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宗甘雨大吼一聲,怒氣勃發,彷彿能一吼滅城,掀翻整座岳陽樓。

    方運冷漠地看了宗甘雨一眼,道:「本官處理我景國內務,閑人退避。來人!」

    「莫將在!」方守業走了過來。

    「慶江商行大掌柜葛百萬假借商賈之身,勾結慶國官員,指揮子侄與商行之人為禍象州、攻擊景國,實乃罪大惡極!將其拿下,押入大牢候審!」

    「遵命!」方守業說完,帶著一群虎狼士兵直衝向葛百萬。

    葛百萬迅速後退,而其餘慶國官員或讀書人紛紛站起,擋在葛百萬身前。

    方守業很快被慶國人堵住,無法抓捕葛百萬。

    慶君猛地掀飛身前的桌子,指著方運怒道:「方運,你莫要欺人太甚!文會之上,屢屢侮辱我慶國人,文會結束,又殺我慶國親善典客,現如今竟然要抓我慶國商人,簡直無法無天!朕已經上報聖院刑殿,檢舉你殺人族進士、世家義子之事!」

    「老夫也已經上報!」一個慶國大學士冷聲道。

    「在下亦已上報!」

    眾多慶國官員紛紛聲援慶君。

    聖院,刑殿。

    值守閣老高默坐於書房,苦笑連連,門內已經站著好幾個文員,外面正傳來密集的腳步聲。

    隨後,一個又一個文員走進來,每人手中都拿著數頁文書。

    高默接過一看,內容全都是檢舉方運。

    眾多刑殿讀書人站在高默的書房外,等待高默的指使。

    高默無奈道:「岳陽樓之事,你們應該從論榜得知,現在文書如雪,皆指向方虛聖,說說你們的看法吧。」

    眾人默不作聲,這可是涉及世家、兩國和虛聖,傻子才會張口就來。

    「哼!」高默冷哼一聲,沒人開口,他連委婉表態的方式都找不到。

    所有人低著頭,依舊一言不發。

    「張毅,你說說看。」高默望向一個進士。

    那進士想許久,才緩緩道:「看。」

    眾人一愣,隨後才想明白,哭笑不得。

    「混賬!」高默也哭笑不得,沒想到平時愛說愛笑的張毅此刻也不敢說。

    「阮哲,你說。」高默望向那個平時更愛說笑的進士。

    阮哲露出無奈之色,這下自己沒辦法說「看」了。

    「此事……要麼速戰速決,要麼拖,拖到眾人都不在乎了,也就好辦了。」

    「若是速戰速決呢?」

    「直接懲罰。反正方虛聖因為對抗刑殿已經被懲罰一次,虱子多了不怕癢。不過……他可以用虛聖特權減輕懲罰。畢竟,葛憶明屢次挑釁,殺心已動,方虛聖殺他,並不算什麼大罪。」

    這時候,一個翰林道:「當年計知白害方虛聖家人,又去寧安挑釁,我刑殿可視而不見,但今日葛憶明只是唇舌之爭,方虛聖又在百萬人面前出手,我刑殿不僅拖不下去,還要立刻派人前去查證,必須要在短期內解決。」

    高默道:「其實,葛憶明之死乃是小事,雷重漠之死才是大事。現在方虛聖承認他殺了雷重漠,宗甘雨直接傳書給我,以東聖閣閣老的名義要求徹查此事!」

    刑殿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次全部低下頭。

    「罷了,老夫即刻通過文界趕往慶京,然後全力趕赴岳陽樓!」

    高默匆匆走出禮殿,正前往文界通道,卻發現禮殿值守閣老巫九迎面走來,正皺著眉頭。

    「老九,你這是……」

    巫九道:「若我所料不錯,你也去巴陵城,與我結伴前往吧。」

    「宗甘雨也給你發了文書?」

    「自然。他說方運殺雷重漠與葛憶明,不僅已經違反律法,甚至也違大禮,禮殿必須出面。我聯繫其他閣老,全都裝沒看到,今日我值守,只能獨自前往,幸好有你,不然我更愁。」

    「唉……此事當真難辦。弄不好要開眾議,眾議定然無法得到滿意的結果,最後恐怕要請眾聖出面。」

    「一邊是剛剛在兩界山立下大功的虛聖,一邊是雷家宗家和慶君,此事別說你我,就算半聖都會頭疼。」

    「走吧,先到了再說。」

    「走,若是去的早,或許還能看好戲,此事絕不會如此輕易了結。」

    巴陵城,岳陽樓下。

    方守業與官兵左衝右突,始終被慶國人擋著,最後方守業無奈地望向方運。

    方運面露冷笑,道:「在我大景國的土地上,還拿不住一個外人嗎?你們手裡的傢伙是做什麼的?誰敢阻擋,給我打!」

    方運說完,手摸官印,聖廟的力量鎮封保護葛百萬的所有人。

    方守業大喊一聲得令,抓過身後差役的水火棍,對著前方的讀書人劈頭蓋臉砸過去。

    那些讀書人慣用戰詩詞,不善肉搏,現在文宮被封,哪裡敢阻撓方守業,狼狽地向兩側退去。

    葛百萬一看逃不掉,站在原地,舌綻春雷道:「方虛聖,你有何證據抓捕本人!本人有慶君欽賜的端木遺風,乃是合法的商人,豈能容你污衊!」

    方運卻隨口道:「嫌犯若再敢說話,狠狠掌嘴!」

    「遵命!」方守業搓了搓手掌,盯著葛百萬。

    葛百萬頓時啞了,無奈地看著方運,縱然曾經馳騁商界,縱然曾周旋於權貴之間,縱然創下偌大的基業,縱然有著豐富的閱歷,但他終究只是個舉人,在方運面前連開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

    「方運,你太過分了!」慶君大吼,似乎已經失去理智。

    方運卻根本不理會慶君,望向象州的慶官。

    那些慶官無不變色。

    葛憶明的血還未乾。

    突然,宗甘雨舌綻春雷。

    「恭迎刑殿與禮殿閣老。」宗甘雨起身,看向慶京的方向。

    許多人也望過去,就見天際盡頭,兩位身穿紫袍的大儒腳踏平步青雲,以超快的速度飛來,有經驗的人一眼看出,兩人動用了聖廟的才氣加速,速度超過十鳴,比許多大儒的唇槍舌劍更快。

    聽到禮殿與刑殿,景國人心裡咯噔一下。

    方運的友人紛紛或傳書或傳音,提醒方運萬萬不可再衝動,而且一定要小心。

    不多時,刑殿閣老高默與禮殿閣老巫九抵達岳陽樓,徐徐降落在岳陽樓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