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披星戴月返回巴陵,東方的天空已經泛著魚肚白。

    秋霜覆蓋大地,清冷潔白,寒氣襲人。

    在進入巴陵城範圍的時候,方運習慣性地拿出官印,一心二用,一邊看論榜,一邊看傳書。

    看到論榜最上面那一列整齊劃一的大儒「招生公告」,方運忍不住笑起來。

    醫家大儒張藏象、農家大儒許實、法家大儒高默、兵家大儒何瓊海、儒家大儒雲駱……一連串的名字轟動論榜,而在這些聖院大儒的下方,各國大儒也跟著湊熱鬧。

    蜀國的賽霄宇、武國的南宮冷、申國的夜鴻羽、啟國的周晴天、景國的姜河川……

    方運看到姜河川的名字啞然失笑,沒想到這位舉世公認的老好人也參與其中。

    那些文章下面許許多多讀書人在討論,幾乎所有人的看法都驚人一致,方運與其餘各國大儒在斷慶國的根。

    只要鋤頭揮的好,沒有牆角挖不倒,論榜上到處都有人在說這句話。

    大量的慶國人讀書人發文抨擊,雖然不敢對大儒指名道姓,但各種旁敲側擊,而方運自然分成為眾矢之的。

    這一次,許多慶國讀書人已經失去理智,拚命攻擊方運。

    三成文曲星光消失,對慶國讀書人有著毀滅性的打擊。

    三成文曲星光往往不是才氣或晉陞的速度比別人慢三成,往往在天賦努力相同的情況下,他國人已經晉陞翰林,而慶國人還無法成為巔峰進士,從而步步落後,文位差距越來越大。

    景國讀書人則歡呼雀躍,削三成文曲星光,這比佔領慶國一州都更重要。

    隨後,有慶國人叫囂根本不怕,因為慶國有宗聖在,宗聖一定可以改天換地,讓慶國的文曲星光恢復正常。

    慶國人一拿出宗聖,反對的立刻啞火,畢竟是一位半聖,各國人也不好說什麼難聽的,只是說宗聖不會參與這等爭鬥之類的。

    隨後,幾位兵家的讀書人大膽分析起來。

    「諸位莫要忘記,半聖的確很強,能強到輕易讓某地某國的天地元氣成空,化為廢墟。但是,半聖並非無所不能,最多也只能暫時奪天地之造化,讓某一地區文曲星光減弱,而無法隔絕文曲星光。畢竟,文曲星的力量遠在眾聖之上,且不說沒有能力隔絕,逆文曲星意志而行,便等於自斷聖道。」

    「還有一個原因,無論是慶君也好,方運也罷,都是小輩們的鬥爭,仔細算算,甚至是孫輩的矛盾。就好比,兩個幾歲的孩子打架,當爺爺的能拿著刀劍去砍別人家的孩子嗎?不知道宗聖如何想,但我是做不出來。」

    「還有一點原因宗聖不會出手,這件事,慶國理虧!慶君做了什麼事?喪心病狂地庇護滅門兇手啊!而且這滅門兇手是損人不利己,是靈獸販子,靈獸少了,不僅景國人倒霉,慶國人也倒霉,慶君一點不佔理。如果有人幫助慶君,那幾乎等於是滅門的幫凶!」

    「另外,諸位想想,是慶君低頭認錯容易,還是請半聖出手容易?自然是前者!如果慶君低頭認錯后,方虛聖依舊不收回神通,那宗聖才可能出手。」

    「你們不要忘記,宗聖已經不僅僅是慶國的宗聖,已經是東聖,是全人族的半聖。當年他可能會直接出手,但現在他要是直接出手,這東聖之位,恐怕會會易位。宗聖雖強,但其餘半聖眼裡也不揉沙子啊。當時驚龍半聖以為方虛聖身死,心灰意冷,放棄東聖之位,雲遊萬界,現在方虛聖活著,驚龍半聖完全可以殺個回馬槍!」

    「宗聖放眼萬界,豈會被小小慶國束縛?現在各國大儒揮舞著小鋤頭挖慶國天才,本人有一計,請出宗聖招收其餘各國的天才,讓他們加入慶國。三成文曲星光算什麼?哪有聖居的聖氣作用大。」

    宗家和雜家讀書人看著這些兵家人的言論,氣得恨不得掐死他們。

    雜家與兵家一直有矛盾,畢竟雜家基本都是文臣,而兵家都是軍人,雙方之間的鬥爭綿延各處、持續千年,從未中斷過。

    再加上許多兵家天才慘遭雜家文臣迫害,失去封聖的機會,兩家結怨甚深。

    兵家人思維向來縝密,軟硬兼施,在各方面絲毫不下於玩弄權術的雜家,即便是在論榜論戰也不吃虧,你一言我一語把雜家人和慶國人揶揄得啞口無言。

    慶國人論戰不過兵家人,又把矛頭指向方運。

    一位宗家大學士親自在論榜發文章,帶領一大幫慶國人討伐方運。

    「在人族危難之際削弱慶國,不可理喻,簡直是在幫妖蠻削弱人族,為妖蠻開始第二次兩界山大戰當急先鋒!」

    「兩人私仇,竟然波及一國,慶君有錯,方運更可恨!」

    「我慶國萬萬千的讀書人,在方虛聖眼裡竟然比不過幾個罪犯,令人心寒,這種人,豈能當天下師!」

    「狗屁天下師,無非是董聖隨口說的玩笑話,他不過寫了幾首歪詩,豈能當天下人的老師,只有孔聖才是唯一的天下師!」

    「方運先編造故事侮辱我慶國,又斷我慶國文曲星光,定然是早就謀划好,誰知道那十幾口人怎麼死的,說不定是栽贓!」

    方運本來並不在乎這些人的攻擊,但看到慶國人竟然拿死者當武器攻擊自己,吃著人血饅頭,即便已經是正心大學士,不應被外物影響,心中也平添憤怒。

    「你們每一個人在說話的時候,牙縫裡都塞著死者的肉,嘴角都流著死者的血!我方運,在巴陵城等著你們,等你們在我面前重複你們在論榜說過的話!來巴陵城的路費,我替你們出!」

    當方運回復這篇文章后,慶國人在極長的時間內沒有回復這篇文章,反倒是景國人和其餘各國人佔領這篇文章,對慶國人口誅筆伐。

    那些讀書人不是理虧,而是被方運的最後一句話嚇到了。

    方運只出去巴陵城的路費!

    那回來的路費呢?

    沒人能在方運面前侮辱死者后活著離開!

    放下官印,方運進入總督府,步入書房,提筆書寫。

    《關於嚴厲打擊象州區域內靈獸販子公告》很快出爐,並形成加急傳書,傳遍象州所有衙門,在看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許多衙役熱血沸騰。

    「請諸位原諒我未能保護好潛伏在危險中的英雄衙役,但,請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們為英雄復仇!」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