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手握那顆碩大的黑珍珠,正要說話,宗午源突然向巫九一拱手,道:「巫閣老,在下有一事不明,請指教。」

    「若是與此案有關,你可發問,但不能耽誤太多時間。」巫九道。

    宗午源道:「當年雷家未在方運封虛聖之時祝賀,被降下三禮之火,當然,在下承認,雷家雖然未犯罪,但犯了錯誤。雷家畢竟相當於虛聖世家,按照功勞,雷家與普通世家相差不大。方運殺了他,又拿不出證據證明雷重漠先動手殺他,就是典型的違大禮,在下說的可是事實?」

    巫九點點頭,道:「虛聖殺死虛聖世家家主,即便因為在聖元大陸之外,按照慣例刑殿不能直接處罰,但有禮殿在,有聖院在,依舊會商討處罰之事。當年凶君殺方虛聖,禮殿就有人提出要嚴懲凶君,不過當時兩人地位懸殊,方虛聖不僅沒用死,文位反而突破,所以此事也就無人再提。」

    「好!此事乃方虛聖一人所為,禮殿和聖院不能懲罰其家人。而此事嚴重性遠遠超過雷家不給虛聖送禮,那麼,懲罰的層次必然在三禮之火之上,應該降下『大三禮之罰』!」宗午源道。

    巫九愕然看著宗午源。

    全場一片寂靜。

    「豈有此理!」

    說話的人赫然是一向好脾氣的姜河川,此刻的他,竟然被氣得鬚髮皆張,滿面怒容。

    「宗家的年輕人,越發沒規矩了!」孔家一位大學士毫不客氣批駁。

    「午源,這話過分了!」顏域空的聲音在空中炸開,身為慶國人,顏域空第一次當眾表態。

    許多慶國人看向顏域空,目光非常複雜,但也有少數人露出敬佩之色。

    敖煌停下看論榜,問方運:「三禮之火我知道,但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大三禮之罰,看樣子很厲害?」

    方運點點頭,道:「大三禮之罰屬於非常嚴重的禮殿懲罰,再之上的懲罰,就是剝奪文位。」

    「什麼是大三禮?」

    方運道:「『禮』這個字以及其字義,其實源自祭拜,祭天、拜地、祀宗廟便是最重要的三種大禮,所以叫大三禮。」

    「為何這三種禮最大?」敖煌向來喜歡提問。

    方運繼續道:「人族祭祀蒼天,是對天道自然的敬畏;祭祀大地,是對大地孕育人族的感恩;祭祀宗廟,是對先賢的懷念。你看,聖元大陸的人族,雖然也祭拜那些虛無縹緲的鬼神,也會創造傳說人物,但骨子裡最敬重的還是天、地和祖先,這才是最純粹最樸實的信仰,因為咱們華夏子孫知道是什麼養育了我們。反倒是那些蠻族,信奉鬼神勝於信奉祖先,為何?他們的心靈太脆弱,他們的頭腦太混亂,同時他們的慾望太強烈。」

    「你想想,咱們祭拜祖先,祖先做過什麼,成就如何,都是實實在在的,不需要證明,誰也無法否定,咱們的信仰,佔一個『真』字:同時,祖先不會讓我等長生不老或死後有什麼優待,咱們祭拜祖先是最純粹的感恩,這種信仰,又佔一個『誠』字。」

    「你再想想,蠻族去祭拜那些虛無縹緲的鬼神,他們自己都無法證明,只能胡編亂寫,都不用去否定,一看就知道那是假的,所以,他們的信仰又假又虛;同時,他們宣揚鬼神無所不能,能讓人長生不老,甚至還能讓人死後去更美好的地方,那麼稍加推斷就能得出,他們的信仰才是最功利,最貪婪,他們用自己的時間和金錢去換取那些東西,這哪裡是信仰,簡直就是買賣交易!偏偏那些妖蠻最喜歡宣揚自己有信仰,嘲諷人族沒信仰,為何?」

    「真正的信仰流淌在血液里,根治於骨髓中,只有生意才反覆吆喝。」

    敖煌恍然大悟,道:「怪不得進入人族后,總覺得妖蠻的鬼神之說可笑。我明白了,人族的信仰是真信仰,妖蠻的信仰本質上是一種貪慾。」

    方運道:「不過,即便是妖蠻,也有真正誠心純真的,比如星妖蠻,所以他們的信念與人族並無不同。你要記住,壞的不是那些鬼神,而是那些偽信,凡是那些喜歡說人族如何如何壞、妖蠻如何如何好的這種人,他們必然無知且愚昧,同時非常貪婪。」

    「那大三禮之罰怎麼罰?」敖煌問。

    方運繼續道:「大三禮之罰,便是從天、地和宗廟三個方面懲罰。第一個懲罰,便是減弱一個人與文曲星光的聯繫,第二個懲罰,是減弱與天地元氣的聯繫,第三個懲罰,則是此生不得入任何廟宇,除非晉陞半聖。」

    敖煌一瞪眼,怒道:「這懲罰也太大了,豈不等於說,只要你在聖元大陸,一輩子就別想晉陞文位?」

    「完全可以這麼說。」方運道。

    「宗家的小兔崽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剛在論榜上看到,一個叫宗午源的想拜『張龍象』為師結果被你拒絕,他還不服氣。哈哈,當時我差點笑出聲,是不是這個人?」敖煌饒有興趣的看著宗午源。

    宗午源咬著牙,朗聲道:「禮殿若輕罰方運,在下一定號召天下士子去倒峰山下抗議!」

    「老夫也親自去!」宗甘雨的話擲地有聲。

    景國人輕蔑地看著這對父子,他們因為蛟聖失敗而狗急跳牆,只有懲罰方運,才不至於一敗塗地。

    巫九輕聲一嘆,宗午源說的沒錯,若真要嚴格執行禮殿規矩,對方運的懲罰必然在三禮之火之上。這種懲罰不是刑殿明文規定的律法,方運即便是虛聖,也只能減弱,不能抵消。

    數息后,巫九道:「方虛聖,您對此事有何看法?」

    方運如山巔觀天下的老儒生,淡然道:「對我行大三禮之罰的前提是沒有證據,而現在,我有證據!」

    方運說完,通過文宮蟠龍把一絲龍力注入黑珍珠之中。

    就見黑珍珠突然放出無數光芒,最後光芒投向天空,在天空形成一片生動的光影。

    許多人望著那光影驚呼,因為那光影竟然如同化為真實的世界,那世界天空陰雲密布,地面堅硬如鐵。

    正前方是一個身穿錦袍的年輕人族的背影,在極遠的地方,坐著一個青衣大學士。

    那大學士正喃喃自語:「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需要好好教訓一下,讓他學會敬畏前輩。」

    那大學士與雷重漠的遺像一模一樣,但遠比遺像更加真實。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