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高默正色道:「宗家主,高某並非正式判案,而是與你商議處罰方虛聖。若是正式審理案件,至少需要東聖閣、禮殿和刑殿三殿閣老齊聚,甚至需要半聖現身判決。聖院的規矩,您比我們更清楚。用方虛聖的話說,這是約談。」

    「既然禮殿與刑殿不想插手此事,那可交由我東聖閣,老夫自會請出東聖陛下審理此案。」宗甘雨道。

    全場一片嘩然,東聖是宗甘雨的父親,身為慶國宗聖,不用想就知道必然會偏幫慶國。

    「若是宗聖執意要求接管此案,那我刑殿與禮殿毫無異議。不過此刻宗聖恐怕正與孔家家主喝茶,您確定要現在傳書宗聖?」高默道。

    宗甘雨沉默了。

    其餘宗家人也覺察宗甘雨進退兩難,宗家人都相信宗聖能解決這件事,但是,宗聖現在處於危險時刻是不爭的事實,現在只有不懂事的小孩才會傳書麻煩宗聖,宗甘雨做不出這種事。

    更何況,就算宗聖得到消息,也未必願意接管此案,因為宗聖向來愛惜羽毛,人族半聖親自打壓虛聖,必然會引發大量讀書人反彈。

    高默旋即道:「既然宗閣老難以答覆,那此事必然由刑殿與禮殿主導,東聖閣只有監察之權。」

    宗甘雨又道:「私刑之說太過兒戲,難道殺堂堂巔峰大學士雷重漠也是動用私刑?若你把方運殺雷重漠也定為私刑,老夫這就通傳聖院,要求開眾議甚至請家父出山!」

    高默正色道:「兩人兩事,豈能混為一談?先解決完葛憶明之事,再商議雷重漠之事。雷重漠乃是雷家家主,若是鐵證如山,我等無權定案,至少也要等聖院閣老判決,甚至會開眾議,由人族大儒或國君聯合決定。」

    宗甘雨看了一眼雷廷真。

    雷廷真立刻道:「請高閣老儘快結束葛憶明一案,我雷家家主一案萬萬不可拖下去。」

    「既然廷真兄要求快審,那老夫也希望快速解決此案。」宗甘雨道。

    景國的讀書人和方運的好友感到無奈,雷廷真一案拖到現在也沒有結案,現在又加上葛憶明,憑藉刑殿禮殿的手段,拖個幾十年不成問題。但是,現在雷廷真與宗甘雨聯手要求快速解決,刑殿和禮殿也不好繼續拖著。

    高默望向方運。

    方運思索數息,道:「葛憶明一案並無複雜之處,本聖也同意結案。」

    高默看了一眼宗甘雨、雷廷真和慶君三人,稍等數息后,道:「既然雙方一致認為此案要迅速了結,那高某保持原本的判罰。方虛聖並非無緣無故出手,葛憶明屢次與慶江商行叛國之舉,又與蛟聖勾結害方虛聖,理當判處重罪,至少是流放古地。但,未有聖院的文書,葛憶明永遠罪不至死,方虛聖將其誅殺,乃是大錯,理當懲罰。此事,應按虛聖動用私刑致人死亡量刑,所以當流放萬里,時間應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下面請巫閣老說一說禮殿如何判罰。」

    巫閣老稍稍抬高頭,道:「虛聖殺違禮進士,未經禮殿同意,罰抄寫《十三經》百遍,罰銀百萬兩。」

    高默隨後道:「諸位可有異議?」

    無數道目光望向宗甘雨、雷廷真與慶君。

    即便是與方運為敵的那些人也覺得這個判罰已經相當公正,畢竟方運是虛聖,被流放萬里之外數年,可真不輕。

    反倒是那些支持方運的人有些不滿,因為即便是普通人誤殺他人,只要自首且取得家屬諒解,最多也就流放七年。

    慶君一動不動看著另外兩人,宗甘雨則看著雷廷真。

    雷廷真猶豫了好一會兒,道:「刑殿與禮殿處罰公正,雷家並無異議。」

    「宗某也無異議。」宗甘雨道。

    「慶國無異議。」慶君道。

    數息后,高默道:「既然諸位並無異議,只要方虛聖不反對,那此案便會了結。」

    所有人仰頭望向岳陽樓上的方運。

    「本聖並無異議,請高閣老、巫閣老與宗閣老下達東聖閣、刑殿與禮殿的聯合文書。」方運的回答乾淨利落。

    隨後,高默當場起草文會,接著,三位閣老在文書後面蓋上自己的官印,文書即刻生效。

    高默一彈文書,文書飛向半空,落在方運身前。

    方運伸手接過,看完后,輕輕點頭道:「本聖服從聖院判罰。本聖會在限定日期內完成禮殿判罰,至於刑殿的判罰,因為不涉及逆種等大罪,本聖有權以軍功抵消刑罰。另外,今日起,張龍象軍功盡數移到本聖名下,請東聖閣儘快處理。」

    等方運說完,景國人歡天喜地,原來方運早有準備。

    那些仇恨方運的人有的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並不在乎,在意的是雷重漠一案,還有一些人看到是這個結果,氣得低聲咒罵。

    李繁銘微笑道:「我早就知道方運會如此做。他在兩界山獲得的軍功之多堪稱奇迹,已經比得上數個普通大儒畢生的軍功。」

    「抵消這個罪名需要的軍功,對方運來說是九牛一毛,葛憶明若泉下有知,一定會被再氣死一回,死的真不值錢。」

    「當虛聖就是好啊……」

    「廢話,當半聖更好。」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葛憶明的死便到此為止。

    葛憶明生前的好友們一起前往論榜,在論榜上展開抨擊,充滿悲憤。

    「堂堂進士被殺,兇手竟然不坐一天牢,天理難容!」

    「方虛聖哪怕是向葛憶明道個歉,我也不會如此憤怒。你們看看他的樣子,就像殺了一隻雞一樣,完全沒有絲毫悔意。人族虛聖,如此冷血,令人心寒。」

    「計知白被殺,那是計知白自己尋死,可葛憶明只是在言語上與方運有衝突,罪不至死啊!」

    「我等必將為葛憶明討回公道!」

    「不止葛憶明,葛百萬也被抓走,必然遭殃。」

    但是在文會現場,沒有任何人敢攻擊方運。

    葛憶明的下場歷歷在目。

    宗甘雨舌綻春雷道:「葛憶明之事已了,那請刑殿與禮殿就方運殺雷重漠一事說說看法。今日,方運已經親口承認是他殺了雷重漠,百萬人族可作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