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位刑殿閣老相互看了看,最後高默道:「此事倒也不算機密。正德縣一家十五口被滅門的慘案諸位都聽說過吧?」

    幾位大儒輕輕點頭,有關方運的事,別說普通讀書人,連這些大儒都會特意關注,甚至聽說幾位半聖也要求聖院把有關方運的事第一時間傳書過去。

    「兇手是捕獵靈獸的慣犯,逃到慶國后,被說林先生找到。但慶君早就根據說林先生的行蹤找到主犯和從犯,並搶先一步毀滅說林先生留在那些人身上的文膽印記,導致方虛聖功虧一簣。若僅僅如此,方虛聖或許不會如此憤怒,最令方虛聖憤怒的是,慶君竟然把那幾個殺人兇手收入皇宮當侍衛。」

    「亂彈琴!」禮殿閣老雲駱氣得面色發紫。

    其餘大儒倒不像禮殿大儒如此憤怒,啟國的大儒則道:「老朽剛收到消息,有兩個逃犯進入啟國,方虛聖聯繫啟君后,啟君親自動用玉璽抓人,現在啟國已經派大學士把人送到巴陵城。」

    「明君與昏君,高下可判!」

    兩位慶國的大儒中,一位面露尷尬之色,一位眼中閃過一抹的厭倦。

    何瓊海冷哼一聲,道:「也就方虛聖好涵養,只是立下大誓,換成我年輕的時候,定然會把慶君那些私生子用繩子穿成串綁巴陵城外,讓他拿囚犯來換。」

    「慶君這頭蠢驢,知道虛聖不會亂來,以為便可以隨意欺辱方運,但卻不知犯下一個大錯。一旦方運封聖,定然不惜一切報復!」

    「方虛聖被雷家宗家和慶君在巴陵城威逼,差一點引來蛟聖,都沒有立誓報復,現在為了本國子民出離憤怒,立下聖道大誓,已經當得上『君子』二字。」

    「老夫從未像今天這般迫切希望方虛聖封聖!」高默道。

    「此事,老夫有些看不下去,雖然禮法皆不能懲罰慶君,但老夫必須要做點什麼!從今日起,我巫家所有工坊皆不從慶國收購原料,直至慶君駕崩。」巫九道。

    「慶君一天在慶國,老朽便一天不去慶國,原定去慶國學宮的講學到此為止。只要老夫主管《聖道》,便不讓任何慶國人的文章刊登於《聖道》之上!他慶君本事大,那就開眾議罷免我!」懶文宗羅敬廷道。

    「老夫倒是要多去慶國走走。」高默身為刑殿大儒,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

    兩位慶國的大儒相互看了看,一句話都沒有說,要懲罰慶君的都是閣老,而聖院的閣老如同一方封疆大吏,而且是那種像方運這種幾乎不用在乎一國國君的封疆大吏。

    要讓他們收回懲罰慶君的話,就只能罷免他們閣老的身份,罷免閣老有兩種方法,一種是開眾議表決,只要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就可以罷免閣老。

    但誰都看得出來,這次眾議絕對開不成,因為至少會有一半的成員會不參與,人數不夠,眾議就無法舉行。

    第二種方法則是由半聖開口施壓,任何閣老都會離開,但這件事根本不值得半聖開口,不說別的,半聖真做不出這麼丟臉的事。

    每位大儒修齊治平四境的力量和心態都不同,行事作風各有不同,聖院向來不過度約束閣老,也沒辦法約束,哪位半聖也沒那麼多工夫管這管那。

    兩位慶國大儒輕聲一嘆,在岳陽樓文會後,無論是「慶犬吠雪」也好,「慶驢技窮」也罷,慶國都只是損失一些面子,倒霉的只是慶君和部分官員,國運損失可以慢慢凝聚彌補。可現在,落向慶國的文曲星光整整少了三成,再加上聖院多位大儒遷怒整個慶國,慶國的國力會急劇下降。

    才氣是聖元大陸最核心的力量,讀書人是人族強大的根本,方運與聖院閣老聯手,足以讓慶國元氣大傷。

    但是,醫家閣老張藏象卻笑眯眯道:「你們這些閣老啊,太衝動,太魯莽,怎能如此對待慶國人?」

    眾人詫異地看著張藏象,這位可是張仲景之後,張聖世家的家主,平日里沒少誇方運,也是方運《瘟疫論》的支持者,現在怎麼突然批評其他大儒。

    張藏象繼續笑眯眯道:「明日老夫便宣布,從慶國挑選年輕的醫家天才,收為弟子,只要改籍為蜀國即可。」

    現場鴉雀無聲,隨後有人止不住笑意,有人苦笑連連,還有人輕輕搖頭,沒想到這位憨厚老實的醫家大儒,竟能想出這等絕戶計。

    甚至可以說之前所有人對慶君的懲罰加起來,都比不過張藏象這一句話。

    高默忍不住笑道道:「今日才知,全聖院最壞的是藏象。」

    「你們可不要忘了,藏象先生不僅有醫書,還有病經。」何瓊海笑道。

    兩個慶國大儒臉都黑了,之前幾位大儒也不過是讓慶國元氣大傷,張藏象更毒,直接斷慶國的根!

    在整個慶國文曲星光被削弱三成的情況下,張藏象說出這種話,對慶國無比致命。

    「不錯!老夫雖然不去慶國,但也願意收慶國的弟子!」羅敬廷恢復了平日懶洋洋的模樣。

    「加我一個吧,我們雲國人少,更需要新人啊。」雲駱道。

    在場的大儒七嘴八舌討論一陣,竟當場去論榜發布招收慶國弟子的消息。

    此刻,大儒韓說林還在捉拿兇手,方運還在回巴陵的路上,楊玉環正站在院子里,抱著奴奴,一臉憂色。

    此刻,敖煌氣得衝出總督府,衝進洞庭湖,對著洞庭蛟王爪打爪踢,然後帶著洞庭湖水妖與長江水妖直衝慶國。

    此刻,張龍象氣得拍碎桌子,但只能把火撒向妖蠻,沖著城外的妖蠻破口大罵,即便聽不懂人話,許多妖蠻也被氣得亂吼亂叫。

    不多時,慶國皇宮傳來一聲宦官的尖叫。

    「不好了!君上吐血昏倒了!」

    隨後,武國皇宮的太監也叫起來。

    「快來人啊,陛下犯了羊癲瘋,笑得停不下來!快來人啊!」

    這一天夜晚,數不清的讀書人難以入眠。

    尤其是慶國讀書人,茫然,憤怒,無助,絕望,瘋狂……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