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天,一則「慶君吐血支援景國北方大軍」的文章在論榜上出現,記錄從靈獸販子滅門案到景國接收大批物資的經過,對慶君明褒實貶,筆法幽默辛辣,引來眾多讀書人。

    直到這個時候,全人族才知道事情的詳細始末,紛紛稱讚方運做得好,同時稱讚敖煌義薄雲天,讓敖煌樂了一整天。

    轟轟烈烈的抓捕靈獸販子的行動在象州大地上持續進行,許多差役已經沒時間去維持各地秩序,也沒辦法管那些地痞流氓,但是,象州的治安好得可怕。

    上億人的象州,在這幾天竟然沒有一個地痞流氓鬧事,沒有一個百姓因為被偷被搶告官。

    在總督府任職的巴陵童生張宗石,閑暇時去問友居曾笑談,現在那些流氓蟊賊兔死狐悲,被虛聖鐵拳嚇得老老實實。

    十月剛入冬,象州大地的少數人卻感到已經是數九隆冬,穿上大棉襖也冷入骨髓。

    方運依舊一襲青衫,在總督府中修習,處理政務。

    入冬后,太后按照慣例賜給方運和楊玉環各一套厚厚的貂皮大衣,方運只在楊玉環穿著看了看,便沒有再穿,這種大衣適合在更遠的北方穿。

    十月十二的午後,董文叢面帶喜意走進來,把一疊厚厚的文書放到方運桌案上。

    「總督大人,這是這些天的戰果,您看看。至於收尾,可能需要數個月甚至數年。您說********,那我們就安排一部分捕快專門抓捕那些潛伏的靈獸販子,直到將他們繩之以法。」董文叢道。

    方運點點頭,道:「既然已經到了尾聲,有兩件事至關重要,若是稍有差池,滿盤皆輸。」

    「請大人明示。」董文叢急忙道。

    方運道:「第一,下發給捕快、差役和線人的獎勵銀兩,各地一文錢也不能剋扣,務必要儘快全部發放下去。那些官老爺們什麼德行,你我都清楚。平時他們拆東牆補西牆,本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都有難處,但此次專款,誰敢伸手,我斷誰頭!」

    董文叢道:「大人,我聽說下面有人不滿,說這次獎勵得太重了。甚至有一部分人拿到上千兩銀子,這已經是一筆巨款,足夠尋常人活一輩子。」

    「那些人在提著腦袋當線人、被刀架在脖子上抓捕靈獸販子,那些錢看似多,但不要忘記靈獸販子有多狠毒,定然會報復,這幾乎是用來買命的錢!他們減少了象州的妖界邪氣,他們防止更多人被殺死,他們就是英雄!但他們也是血肉之軀,也要養家糊口,用錢獎勵他們,不是收買,也不是激勵別人,而是因為他們奉獻了那麼多,我們總要給他們在生活方面以基本的保障!他們可以不要錢,但我們不能不給!只給榮譽不給錢,讓他們喝西北風去?更何況,他們承受的風險並沒有結束,相當一部分人要隱姓埋名去其他州,避免靈獸販子報復。那些官員大吃大喝辦個文會花幾千幾萬兩銀子不心痛,用一千兩銀子買一條人命就心疼了?不用管他們!你主要給我看好他們!」方運毫不客氣道。

    董文叢道:「大人請放心,此事鬧得聖元大陸人盡皆知,大多數官員都不會胡亂伸手。但是,不保證有極個別利欲熏心之輩會把主意打到這筆錢上。」

    「你給我親自盯著此事,無論是誰,敢在這時候伸手,那就不要怪我殺一儆百!」方運道。

    「屬下明白!」董文叢微微低下頭,只覺一陣陣殺氣掠過,脖子涼颼颼的。

    方運把厚厚的公文放到自己面前,繼續道:「至於第二件事,要在發放獎勵的時候一同辦妥。在獎勵發放完畢后,把他們在縣衙、府衙一直到州衙的所有資料全部銷毀,只在刑部留下唯一備份,任何人要查閱,必須要經過刑部尚書首肯!只要是記錄他們與靈獸販子有關係的任何隻言片語,全部燒掉!如果說錢是保障他們的生活,那此事就是保他們的命!」

    董文叢肅然起敬,道:「下官也考慮過,但卻遠遠不及您。雖然明文規定這些資料不能外泄,但有心人只要花幾十兩銀子,就能得知這些文書的內容!州府縣三級衙門這種事數不勝數,刑部則要好一些。下官替那些人感謝您,這個時候,您也是英雄!他們抓捕了靈獸販子,而您保護了他們的命!」

    方運道:「少拍我馬屁。現在看來,是時候起草一份『保密條例』了。軍方需要保密,衙門更需要。並且,對泄密之人加大懲處力度,比如,若是泄密導致有人被殺,則按照同謀論處,若是涉及到他國,則以叛國論處!一個國家若連保密都做不好,處處漏的跟篩子一樣,說明這個國家不僅基層爛掉,上層也是一群糊塗蟲。」

    董文叢以為方運在說自己,頓時冷汗直流,道:「請總督大人放心,在嚴打靈獸販子事情收尾后,下官就研究衙門保密事項,那些英雄在抓捕過程中沒死在靈獸販子手上,不能讓他們死在隨後的報復上。」

    「很好。你下去吧。」方運道。

    「下官告退。」

    董文叢離開方運的書房,一邊走一邊思索是不是方運對自己不滿,但很快想明白,明顯不是,因為方才方運的話很多,明顯是在指導自己,生怕自己不清楚兩件事的重大意義,於是便放下心。

    剛走出總督府,董文叢突然伸手去摸官印,急忙看加急文書,看完後面若冰霜,轉身快步回返,進入方運的書房。

    「下官……」董文叢正要再次拜見方運,被方運伸手打斷。

    「不要見外,你是為那封加急傳書而來吧。」方運說著放下官印。

    董文叢壓著憤怒,道:「這幫蠢貨,本來好好的嚴打靈獸販子,竟然出了這種事!竟然把家裡養靈獸的普通百姓當成靈獸販子,並且以拒捕為由殺死!而且是當著孩子的面殺了她的父母!這群蠢貨,難道不查清楚就動手嗎?」

    董文叢罵完,看向方運,臉上浮現一抹驚愕然後收斂。

    方運神色平靜,好像完全不在乎這件事,遠比真正的老官僚更加淡然,好像死多少人都與自己無關。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