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廷真鋼鐵般的聲音在岳陽樓上空盤旋,其勢衝天,又如萬里河山壓下,讓許多人感到喘不過氣來,甚至感到方運都難以承受。

    雷廷真乃是大儒,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用了微言大義的力量。

    在這一剎那,許多人立刻理解雷廷真話語中那深深的無奈和絕望,還有悲傷與憤怒。

    此刻,絕大多數人並沒有因此反對方運,但都對雷家與雷重漠報以同情,也都覺得雷家平時雖然咄咄逼人,但這一次,的確是無奈之下反擊。

    姜河川冷冷一哼,道:「雷廷真,你以微言大義影響眾人心神,未免過於下作了!」

    姜河川的聲音里同樣有微言大義,讓許多人意識到,是雷廷真暗中用了手段。

    但是,一人的微言大義不能抹除另一人的,只能讓聽到微言大義的人更加清醒,重新做出判斷。

    不過,只有部分人極度厭惡雷廷真,但大部分人即便不喜歡雷廷真的這種手段,還是同情雷家。

    隨後,在場的一些讀書人開始在論榜發文,用新的角度來討論方運與雷家之事,認為雷家固然有錯,但方運也不是完美無瑕,在這件事上,方運一開始理當儘力化解,否則不會鬧到現如今的這般田地。

    「說完了嗎?」方運看著雷廷真。

    雷廷真輕輕一嘆,道:「方虛聖,沒有人否定您的才華,沒有您否定您的功勞,沒有人否定您對人族的忠誠,不過,為什麼您犯了大罪,就不能認一次錯?罷了,老夫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你在岳陽樓上,當眾認錯,當眾承認不該殺死重漠,從此以後,你與雷家的恩怨一筆勾銷!」

    支持方運的眾人不斷思索雷廷真這話的意思,但感覺雷廷真的用意絕對不是真的希望雙方化干戈為玉帛,若是方運真的認錯,那方運必然要贖罪,否則文膽會出大問題,這對方運的敵人來說是大好消息。

    可若方運不認錯,那麼雷廷真就有了更進一步出手的理由,這樣,萬一雷家重創方運,以後誰攻擊雷家,雷家可以拿雷廷真的這句話來反駁。

    雷家已經給了方運最後的機會,是方運不珍惜。

    所有人盯著方運,想知道他做出何等選擇。

    衣知世面帶微笑,饒有興趣看著方運的雙目,但卻讀不懂方運的目光。

    方運的友人們則呈兩極分化狀態,一部分人和大多數人一樣,因為發覺宗雷兩家與慶國可能藏有有強大的手段,為方運擔憂,生怕方運因此做出錯誤的選擇,之前的努力付之東流。

    但是,另一部分人則完全相信方運,認為方運一定能挺過此次難關。

    「說完了么?」方運無比冷淡,如同在與一個令人厭惡的陌生人說話。

    「沒想到,你竟然如此愚昧!既然你想問,那老夫就給你一個答覆,等老夫答覆完,你便沒了機會!老夫,言盡於此!」雷廷真的聲音傳遍方圓百里。

    方運點點頭,站在城樓之上,掃視天地間。

    星空深邃,無邊無盡,在天地的盡頭,是遼闊的景國大地,靜悄悄的,陷入了睡眠。

    近處則是足有百里寬的長江,江水滔滔不絕,不為誰停留,也不曾為誰奔涌。

    下方的數百萬人,或坐或立,那一雙雙明亮的雙眼發出萬界最複雜的光芒。

    方運恢復了平常時期的神色,緩緩道:「此次中秋文會即將結束,在這最後的時刻,本官向支持我的諸位道一聲感謝,無論我有何苦衷,都的的確確隱瞞了事實。文會終究是文會,正式文會開始后,本官不曾寫作,似乎名不副實。所以,在文會結束前,本官準備以岳陽樓為題寫一篇文章,來紀念此次文會。」

    方運說著,從吞海貝中拿出筆墨紙硯,然後以才氣虛托在前方,讓各種物件懸空。

    眾多讀書人無比興奮,虛聖在文會上作文章,那可比詩詞更加令人期待。

    但是,大多數百姓卻覺得有些失望,因為他們並不喜歡看文章,只喜歡朗朗上口的詩詞歌賦。

    許多雷家與宗家人的面色出現細微的變化,眼中蘊含著憤怒,沒想到,雷廷真已經把話說到這種地步,方運竟然聽而不聞,依舊按照自己的意願來繼續文會,直到結束。

    雷廷真冷哼一聲,道:「既然方虛聖如此不把我等放在眼裡,置我雷家家主遺像不顧,依舊要寫無足輕重的文章,那麼,不要怪老夫沒提醒你!至於你的文章,我看就不必寫了,因為,你沒有機會了!」

    不等方運拿筆,雷廷真轉身,面向東方,好似在看遙遠的長江入海口。

    許多人都好奇,望向那裡。

    就見雷廷真面向東方俯身作揖,並道:「方運絕情棄義,雷家將與方運割席分坐,從此以後,永世對立,萬世不易!」

    嗚……嗚……嗚……

    悠長的海螺聲響起,無論是在東海的海邊還是在長江的源頭昆崙山,無論是在長江的兩岸還是北岸,凡是流入長江之河、凡是流出長江之水千里之內,都回蕩著相同的海螺聲。

    一些年長的讀書人面露疑色,隨後無比驚駭。

    一向沉著冷靜的姜河川失聲道:「是蛟聖巡江!」

    「什麼!」

    驚呼聲連連。

    隨後,許多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宗家雷家與慶國有底氣來這裡,怪不得即便方運表露自己身份后,他們沒有慌亂反而面帶譏諷之色,怪不得雷廷真完全不把方運看在眼裡。

    原來,宗雷兩家與慶國,請出蛟聖!

    江水沸騰了。

    就見巴陵城外的江水開始劇烈翻滾,猶如燒開的水一樣,甚至還冒出淡淡的霧氣。

    長江中的所有水妖全部拚命游向最近的岸邊,然後擁擠在一起,靜靜等待什麼。

    洞庭湖的水妖瘋狂浮出水面,快速游向洞庭湖口,開始列隊。

    只有洞庭蛟王神色迷茫地望著東方,似乎並不清楚到底蛟聖為何會出巡。

    一道鮮紅霞雲從東方的天際鋪開,迅速變大,最後形成一片覆蓋方圓數十萬里的巨大火燒雲,遮天蔽日,無比壯觀。

    當火燒雲出現之時,長江水系周邊的動物全部驚醒,大量的野獸瘋狂奔走嚎叫,成群的飛鳥驚起高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