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秋文會之後,人族一下子多了兩個大規模的文比戰場。

    第一個文比戰場是慶京,上萬讀書人與武君先行抵達,開始各種文會、文比或文斗,但都很有分寸,沒有進行涉及生死的文戰。

    第二個文比戰場,許多人萬萬沒想到,那便是巴陵城。

    臨時海眼早就消失,只有極少數的讀書人立刻回返各國,大多數讀書人依舊留在巴陵城,登岳陽樓,遊覽洞庭湖,準備過幾日與方運一同去慶京,看慶國武國的讀書人文比大決戰。

    此次來巴陵城的人十國皆有,慶國已經走光,但其餘各國人還在,而各國之間互有矛盾。

    武國、啟國、蜀國、雲國、嘉國、悅國、景國、谷國、申國和孔城等十個地區的讀書人以巴陵城為戰場,開始文比或文斗。

    上午武國讀書人去啟國人居住的酒樓賽詩,剛出門就遇到蜀國讀書人去找雲國人的麻煩,下午悅國尋谷國人的晦氣,結果蜀國人已經先到,悅國人只能排隊等待……

    巴陵城完全陷入一片混亂,酒樓、茶館、客棧、花樓、畫舫等等只要是有人去的地方,都會有文比文斗。

    八月十七的中午,州牧董文叢拜見方運,立刻道:「在巴陵城舉辦中秋文會怕是您最後悔的事。」

    「我應該去慶京舉辦。」方運深表贊同。

    「夫人何時回來?總督府已經完全布置好,您已經可以隨時入住。」

    方運無奈道:「我原計劃昨日接她,但沒想到她在孔城也很忙,把事情交接完畢需要好幾天。」

    「是巾幗書院的事?」董文叢問。

    「嗯,巾幗社。」方運道。

    董文叢目光一動,思索數息,道:「下官本不應該多嘴,但有些事,我看需要從長計議。我相信,稍微明理的讀書人都會明白,只要給人族足夠的時間,女子也一樣能讀書,一樣能獲得文位。但是,現在很難,很難,您的舉動又太過激進。下官甚至懷疑,在女子書院這件事上,兩成大儒是絕對反對您,甚至會視您為敵,還有三成也非常反對,但沒有把您當敵人。其剩下的大儒,大都不反對不支持,真正在這件事上支持您的大儒,恐怕一個都沒有!」

    「我知道。」

    董文叢看到方運毫不在乎,有些著急,道:「此次文會,那些保守大儒就差點被宗雷兩家人利用,幸虧此次來的這些人是真正的讀書人,即便反對您建造女子書院,也沒有落井下石。萬一其中一些人被您激怒,使用卑劣手段,怕是比宗雷兩家更防不勝防。因為他們認為一切都是為了人族,即便做了不可挽回的錯事,也認為正確,文膽不會受到絲毫影響。」

    「我知道。」方運依舊淡然以對。

    「方大人啊,此次文會難道不是一個警鐘嗎?我不是讓您遠離女子書院,只是建議您延緩現在的舉動,不要激怒那些人。讓那些女子再等幾百年,無傷大雅嘛。」

    方運看著董文叢,目光清澈,沒有因此輕視董文叢這些人,他們只是被時代的局限性束縛,本身並沒有多大的錯誤。

    「她們可以等幾百年,幾千年,但人族等不了。」方運道。

    「我承認,女子之中是有一些令人惋惜的天才,但整體而言,女子還需要上百年的積累才能夠對人族有明顯增益,人族等得了。」董文叢道。

    方運輕輕搖頭,道:「很多事情,我們現在不以為然,但往往過幾年,過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才會發現我們曾經犯過何等巨大的錯誤。我要做的,便是不讓以後的人族後悔,僅此而已。」

    董文叢無奈道:「罷了,以後下官不談此事。慶京之行,您晚個幾天不要緊,象州的吏治民事是重中之重。現在大批慶官被囚禁,官吏青黃不接,稍有不慎,便可能出現意外。現在的象州,比您剛來的時候更加危如累卵。」董文叢道。

    「的確如此。所以現在象州需要休養生息,一個月後,我再準備整頓吏治,把慶國安插在象州的毒瘤全部拔除!」方運的語氣無比堅定。

    董文叢道:「您的做法並無問題,怕就怕……具體實施起來,一些官吏違背您的意願。」

    「引蛇出洞,我正好不知道象州還潛伏著哪些細作。」方運道。

    「既然如此,到時候下官一定全力配合。」

    兩人正說著,方運面有異色,手持官印一看,道:「武國與慶國的大文比看來是比不成了。」

    「怎麼了?武君退縮了?」董文叢道。

    方運道:「東聖閣剛剛給大學士以上的人傳書,準備草擬一份倡議,要求各國每三個月派出一批秀才、舉人和新晉進士前往兩界山,與兩界山軍士一同訓練,熟悉兩界山環境,為第二次兩界山大戰做準備。」

    董文叢笑道:「看來此番慶國在岳陽樓折翼,元氣大傷,那些有識之士全都避開慶京不參與文比,宗家和慶君不想讓慶國輸得太慘,所以用這種手段,畢竟前往慶京的武國人大都是秀才、舉人和新晉進士。我看武國讀書人未必會在乎。」

    「不,這個倡議在數個月前就被提到東聖閣的日程之中,我很早就見過。東聖閣原本也是準備在近期正式宣布,只不過因為武國讀書人大鬧慶京,他們不得不提前拿出來。」方運道。

    「我看慶國人未必怕武國人,倒是有點怕您。對了……孔家和宗家的兩位會面,有什麼結果沒有?」董文叢小心翼翼問。

    方運輕輕搖頭,道:「我都不知道孔家家主是何時走的,想來兩尊半聖也不會撕破臉皮,大概會以宗家道歉賠償告終。」

    「孔家家主那時候出現,應該是順手幫助您嚇退蛟聖。」董文叢道。

    「此事我自然明白,以後有機會好好感謝一下。」

    董文叢道:「這倒不必,畢竟您揭發了文界之事,算是幫助孔家。」

    「一碼歸一碼。」方運說完,突然皺起眉頭。

    董文叢察言觀色,道:「您若有要事,下官告退,稍後再來。」

    方運手持官印,道:「你不用走,也不是什麼不能說的,不久你也會知道。十寒古地出現異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