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寶光一片赤紅,似是渾圓之物,高懸中天,甚至能遮蔽日月與億萬星光,唯有文曲星光不受影響。

    寶光一出,天地漆黑,隨後便是茫茫無際的紅光耀世。

    天穹如血。

    大夏九鼎本是人族國運力量相爭,並非是真正的神器,但威力遠在亞聖文寶之上,但即便如此,也被血色寶光所阻撓。

    長江之龍、大夏九鼎與紅色寶光僵持在天空,再也無法顧及他處。

    岳陽樓下的眾人看得眼中異彩連閃,難以置信,萬萬沒想到不過是一個文會,竟然能引發這種層次的爭鬥。

    那葛憶明突然笑著舌綻春雷道:「大夏九鼎是何物,想必諸位不陌生,那可是相當於史道石門、萬勝虎符或聖道法典層次的力量,玄虛神異,難以揣度。僅僅用三鼎便徹底鎮封長江之龍,威力之大,不用我多說。但是,那紅光竟然能制衡大夏九鼎,諸位,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這是一件相當於《春秋》真本的聖人寶物,這應該是四海龍宮的某位龍聖借出!」

    許多人用極為厭惡的表情看向葛憶明,此人與方運為敵實屬正常,畢竟人各有志,不能強求。但在這種時候,在蛟聖奪長江、人族九鼎鎮水龍的形勢下,此人竟然還在幫蛟聖說話,明確說出蛟聖背後有龍宮,揭示這一次是水族聯手,懲罰方運的決心比天都大。

    武君不耐煩地道:「慶狗叫喚什麼,聒噪!來人,替朕擬一道聖旨,慶江商行幫扶慶國,為禍象州,疑似有慶國細作。從今日起,武國所有商行與慶江商行斷絕來往,一旦發現,以叛國罪論處。另外,查抄全國慶江商行的產業!」

    許多人愕然,沒想到武君如此衝動,慶國和武國兩國的商人即便在兩國敵對的時期,也在合作,甚至直通上層,畢竟所有的大商行都有眾聖世家或皇室的影子。

    雜家有句話說的好,商人無國界。

    現在兩國雖然有矛盾,但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後,各國已經全部解除敵對狀態,兩國商人交往甚密。

    武國一旦要針對慶國的商行,那慶國必然會反制,武國的損失絕對不會比慶江商行的損失小。

    慶江商行事小,慶國的商人團體事大,商人背後的世家、慶君和眾官更可怕。

    在聖元大陸,所有的商人都非常矛盾,他們非常希望得到官僚的幫扶,但同時,又非常憎恨和畏懼官僚,因為無論多富有的商人,莫說國君,任何一位相爺都能讓其生不如死,乖乖把家產奉上。

    許多商人幾乎用盡一切辦法想解決這個問題,但最後大都放棄,因為他們發現,除非推翻現有的政權體制,否則永遠只能被官僚壓制。

    但是,還有一部分人不斷積蓄力量,不斷努力,暗中與海崖古地聯手,意圖顛覆一國,建立屬於自己的國度。

    葛憶明聽到武君的話臉都白了,慶國與武國對立,慶國讀書人根本不怕武君,但問題是,武君以他為借口懲罰慶江商行,一旦執行,慶江商行每年的收入至少會損失一成半,足以讓慶江商行元氣大傷,慶江商行背後的權貴們不可能不恨葛憶明。

    慶君大怒,道:「武君,你未免太過分了!」

    「方虛聖說的果然不錯,慶犬吠雪,只知道大呼小叫,令人厭煩!」武君懶得理會慶君。

    幾個武國官員想要進言,阻止武君頒發這種諭令,但又有些猶豫不決。

    慶國一方群情激奮,面對方運,大多數慶國讀書人已經不敢攻擊,但面對武國人,他們絲毫不會留情。

    數息后,慶君一咬牙,朗聲宣布:「即日起,只要慶江商行在武國受到一文錢的損失,那慶國全面斷絕與大武商行的合作!」

    大武商行,便是武國皇室的專有商行。

    眾多武國官員正要勸諫,衣知世看向武君,微笑道:「君上,您果然外粗內細,下官佩服。」

    武君嘿嘿一笑,對附近的眾官道:「看到沒有?文豪都誇我。你們學著點!」

    眾官直翻白眼,哪有國君這麼不體面的,不過,眾人卻開始深思為何衣知世會稱讚武君,到了衣知世這種程度,國君都要反過來拍馬屁,絕不可能盲目稱讚國君。

    許多人仔細琢磨,恍然大悟。

    李繁銘輕嘆道:「這個武君,真不能被他的言行騙到啊,整天罵罵咧咧,不守禮儀,三天兩頭被御史抨擊,卻比許多人聰明得多。或許他並非有多大的智慧,但在很多時候,總能想到別人想不到的地方。若是我能想到,一定提前請啟君來此,反正我們啟國與慶國也不睦。」

    孫乃勇笑道:「雖然我們天天嘲笑這位國君,但內心還是相當尊敬。他是大皇子,自然成為太子,但幾乎九成的官員反對他接任君位。先帝身體不好,駕崩前力排眾議,以自己的人望逼四相與眾將不得阻撓武君登基,給他十年時間,十年後若武國衰敗,可以換國君。現在還不到十年,但已經無人提換國君之事,都已經認可他。」

    「的確,我聽說這人的許多事迹。比如有一年武國跟蠻族之戰大敗,第二年,武君自封大將軍,御駕親征,最後逼得眾將士奮勇殺敵,這才贏得戰爭。事前許多人大罵,但事後許多人才明白他的用心,若武國不能在第二年取得一次輝煌的勝利,那麼將士會越發頹廢,極可能一蹶不振。」

    「此次也是,他來這裡,表面上是遊山玩水,嬉笑怒罵,實則是有其目的。這一次懲罰慶江商行,與慶國大商人與一些權貴為敵,甚至得罪國內靠慶國賺錢的勢力,實則是放棄世俗金銀的利益,瞄向血芒界!」

    「武國與慶國本來就不睦,武君這次在文會上幫助方運,方運必然銘記在心,以後武國皇室有什麼事,方運必然照拂一二,這可比幾億兩銀子重要得多。」

    眾人一邊看著天上的神奇寶光與大夏九鼎較勁,一邊不斷議論。

    方運不發一言,神念升空,望向遠處的長江出海口。

    蛟龍宮就在出海口之下,在大夏九鼎出現前,江面上出現巨大的龍角,龍角之大超乎想像,兩角的頂端相距整整十里,可想而知龍頭至少有兩里之巨。

    兩根龍角的表面,泛著淡淡的金色光芒。

    蛟聖竟然全力以赴,以聖體出水巡江。

    只不過,當大夏九鼎出現后,鎮壓諸方,蛟聖竟然無法上浮,龍族至寶出現后,才繼續緩緩上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