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但是,方運不僅僅拿一個名谷縣令立威,在名谷縣令被抓的第二天,各地陸續有官員官吏被抓捕到巴陵城。

    總督府的人放出口風說,這些人都是和名谷縣令一樣,在方運宣布整頓官場風氣后不收手之人。

    一開始,眾多官員還以為方運在清洗慶官或左相勢力,因為稍有官場經驗的人都知道,所謂的整頓吏治也罷,懲治貪腐也罷,本質上還是政斗,本質上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不打倒一批人,新官如何吃飽。

    過了幾天後,眾人發現方運和以前的官員完全不一樣,被抓的那些人沒有任何規律,不僅有慶國或左相背景的,甚至還有堅定的鐵杆保皇黨,有一個七品縣令甚至是走外戚的路子,跟太后的小舅子是穿開襠褲長大的。

    如果一定要說這些人有共同點,那就是在方運告誡眾人後,他們還不止收手,不知收斂。

    不到十天,兩個翰林、十一個進士、九十四個個舉人以及三百餘秀才被陸續批捕落馬。

    那些罪名重的,要押解到京城宣判,最後可能要流放各地。

    那些罪名輕的,罰沒十倍貪腐所得,摘去官袍,趕出衙門,然後向聖院送交這些官員的犯罪記錄,各國與聖院各地永不錄用。

    不得濫殺讀書人,但也不能讓他們犯罪而不付出任何代價。

    方運的鐵腕手段震驚了全人族,許多人這才意識到,這一次,方運是在動真格的,他是真想打造一個至少相對廉潔實幹的官場。

    漸漸地,所有象州人都感到所有官吏大變樣,去衙門辦事再也不會有人愛理不理,之前一些官吏主動要好處,現在給都不敢要,生怕被抓現形。

    之前遇到事上報衙門,衙門往往會拖很久,而現在則很快到達,按照官府的規定一絲不苟做事。

    許多官員開始不斷抱怨,但也有一些官員覺得這樣不錯,至少不用每天都去陪吃陪喝,明明有著健壯的身體,卻生生被吃喝搞垮。

    象州的百姓第一次深切感受到方運到來的好處,對方運越發景仰。

    一些百姓聚集到總督府門前感謝方運,方運沒有接見他們,而是讓總督府的吏員出門替他捎話給百姓。

    「人間本為芝蘭之室,芳香四溢,但罪惡當道,化芝蘭之室為鮑魚之肆。久居鮑魚之肆,再聞芝蘭之香,可歡呼雀躍,可感恩戴德,但定要記住,我等本就如芝蘭!」

    方運這話頗有深意,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讀,但無論如何,都有正面向上的意義。

    象州百姓越發愛戴方運,但凡有人說方運不好,必然會被許多人反駁。

    很快,象州的官吏創造出一個詞,官不聊生。

    沒過多久,一些官吏遞上辭表,離開衙門。

    象州的一切都好似在方運的掌控之中。

    每到冬天,下級官員便會以上司要買木材燒火取暖為由,孝敬一些銀錢,但卻隻字不提錢,稱其為「炭敬」,到了炎熱的夏天,則有「冰敬」。

    但今年,象州官員無人敢向京城官員送炭敬,而象州各小官吏也不敢向上司送炭敬,因為有人因此被方運抓過。

    沒了往年都有的炭敬,象州的官員突然感到有些不便,尤其是一些手頭緊的官員,有了一些不應該有的情緒。

    十月二十八,巨原府出台一條政令,為了響應總督大人的號召,從今天起,全府的公廚減少葷菜,所有的飯菜開始限量,每個人都要節省糧食,為人族謀福利。

    這條政令一出,巨原府怨聲載道,一些官吏越發不滿方運。

    朝議往往要開很長時間,退朝後,國君會安排官員吃飯,於是皇宮給文武百官安排的飯菜就叫「退食」,因為吃飯地點是殿前廊下,所以又稱廊餐。

    普通衙門每天都會給所有官吏安排一頓免費的午餐,不敢稱退食廊餐,便稱其為公廚。

    巨原府這條政令一出,大多數地方都在觀望,但有幾個縣照貓畫虎,也宣稱為了響應總督號召,減少公廚的飯菜。

    於是,這些地方的許多官吏餓著肚子在下午辦公,時辰一到,幾乎是跑著回家吃飯。

    此事被寫成公文出現在方運的案頭,方運看了一眼,沉思片刻,然後放在一邊,似乎並不在意。

    十一月剛過,家家戶戶準備冬至節。

    十一月初五,堂山府發布公文稱,為了還象州芝蘭之香,今年所有的公使錢全部充公。

    這條消息一出,全堂山府官吏一片嘩然,一些官吏甚至上門找堂山府知府,但被知府呵斥,被迫離開。

    所謂公使錢,原本是給高官使用的公款,比如出行招待之類的費用,後來,許多款項也算公使錢。

    官府經營一些工坊,若是工坊效益好,每到過年過節,官府都會給官吏發一些公使錢,效益最好的時期,一年的公使錢甚至是朝廷俸祿的幾十倍。

    堂山府的官府工坊雖然效益平平,但每年從冬至開始,到臘八、小年和春節這四個節日的公使錢至少抵得上半年的俸祿,對許多官吏來說可不是一筆小錢。

    越是底層的吏員、越是清廉沒有外快的官吏,越需要這筆錢,說這些錢是救命錢絲毫不為過。

    現在堂山府直接扣掉,徹底打亂了這些人的生活。

    第二天,堂山府又發布一條告示,今年的冬賜也全部取消。

    許多官吏破口大罵。

    所謂冬賜原本是從國君賜給官員的年貨,如綢緞棉服、米面糧油、雞鴨魚肉等等,而各地也會送給小官吏一些類似的年貨。尋常冬天,堂山府的冬賜雖然不多,但也足夠官吏一家三口全部換上新衣服,陸陸續續吃上兩個月,過個好年。

    很快,巨原府也發布公告,也取消所有公使錢和冬賜。

    兩地的官吏開始瘋狂大罵,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吏員到衙門前當眾辱罵,但不指名道姓,沒人能懲罰他們。

    此事很快被傳到論榜之上,許多人覺得荒謬,炭敬之類的也就算了,那的確是不能明說的事,可公使錢和冬賜,都是各國合法合理的官員補貼,這種錢也剋扣,實在太過了。

    十一月初七,巨原府的告示板又貼出一條匪夷所思的告示,吏員王年因買了三兩肉沒給屠戶銀錢,被人舉報,吃拿百姓貨物,開除公職,以儆效尤。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