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看著這個臉上還有少許稚氣的青年,忽地想起多年前初見的時候,那時候的顏域空還只是少年。

    「我自會安然回返。」方運微笑道。

    顏域空輕輕點頭,隨後道:「若你奪寒君之位,顏家理當有感謝吧?」

    顏家眾人露出無奈的笑容,這顏域空胳膊肘往外拐,一點都不想讓方運吃虧。

    顏寧山笑道:「相關事項,我們已經與方虛聖商討完畢,絕不會虧待方虛聖。只是方虛聖要離開十寒古地,所以他不會佩戴寒君帝冠。」

    顏域空道:「寒君帝冠的意義對十寒古地來說,比一座寒城都更加重要。方運,你可要想清楚。」

    方運微笑道:「我換了一次……」說到一半,方運改為暗中傳音。

    顏域空思索片刻,表情緩和,道:「這樣我就放心了。」

    大多數顏家人都好奇地看著方運和顏域空,偶爾看向家主和幾位實權大學士,但那幾人一言不發,面無表情,顯然,方運換到的不一般,若是顏家得了大好處而方運吃虧,這幾人必然面帶微笑。

    顏寧山伸手摸了摸顏域空的腦袋,無奈地對方運道:「我這個孫兒,幼時吃了不少苦,與我本家誤會頗深。他心高氣傲,朋友不多,方運啊,以後你可要多多幫襯。」

    方運看著顏域空直笑,平常風輕雲淡從容洒脫的顏域空,在一幫長輩面前完全就是倔強的孩子。

    顏域空輕咳一聲,側移半步避開顏寧山,道:「十寒古地異常危險,你定要多加小心。對了,姬守愚早在你進入戰界時就已經閉關修習,至今未出關。在閉關前,他與我聊到說,說你當先凝聚醫家文台,那病經若不加以利用,有些可惜。至於史家文台,越往後越好,最好是最後一個凝聚。我隱約明白一些,但又不夠透徹。」

    方運一愣,低頭沉思。

    眾人也不說話,靜靜等待,這涉及到未來的方向,涉及到聖道,乃是頭等大事。

    顏寧山第一時間外放文膽之力,隔絕內外,避免其他人打擾方運。

    這裡突然變得無比安靜又有文膽之力的力量,就見聖院廣場各處的人向這裡往來。

    六大亞聖世家分列各處,子思子世家的人在東面的銅鶴邊,孟家人在西側的大香爐旁,荀家人在空地上,文王世家的人則在一棵老樹邊,曾家人則在走廊旁,只有顏家圍著方運。

    除了六大亞聖世家,唯一派人來的半聖世家只有宗家。

    六大亞聖世家都離宗家遠遠的。

    宗家人全都盯著方運,目光不善,其中有一般人去過岳陽樓文會,陷入文膽蒙塵的窘境,不出意外,他們五六十年後可以解除蒙塵,臨死前大概可以恢復原本的實力。

    不多時,子思子世家的人開始向星門方向前行,接著,其餘各家陸續離開,唯獨顏家人一動不動。

    足足過了數百息,方運才輕輕點頭,道:「姬守愚不愧是文王世家的天才,經他點出,我才想透徹。那我便先凝聚醫家文台,最後凝聚史家文台。」

    「你準備凝聚病經相關,還是其他醫道相關?」顏域空問。

    「我並非主修醫道,所以不便凝聚醫家的幾種主流文台,所以我準備在其他方面發力。對了,顏家主,我要去醫殿借閱一些書籍,大概需要半個時辰,不知是否會耽誤行程?」方運問。

    「不耽誤,現在是凌晨,只需要在日落前進入十寒古地即可。」顏寧山道。

    「好,那我便告辭片刻。」

    方運離開眾人,進入醫殿,本來想借閱許多書籍留著在十寒古地,但一問文員才知虛聖是可以帶走醫殿的書籍,但在一個月內必須還回,而且不得離開聖元大陸。因為曾經有醫家讀書人借閱了書籍后離開聖元大陸死亡,醫殿再也無法追回那些書籍,甚至包括半聖年輕時候的著作原本。

    方運想了想,進入書庫中,周身元氣涌動,雙目才氣閃爍。

    與此同時,跟著方運進入書庫的兩個醫家文員驚訝地看到,書庫里所有的書籍都輕輕動了一下,彷彿有一種錯覺,這些書全都有靈,都是活物。

    兩人相互看著,暗暗心驚,因為這是大儒進入書庫才有的現象,書卷自薦,是書籍在遇到真正愛讀書之人後希望被閱讀。

    方運緩緩走到甲子書庫的最左側,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就見周身微風四起,長袍輕盪,兩側書架的書從離方運最上面離方運最近的開始,依次飛離書架,一本書挨著一本,這些書籍好像串成鎖鏈,向方運飛去。

    兩側的書籍鎖鏈交叉從方運面前飛過,每一本書籍飛到方運面前,都會自動打開,發出呼啦啦的聲音以極快的速度從頭翻到尾,合上后繞過方運,返回原本的位置。

    方運不斷向前行走,兩側的書籍不斷飛出不斷返回,遠遠看出,好像兩條鎖鏈環繞方運,不斷移動。

    方運走到第一條過道盡頭時,兩側書架的書都已經飛過他的面前,隨後,方運走向第二條過道。

    兩個醫家文員看得無比興奮,沒想到竟然能看到這等奇景,這可是非常少見,以後方運再到書庫查閱,無論需要什麼,只要心念一動,書庫中的書就會自動飛出來。

    兩人一句話也沒有說,生怕擾亂方運讀書,靜靜地看著,心中充滿敬佩。

    醫家典籍非常龐大,即便是如此看書,半個時辰也看不完,到了後來,方運加快腳步,而所有書籍的飛行速度也加快。

    方運的頭髮上開始冒出淡淡的霧氣,這是才氣大量消耗的徵兆。

    兩個文員生怕方運出現問題,急忙聯繫醫殿的值守大儒,今日的值守大儒是華家的華蟬衣,老人一身紫袍,頭髮用簡單的黃花梨木發簪束住,全身上下一塵不染,舉手投足乾淨利落。

    怪異的是。看到此人感覺年過八十,可仔細一看,此人臉上沒有一絲皺紋,明明只像是頭髮先白的五十許之人。

    看到人族的傳奇人物竟然親自前來,兩個文員無比緊張,指了指方運,什麼都不敢說。

    華蟬衣仔細一看,問:「他頭頂生煙已經多久了?」

    「至少半刻鐘!」一個文員道。

    華蟬衣輕輕點頭,隨後靜靜站在書庫邊,一直看著方運看完甲字型檔所有的書籍,前往乙字型檔,方運頭上一直冒著煙氣,從未間斷。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