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臨近過年,各地官員都已經休息,總督本可以閑下來。

    但是,對於方運來說,處理政務的時間是沒了,但修習讀書的時間多了。

    而且,正在為十寒古地之行緊鑼密鼓準備著。

    自從來到聖元大陸,這是方運過的第一個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大年。

    趁著過年,方運白天幾乎都陪著楊玉環,只有在夜晚楊玉環睡下后,才繼續讀書修習。

    到了初四,方運又回歸往常,飯後翻看論榜或最新的輿情消息,然後進入書房讀書修習,專門閱讀眾聖經典,即便已經倒背如流,每次精讀也都有收穫。

    午飯後,方運會作一篇經義和一篇策論,然後把內容傳書給交好的大學士或大儒,請他們指點。

    即便是休息時,方運也沒有真正閑著,或作畫,或撫琴,或與自己快速下棋。

    晚飯前繼續讀書,待晚飯之後,方運便開始撰寫文章或書籍,《古妖史》非是一般史書,經常會出現寫著寫著才氣枯竭的現象,不得不暫時休息,閱讀眾聖經典恢復才氣。

    到了午夜,萬籟俱靜,方運便神入文宮,在文宮偏殿中練習戰詩詞與唇槍舌劍,不斷增強自身的實戰能力,絕不能因為在安全的地方就有絲毫懈怠。

    這些天方運一直在不斷修習,一部分戰詩詞已經突破原來的境界。

    近期方運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凝聚第四座文台之上,因為一旦晉陞大儒,便無法凝聚新的文台。

    大多數大學士精力有限,專精一條聖道,所以往往只凝聚一座文台,只有少數通才才會凝聚多座文台。

    凝聚過多的文台會拖延成大儒的時間,但若是文台與自身力量相合,成大儒後會發揮不可思議的力量。

    宗聖在大學士時,凝聚了整整五座文台,成大儒後天命臨身,未逢敵手。

    和宗聖相反,當今文豪衣知世則佔了一個『純』,明明天縱奇才,卻只有一座文台,成大儒后殺伐之力平平,但聖道之路無比順暢,不出意外,必然封聖。

    方運此刻已經有三座文台,萬民文台是儒家文台,真龍文台乃是雜類異族文台,學海文台還是詩文文台,至於第四座文台,方運準備在法家、醫家、兵家或史家中選其一。

    在大年初五當天,方運終於凝聚出工家的魯班尺,雖然以後不會主修工家,但有了魯班尺,無論做什麼都會方便很多。在涉及測量、計算、加工或建造方面,魯班尺堪稱全能。

    憑藉魯班尺,工家人即便沒有機關,在戰鬥中也非常可怕,據說當年張衡憑藉一把魯班尺,算盡一切。他在大學士時,曾遇到一頭相當於大儒的大妖王,雙方力量相差懸殊,按理說他必死無疑,但是憑藉魯班尺,他算出每一個細節,最後以弱勝強。

    在那頭大妖王死後,張衡全身衣衫破爛,但身上卻沒有一道傷痕,成為工家津津樂道之事。

    不過,目前魯班尺最大的用處是控制機關。

    當年諸葛亮未成聖時,便輔修工家,利用木牛流馬與諸葛弩等機關打造出一支機關大軍,所向披靡,無論是敵國還是妖蠻,只要看到諸葛亮羽扇綸巾端坐武侯車外放魯班尺時,必然軍心大亂,不得不撤退。

    可惜的是,諸葛亮和大多數半聖一樣,在大限來臨前周遊萬界,聖隕時無法趕回聖元大陸,遺失眾多寶物,他的木牛流馬機關大軍便在其中,諸葛家用盡一切力量尋找,可惜至今渺無音訊。

    方運沒有時間製造培養屬於自己的機關,但這些日子已經從工家手裡購買了各式各樣的機關,雖然這些機關的威力比不上那些主修工家人才能操控的機關,但若運用得當,是極大的助力。

    除了正常的修習,方運一直在了解十寒古地,甚至把顏家提供的十寒古地秘辛反覆翻看,為十寒古地之行做好充足的準備。

    大年十二,方運和往常一樣在家修習,收到顏家家主顏寧山的加急傳書。

    「方虛聖,十寒古地再度震動,聖院連通十寒古地的星門力量開始減弱,請您儘快抵達聖院,務必在明日前到達十寒古地。明日一過,十寒古恐徹底封閉,直到新寒君出現。」

    「好,我馬上啟程!」

    方運用了一個時辰處理各項事務,最後與家人分開,前往聖院。

    聖院位於倒峰山的頂部,從外面看雲霧繚繞,但站在上面看外面,則一片晴空。

    凌晨三點許,方運再一次踏上聖院。

    方運看著聖院正門口的大廣場,心中感慨,當年自己在聖院的時候,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讀書學習,未等享受聖院的樂趣,就三上書山,進入文界,最後抵達兩界山。

    凌晨的聖院本來應該沒有多少人,但是,現在門口卻站著數百人。

    方運隨意一掃,便意識到今日通過星門前往十寒古地的不止自己一個人,還包括六大亞聖世家的許多大學士,甚至有大儒坐鎮。

    在場的眾人見到方運,全部停下交談,一起向方運行禮。

    「見過方虛聖!」

    「方虛聖冬安!」

    「方虛聖晨安……」

    方運掃視眾人,微微點頭,人太多,也只能如此回禮。

    方運從這些人眼中看到驚訝,顯然,顏家的保密十分到位。

    顏聖世家家主顏寧山帶著顏家眾人走向這裡迎接方運。

    方運掃視顏家人,發現顏域空也在其中,而且顏域空一雙璀璨如星辰的眼睛沖自己眨了眨,明顯不知道自己也要進入十寒古地。

    雙方走近,顏域空首先發問:「祖父,您為何未告知孫兒方運也會參與此次寒君之爭、古地生滅?早知如此,我必然勸說他放棄!」

    顏寧山臉上露出尷尬之色,其餘顏家人的面色也多有變化。

    不等顏寧山回答,方運微笑道:「域空,此事牽扯極大,所以要盡量保密。若是早有人知道我要入十寒古地,不知道會用什麼手段。」

    顏域空道:「我不是怨你隱瞞此事,而是十寒古地異動甚大,和往常的古地生滅完全不同。換成我是你,絕不會進入那般危險之地!」

    說完,顏域空不滿地看著顏家眾人,絲毫不給他們留情面。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想要十寒古地的什麼特產,我給你帶回來。」

    「我只想你安然回返。」顏域空微微皺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