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寒古地。

    十寒古地。

    這是一處最早被人族發現的微界,和聖元大陸的球狀一界不同,十寒古地看似是一片平坦的大陸,但從極遠的星空看向十寒古地,會發現十寒古地應該是一界的一部分,好似被莫大的力量從一界拔起,而後被莫名的力量保護,懸浮在星空之中。

    從星空中看去,整座十寒古地被一層濃密的烏雲覆蓋,連綿無盡的大雪從天而降。

    這是寒冷與冰雪的世界。

    十寒古地東西長一萬兩千里,南北長九千里,在人族眼裡已經是龐然大物,但在這個時候,一頭體長達萬里之巨的恐怖怪獸正接近十寒古地。

    那萬里巨獸本周身環繞著數不清的星辰虛影,這些虛影對應此地可見的一切周天星辰,為巨獸提供力量,以可怖的速度飛行,每飛行一段時間,巨獸就會瞬間跨越星空,瞬間挪移不知多少億里。

    這巨獸像一頭猙獰的漆黑巨龜,身上背負的與其說是龜殼,不如說是一座座聳立的山峰,那些山峰全部比金鐵更加堅硬,山峰筆直,山頂尖銳,遠遠望去,那像是一座山峰組成的大陣。

    巨獸的頭顱異常猙獰,頭頂生有六根淡金色的巨角,六根巨角圍成一頂奇特的骨質冠冕。

    「哦?」巨獸發出宏大的聲音,突然開始減速,而他的身體隨著速度減慢而徐徐縮小。

    當巨獸停下來的時候,身體已經縮小到千里之長。

    「這好像是祖帝屠庭年輕時建造的大競技場的一部分,只是後來他征戰四方,便冷落了這裡,沒想到這東西依然存世。裡面竟然有人族與妖族?他們瘋了嗎?這可是大競技場的一部分,極度兇險,即便我未封聖時,也不敢長期逗留。不對……原來如此,歲月流逝,此地被一些力量改變。」

    巨獸似是最喜歡自言自語,繼續喋喋不休。

    「我們負岳一族封聖后,需要背負一界,此處雖然勉強算是一界,但終究是殘缺,不適合本聖,隨便一尊半聖抵達此地,便能將其毀滅。罷了……」

    負岳正要離開,突然回頭,定睛向裡面一看。

    「誰在幾年前激發了大競技場的力量?這裡似乎在積蓄威能,只等開啟,莫非是我古妖一族的後輩?嗯,既然如此,那便應該稍加幫助。」

    負岳說著,抬頭看了看星空,突然露出奸笑。

    「這處大競技場中還有祖帝屠庭殘留的力量,我只要加以引導,牽引星線,連通三顆大日,便能布下陷阱,若是半聖想毀壞此地,有祖神祖帝層次的血脈大概能逃過一劫,否則必然會被屠庭殘留的力量所滅殺,嘿嘿嘿嘿……」

    就見負岳猛地吸了一口氣,大口吞噬周身億萬星辰虛影,身體迅速膨脹,眨眼間體長到三萬里。

    隨他猛地仰天大吼,聲音形成一種奇特的律令,如同天帝神諭、萬界聖旨,隨後就見離十寒古地最近的三顆太陽,竟然開始緩緩改變運行軌跡,而負岳的身體急速縮小。

    負岳微微一笑,在數天後,三顆太陽會形成等邊三角形的三個頂點,把十寒古地圍在其中,不過由於三顆太陽的距離極遠,除非是古妖一族,否則不可能覺察這是只有少數聖位古妖才能掌握的「監天律令」,把日月星辰的力量化為己用。

    負岳再度張口大吼,身體浮現數顆小星辰虛影,開始加速飛行,身體慢慢變大,周身的星辰虛影越來越多,最後消失在遠處。

    由於太陽變動,負岳出手,十寒古地開始出現變化。

    第九君王城中,一個看相貌只有三十齣頭的大學士背負雙手,舉頭望著天空陰沉的烏雲,感應到烏雲外的力量。

    他那湛藍的眼睛中,映照漫天大雪。

    「星辰易變,地氣四溢,我已經隱約感受到寒帝的力量。看來,古地生滅即將到來,新的十寒君主也即將誕生。可惜,極冰伯伯被方運害死,識冰伯伯也被方運碎了文膽,一蹶不振,被人輕賤。現如今,宗家在十寒古地可用之人極少,接下來的十寒君主之爭,便只能由我出馬了。可惜方運不入十寒古地,否則,我必然技壓虛聖!可惜,可惜……」

    就在此時,一人走進院子,此人面色有些蒼白,身穿厚厚的白色毛皮大衣,看到蕭葉天咧開嘴微笑。

    「葉天先生,您怎麼不去聖廟街前?我見您不在,趕緊過來告訴您一個好消息,雷家人已經抵達巴陵城,各方勢力已經出動,方運此次不死也得脫層皮!」

    「荀燁,無論方運如何,也不可叫他奸賊。」蕭葉天冷然道。

    「是是是……」荀燁笑著看向蕭葉天。

    蕭葉天乃是人族與冰族的混血,有著冰族的特點,高大,膚色發白,雙目湛藍,體毛較長,但除此之外,相貌與人族很相似,而真正的冰族面容可怖,更近蠻族而不是人類。

    「可惜……若不是方運從中搗鬼,殺了雷家家主,您已經是鐵板釘釘的四大才子之一。現在四大才子重選,加上張龍象與方運,您便未能入選。」

    蕭葉天面色一沉,道:「走吧,既然好戲開場,就去聖廟前用官印看論榜。」

    「請……」荀燁立刻給蕭葉天帶路。

    荀燁說著,拿著官印試了試,最後輕輕一嘆,離聖廟太遠,完全無法使用官印。

    天空飄著鵝毛大雪,即便是城市之中,即便街道上不斷有冰族人除雪,道路上的雪依舊及膝深。

    就見蕭葉天所過之處,地面的雪被無形的力量排開,荀燁跟在後面,充滿羨慕。

    走了一會兒,蕭葉天突然問:「你還記恨方運?」

    荀燁一愣,慘然一笑,道:「聖墟之後,我被他碎文膽,而我們兩房之人又被驅逐出聖元大陸,來到這裡苟延殘喘,只是掛著荀聖世家的名號而已,我豈會不記恨他?可惜,這裡是十寒古地,若不出意外,他不會來此,我沒有機會復仇。更何況,就算他來了,有顏家人庇護,誰還能拿他怎麼樣?」

    蕭葉天輕輕點頭。

    十寒古地有十位寒君,有十座大城,這第九城就由顏家寒君執掌近三百年,在十寒古地,人族眾聖也好,孔聖世家也罷,勢力都遠遠不及顏家。

    「等我成大儒,且他也成大儒,便前去聖元大陸,與他一較高下。不為復仇,只為……心安。」蕭葉天道。

    荀燁哈哈一笑,道:「此次文會之後,方運必輸無疑,恐怕已經沒有機會晉陞大儒。那尊大人物,你聽說了吧?」

    「那位未必出馬。」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