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韓說林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者,臉上經常掛著淡淡的微笑,額頭比平常人突出一些,看起來有些怪,但實則是睿智的象徵,因為許多古代賢人的額頭都如此。

    不過,只有了解韓說林的人才知道,身為韓非世家的家主,身為法家大儒,韓說林在一些時候堪稱嚴苛,尤其涉及聖道之爭的時候,曾經在一場文會上連碎三人文膽。

    方運從桌案後站起來,請韓說林坐到書房側面的軟椅上,然後開始沏茶。

    采自血芒界的靈茶花焰剛剛泡好,壺嘴便噴出火焰,如花綻放,濃烈的響起四溢。

    韓說林嘴角微微一翹,用鼻子輕輕吸了吸,道:「老夫連日奔波,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這罐花焰靈茶,不如就送給老夫吧。」

    方運笑著把手中的靈茶推到韓說林面前,道:「十月十五我會再進血芒界,到時候再取一些靈茶,這最後一罐就送你了。」

    兩人沒有繼續說話,靜靜品嘗靈茶,整座房間天地元氣蕩漾,茶香撲鼻。

    喝完最後一杯花焰,韓說林放下茶杯,收斂笑容,正色道:「老夫已經查清事情的來龍去脈,並以以文膽之力標記主犯以及多個從犯。不過,老夫建議你點到為止,否則,恐怕會激化兩國矛盾。」

    聽到「激化」二字,方運立刻明白,道:「兇手在慶國境內?看來和我之前推測的不錯,象州原本屬於慶國,而象州的靈獸販子大都是慶國人。象州人也曾抓捕過靈獸,但慶國靈獸販子與官府勾結,把象州靈獸販子一網打盡。」

    韓說林輕輕點頭,道:「主犯目前藏在慶國載親王的一處別院中,載親王沒有參與此事,他的第六子勇郡王喜斗靈獸,為了方便挑選適合戰鬥的靈獸,養了幾個靈獸商人,都與靈獸販子打交道。」

    靈獸遠比普通野獸聰明,也比妖蠻善於馴化,所以許多人以靈獸廝殺取樂,甚至有許多暗中的斗獸場,規模做得很大。

    「那勇郡王明知是主犯殺死了我慶國十五人,也敢收留他?」方運的面色微變。

    韓說林搖搖頭道:「根據老夫暗中探查得知,那兇手只是說被官府盯上,在勇郡王那裡避難,沒有說過是他殺了慶國人,勇郡王便一口答應下來。此事一旦處理不好,極可能會引發兩國糾紛,你可要考慮清楚。若是主犯在景國任何一處地方,即便是在左相家裡,老夫也會將其隨手擒拿送過來。但主犯在慶國,老夫無法動手。」

    「您是法家大儒,這種公然違背聖院和各國律法的事,您不可能去做。」

    韓說林卻道:「方虛聖有所不知,以你與我韓家的交情,為了抓兇手,破例一次並非不可。此次老夫之所以沒有動手,是因為感到被窺視,或是慶國四相之一動用相印,或是慶君以玉璽巡視天下。」

    方運道:「沒想到,連這種事他們也想阻撓我。」

    「岳陽樓文會之仇太深,已經無法化解。」韓說林道。

    方運點點頭,正要說話,發現韓說林的面色一變。

    不等方運詢問,韓說林道:「我留在兇手身上的文膽印記被強大的力量清除!」

    方運眼中閃過一抹怒色,隨後道:「定然是慶君或四相之一動用玉璽或官印,憑藉慶國國運力量抹除,否則慶國沒有大儒能抹除你的文膽印記!」

    「的確。所以老夫在回來的路上就想對你說,此事不可操之過急,或許……等幾年趁他們鬆懈,再從慶國抓人。」韓說林道。

    方運道:「即便是四相出手,慶君必然已經知曉。現在我去抓人已經來不及,只能通過正規渠道聯繫慶君並施壓!」

    「他們如此做,必然不怕你施壓。」韓說林道。

    方運沉默片刻,再一次泡茶飲茶,隨後道:「主犯在慶國,其餘從犯未必都在吧?」

    韓說林道:「他們是一支獵獸隊,主犯是首領,其餘成員共有十二人。其中四人在慶國,兩人逃往啟國,四人離開象州前往江州,其餘兩人進入摩妖山深處,那兩人老夫沒有深入尋找,怕與摩妖山妖族發生衝突,耽誤尋找主犯的時間。我在去慶國或啟國的六人身上都使用了文膽印記,去江州的四人我能很快以法典追尋蹤跡。」

    方運立刻道:「去摩妖山的兩人先不管。啟國與景國和我並無深仇大恨,我與啟君聯繫,他定然會幫我抓捕那兩人。至於前往江州的四人,還請說林先生親去抓捕。在慶國的五人,主犯很難抓捕,但其餘四人我絕不能放過!」

    韓說林立刻起身,道:「事不宜遲。我把文膽印記的氣息送入你文宮問,這樣你可以快速找到那四個從犯。我這就去江州,親自去抓人!」

    「好!」方運道。

    韓說林把文膽印記的氣息送入方運文宮外,立刻離開書房,方運則先給啟君發送傳書,請啟國幫忙,啟君很快回復,保證全力出手,定然會儘快把罪犯押解到巴陵城。

    隨後,方運聯繫董文叢,說明情況后,腳踏平步青雲離開巴陵城,前往慶國。

    在飛行的過程中,方運周身才氣涌動,易容成蜀國一個閉關多年的大學士,避免被慶國發現。

    站在平步青雲上,方運緊閉雙目,神念入文宮。

    方運看到,文宮外有四個類似衙門令簽的東西,徐徐漂浮。

    方運把神念附著到一支令簽上,隨後感到七千多裡外有微弱的反應。

    隨後,方運一一感應四個令簽,七千裡外的那個反而是最近的,於是方運全力催動平步青雲。

    方運的平步青雲已經快過普通大儒,但即便如此,也需要一個多時辰才能到達第一個從犯所在的地方。

    時間慢慢過去,由於一直遠離城市,沒有神廟的力量便收不到傳書,方運不知道韓說林或啟君已經做到哪一步,心中生出一絲焦急,但很快恢復正常,坐在平步青雲之上開始讀書。

    不多時,方運進入慶國,立刻收起書籍,開始警戒,雖說慶國不會對堂堂虛聖動手,但很可能玩什麼陰招,防不勝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