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正驚訝,就見那個少年人向前走,突然天降黑色龍爪,拍在那少年身上。

    那少年遭到重擊,身體向後倒飛。

    「是方虛聖!」

    許多人驚呼。

    隨後,眾人聽到妖語的聲音,是一頭妖龜在解釋戰界的規矩。

    文位達到秀才基本都會學習妖語,在場的許多人都能聽懂。

    許多人更加疑惑,只有少數人猜到前因後果。

    但是,宗家、雷家與慶君等人看到這一幕,面色極為難看。

    宗午源一直在針對方運,但在這顆珍珠外放出影像后,已經猜到珍珠的來歷,眼中閃過一抹焦急之色,求救般看向父親宗甘雨。

    宗甘雨輕輕搖了搖頭,表示目前束手無策。

    宗午源又望向慶君,慶君正在發愣。

    方運舌綻春雷道:「此地便是龍族戰界,偶爾也被簡稱為龍界,但與真正的龍界相比,不值一提。戰界是磨礪龍族之地,我沒用文膽或才氣的力量,以自身的力量硬抗那龍爪,也就是龍威的力量。整個過程持續數十天,為了方便大家觀看,我會加快速度,直接調到我與雷重漠交手的那一天。」

    一個慶國的進士舌綻春雷道:「學生有一事不明,這珍珠與光影是何物?萬一是偽造,我們如何分辨真偽?」

    敖煌撇撇嘴,懶得解釋。

    方運微微一笑,道:「這位文友問的好。此物看似只是大一些的黑珍珠,像這個模樣的珍珠,龍宮之中有很多,即便是我看到,也難以分辨這顆珍珠的價值。不過,在拿到手之後我便確定,這是聖位虛樓珠。」

    現場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虛樓珠許多人都知道,那是大海蜃吸收龍聖氣息所形成的珍寶。即便是普通的虛樓珠也非常珍貴,這顆竟然是聖位虛樓珠,價值絕對不下於天地貝。

    方運繼續道:「普通虛樓珠的作用很多,我也有,無非是製造幻想,記錄影像等等。這聖位虛樓珠的作用更大,傳說最強的虛樓珠有化虛為實自成一界的大威能。我雖是大學士,但也只能激發這顆虛樓珠的少數力量,只有半聖才能激發全部的力量,你們看的這些影像,是一尊半聖的手筆。」

    敖煌得意洋洋補充道:「是我家龍聖爺爺親自出手。」

    「你們看這顆虛樓珠的景象,不斷晃動,像是從一個人的眼睛中看世界。回想當時,根據眾水妖的站位我可以判斷,我們看到的,便是一頭鯨妖王看到的場景。若是我所料不錯,是東海龍聖陛下直接以大威能從那頭鯨妖王的頭腦中剝下相關的記憶,然後注入聖位虛樓珠中。」

    那慶國進士一拱手,道:「學生明白,原來是東海龍聖陛下出手,看來此物必然真實,根據聖院律法,可以做呈堂證供。」

    宗午源扭頭看了一眼這個進士,暗暗記下此人,眼中閃過毒辣之色,那人簡直是在幫助方運解釋,等回到慶國,一定要讓那小小的進士後悔。

    高默隨後舌綻春雷道:「方才的慶國進士所說不錯,這既然是聖位虛樓珠,而且是東海龍聖陛下所制,可以列為刑殿的證據,無須懷疑。」

    高默的話讓許多人把即將出口的質疑聲咽回肚子里。

    方運繼續道:「接下來我會加快過程,大多數人或許看不清事情經過,但大學士或大儒都應該能看清晰,若是哪位大學士或大儒質疑,我會停下來說明。」

    方運說著催動聖位虛樓珠,就見天空外放的影像開始加快,越來越快。

    快到十倍的時候,普通人已經感到眩暈,但能看明白。

    快到百倍的時候,大多數人都已經不敢盯著看,只能偶爾看一眼,畢竟鯨妖王在不斷動,而且那裡是龍威之地,本來就神妙莫測,經過加速后,更加晦澀。

    快到五百倍后,普通舉人放棄。

    快到千倍后,翰林也勉強能觀看。

    快到五千倍后,只有大學士或大儒一如往昔,觀看時不受絲毫影響。

    在普通人的眼中,那影像完全是群魔亂舞,不敢多看。

    不多時,影像的速度開始減慢,直到正常。

    方運提醒道:「現在各位可以正式觀看。」

    眾人立刻看向天空的影像,就見方運已經走到雷重漠的兩百丈外,雷重漠先是與方運攀談,見方運不回應,竟然主動出手。

    花君老人大聲道:「果然如此!果然是雷重漠先動手!這個混蛋東西,文位明明比方虛聖高,卻說什麼討教,明顯在以大欺小,不要臉!」

    眾多景國人微笑著看向雷廷真、宗甘雨與慶君。

    慶君看到這一幕,心中已經明白事情經過,輕聲一嘆,微微搖頭,然後閉緊雙嘴,似是已經下了決心。

    宗甘雨默默地看著,面色越發嚴峻。

    雷廷真難以置信地望著影像,目光發直,神色變幻,不知在想什麼。

    宗午源獃獃地看著影像,不斷喃喃自語:「不可能!一定是假的,這一定是方運偽造的。絕不可能,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聖位虛樓珠外放的影像詳細展現了當日的經過。

    兩人先是比唇槍舌劍,然後比喚兵戰詩詞,第三比則是名將戰詩詞。

    當方運誦出「秦時明月漢時關」的時候,許多人都激動起來,數十萬人默默地一起背誦全詩。

    隨後,眾人看到影像中的雷重漠驚訝的樣子。

    第四比,雷重漠拿出十哲戰畫,而方運則用出法典中的罪龜囚車。

    罪龜囚車剛一出現,引發連連驚呼,許多人從未見過如此可怕的巨獸,更無法理解這巨獸為何能與法典聯繫到一起形成「畫地為牢」的力量。

    高默面露驚容,低聲道:「原來如此!」

    不止高默一人,許多地位較高的法家大學士、大儒或法家的世家子弟全都和高默一樣,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全都把這罪龜囚車和當年法家眾聖的意念出手聯繫到一起,猜到當年是法家眾聖的意念幫助方運獲得罪龜囚車。

    許多法家讀書人看方運的眼神立刻不一樣,現在,許多人已經認定方運是自己人。

    很快,影像中的宗午德激發星位力量,宗聖的虛影出現在影像之上。

    在場的雜家讀書人一愣,隨後畢恭畢敬作揖。

    其餘人見如此多的雜家弟子作揖,也不好不敬半聖,於是或作揖,或拱手,或垂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