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眾人原本擔心湯正威大儒的出面會擾亂方運心神,沒想到方運只用簡單的幾句話便化解。

    慶國的官員們有些鬱結,方運今日簡直是舌戰一界、口誅八方,一出面就把慶君罵成三流國君,然後讓聶長舉文膽碎裂,接著使宗午源文名喪盡,後來甚至連所有慶國人都被卷了進去,現在大儒出面,幾句話就被勸退,這天下彷彿已經沒有人能對付得了方運。

    一些慶國官員暗中傳音給慶君,讓他放棄那些小手段,在方運面前,所有歪門邪道反而會成為方運培養文名的養料,除了讓其他讀書人越發佩服方運,毫無用處。

    就在此時,十餘艘客輪停在岳陽樓外的長江碼頭邊,一個又一個穿著白色孝服、身披麻衣、腰間系著黑腰帶的人從客輪上走下來。

    一開始只有少數人看到那些人下來,但很快,許多人往那裡看去。

    兩千餘披麻戴孝之人下了船,一副巨大的畫像被抬了下來。

    八個翰林如同抬轎一般扛著一方木台,木台之上豎立著一個大學士的巨大畫像。

    許多人認出畫中之人,正是上一任雷家家主、大學士雷重漠,此人死於龍族戰界,目前大都認為是方運殺死此人,至於兩人為何而戰,方運又如何殺死雷重漠,至今是個迷,甚至連西海龍宮都拿不出證據,據說凡是查找證據的龍族全部困於戰界,無法離開。

    在巨畫出現時,連方運等甲席之人都開始望向那裡,其餘人更是抬頭遠望。

    文會的讀書人議論紛紛。

    「雷家人終於來了!」

    「我早就知道雷家人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嘖嘖,畫的很真不錯,這應該是畫道三境『躍然紙上』的境界,你們看,裡面的雷重漠竟然有血有肉,除了目光有些空洞,完全就是一個活人。」

    「可惜啊,無論雷重漠是如何死的,都是人族的損失。」

    「此言差矣,雷重漠這等人族敗類,死不足惜。」

    「咦?」

    早就抵達文會的人群中和席位中,出現了異變,就見一個又一個讀書人站起來,或脫下外套露出孝服,或從隨身攜帶的包裹中拿出孝服,當眾穿上。

    其中嘉國的觀眾席上如此做的最多。

    不多時,數百萬的人群中,竟然有超過一萬人身穿孝服,竟然有不斷擴大蔓延的趨勢。

    隨後,更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一些象州官員穿上孝服!

    這些全都是象州支持慶國的官員,俗稱慶官。

    這一幕不止讓景國人看呆,連其他中立的國家也難以理解。

    與嘉國有舊怨的雲國人忍不住冷嘲熱諷。

    「雖說人死為大,但象州突然多了如此多的孝子賢孫,雷大學士的在天之靈一定會很欣慰。」

    「好好的中秋節,如此多的人披麻戴孝,真是晦氣!誰帶了菖蒲大蒜?幫我闢辟邪!」

    「呵呵,嘉國這幫狗東西,現在的模樣比死了爹媽還難過。」

    不僅其他國家人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那些慶官,就算是慶國讀書人看象州慶官的眼光也充滿鄙夷,這些人若與慶國合作,只能說是歷史遺留關係,可竟然與嘉國人合作去攻擊方運,到了為雷重漠披麻戴孝的程度,簡直令人作嘔。

    那些慶官披麻戴孝站在那裡,沒有絲毫的羞愧,反而顯得無比平靜。

    方運輕聲一嘆,臉上浮現憐憫之色,但那憐憫慢慢消散,這些人之所以平靜,是因為他們早就做好了準備,在此孤注一擲,一旦事成,便能在象州一手遮天,讓景國難以插手,若是事敗,大不了退回慶國,重新開始。

    從一開始,這些人就做好出賣尊嚴與一切的準備。

    只因如此,方可平靜。

    人群中所有披麻戴孝之人向雷重漠畫像的所在走去,而扛著雷重漠畫像的人也緩緩向岳陽樓和方運的方向走來。

    子時已到,卻沒人關心張龍象的蹤跡,所有人都望著猶如出殯的萬人隊伍,看著他們走到岳陽樓前,緩緩從最外圍的末席,走向甲席。

    無論是景國官兵還是孔城官員,都不敢阻止這支隊伍,因為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是雷家大儒雷廷真。

    雷廷真走到甲席與乙席的交界處,停下腳步,整支隊伍也停了下來,那一丈高的畫像輕顫,裡面所畫的雷重漠好像要從裡面走出來一樣。

    方運靜靜地看著雷廷真,臉上的表情十分特別,似是有些笑意,還有些嘲弄,同時還有些憐憫。

    雷廷真恭恭敬敬向方運作揖,彎腰九十度,起身後,舌綻春雷道:「當年之事,起於雷家人被殺,我等是有些過分之處,對您的行為略有不妥,但和死去的雷家人相比,您所承受的那一切又算什麼?從那開始,越來越多的雷家人因您而死。重漠擔任家主后,負荊請罪,主動登門道歉,難道我們這個曾經力挽狂瀾拯救人族的雷家,不顧尊嚴的道歉與懺悔,也無法讓您原諒嗎?您到底對我雷家恨到何等地步,才與東海龍宮聯手,潛入龍族戰界,殺我雷家家主雷重漠?若重漠不死,他現在已經是人族大儒!方虛聖,您殺了一位雷家大儒啊!」

    「當年雷家人之死,關本聖何事?他自己調戲良家女子被鯨王拍死,你們雷家不去找鯨王報復,反而來攻擊我這個不相干的人,內殘外忍,莫過於此。一群廢物整天打著雷家祖先的名義招搖撞騙,你們也配指責本聖?」

    方運輕蔑一笑,毫不掩飾自己的態度。

    「方運,你是人族虛聖,為何如此出口不遜?為何如此污衊我雷家?諸位人族同胞,看到方運的態度了嗎?就是因為方運對我雷家如此,我雷家忍無可忍才……」

    方運打斷雷廷真的話道:「夠了,少在那裡裝模作樣!你們什麼時候能回答我為什麼鯨王殺了雷家人你們卻想殺我,我便會好好與你們雷家人說話。那是一切的起源!當然,若是你們認為雷家勢大,當年那個小小的舉人被雷家污衊打擊是活該,就應該老老實實承受,那我們還說什麼?」

    雷廷真怒道:「方虛聖,我雷家與您之前的恩怨,已經在重漠負荊請罪后一筆勾銷,為何您總是糾纏不放?」

    「是誰先提前舊事?又是誰顛倒是非,造謠說是『起於雷家人被殺』?明明是『起於我景國女子被雷家人侮辱甚至即將被抓走玷污』!」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