大兔子在「效仿」,但實際這種語境應該用「仿效」。仿效二字僅指模仿,但「效仿」二字則是以某種言行為榜樣,將其發揚光大,李繁銘明顯沒認為大兔子做錯。

    花君老人的最後一句話也有意思,他直接幫大兔子解釋是鸚鵡學舌,無傷大雅,即便慶國人想懲罰這兔子,也已經沒了機會,所有的路都已經被花君老人堵死。

    方運看了一眼花君老人,此人原本以妻妾成群著稱,乃是人族四大奇葩之一,近日榮升大學士巔峰,即將有所突破,本來大家都以為他越老越色,被很多人罵老不修,現在看來,這人平時都是裝糊塗,關鍵時候比誰都精明,畢竟是活到九十多歲的人。

    最興奮的要屬史家讀書人,沒想到這件事一波三折,一條兔子讓會場更熱鬧,這在人族歷史上極為罕見。

    宗午源僵在原地,滿臉發黑,兩手輕輕顫抖。

    中午時分在岳陽樓上,已經被方運呵斥得跟目無禮教的混賬一樣,臭名傳論榜,文名折損,已經非常不利。不過,宗午源早有準備,文名折損乃是意料之中,身為世家之人,完全可以承受。

    可現在竟然被一條兔子指著鼻子罵「慶犬吠雪」,這已經不是文名折損的問題,不是文名被污的問題,而是會被天下人當成笑話!

    哪位世家子弟、哪位翰林、哪位禮部侍郎被兔子罵成狗?

    最讓宗午源鬱結的是,若別人如此攻擊自己,自己可以想方設法還擊,洗清污名,可是,就算宗聖出面也沒辦法找一條兔子報仇啊!

    即便有滿月與文曲星,宗午源也覺得自己的世界已經天黑,萬一有哪個史家人看宗家不順眼,偏偏負責編撰正史,很可能把今天之事列入《世家弄臣傳》裡面,讓後世之人都知道出了一個被兔子罵過的世家子弟、半聖之孫。

    慶國官員各個暗道晦氣,方運這招太狠,罵了慶君與古大學士,而後大兔子、花君與李繁銘先後出手,若是現在哪個慶國人敢反駁,必然會被人嘲笑是「慶犬吠雪」,只能閉嘴自保。

    包括慶君和宗家家主宗甘雨在內的所有慶國人只能無奈地望著方運,在他們眼裡,此刻的方運是無敵的。

    眾人本以為此事會告一段落,州牧董文叢正準備調動現場氣氛,讓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到高台上,可武君突然舌綻春雷。

    「慶君說,四友文會上,慶國人胡亂起鬨,攻擊景國人。這種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行為,我聽著反胃,不過方虛聖說完后我便釋然了。方虛聖,我現在有個小小的疑問,為何慶君和慶國官員現在一句話也不說?」

    慶國人怒視武君,這位武君明顯是看熱鬧不嫌熱鬧大,還要繼續挑撥,慶國已經出了大丑,若是繼續下去,國運都可能會出現問題,當年方運文戰慶國,奪回象州,慶國國運受創,至今沒能恢復。

    眾多人暗笑,一起望向方運,想知道方運能作出什麼巧妙的回答。

    此刻的慶君在心中暗暗期盼,希望方運千萬不要繼續攻擊,千萬不要再窮追猛打,否則今天的事必然會成為自己在史書上濃重的一筆。

    方運微笑舌綻春雷道:「既然武君陛下問起,那在下不能不答,在下突然又想起一個小故事。」

    所有慶國人腦袋轟鳴,心中都在瘋狂大罵,之前方運就是說了一件小事,然後讓慶國上下都覺得丟臉,現在又要說小故事,絕對能讓在場所有慶國人後悔招惹方運。

    慶君急忙手持玉璽,給在場的所有慶國讀書人緊急傳書。

    「馬上阻止方運!」

    在場的慶國讀書人如同蠟人一般坐在原地,這時候出面,不等著挨罵嗎?一個宗午源被罵完還不夠?可是,若沒有人阻止方運,看樣子還是會挨罵。

    所有慶國人覺得現在是這一生最艱難的時刻。

    傳書完后,慶君用嚴厲的目光看向吏部尚書古南懷。

    古南懷僅僅猶豫了一息,在方運開口之前,猛地站起,朗聲道:「方虛聖且慢。」

    大兔子一個翻身跳起來,舉起前爪指著古南懷,大聲叫道:「吱吱吱吱!」

    許多人發笑,但隨後忽然有人大喊幫大兔子翻譯。

    「慶犬吠雪!」

    即便大喊的人只佔文會的十分之一,也有三四十萬。

    那四個字響徹雲霄,之後眾人哄堂大笑。

    長江之中突然濺起無數水花,原來那些水妖開始在水裡翻滾拍打水花,顯然也是被逗得發笑。

    大兔子見到幾十萬人學自己,又抱著肚子在地上滾來滾去,別提多高興。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