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寒君宮殿的主體彷彿是一座龐大的冰山,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在冰山中開鑿出宮殿。

    宮殿的大部分冰牆透明,但總有一些機要之處的冰牆附著一層淡淡的霧氣,無法看清內部的景象。

    宮殿本身十分樸素,無非是一座冰山挖空雕刻而成,再加上一些冰雕和花紋,但是,因為冰塊的特性,整座宮殿各處都散發著奇特的光芒,美輪美奐。

    每一處門窗的上空,都有一道奇特的彩虹,吸引了方運的目光。

    寒君宮殿之內不落大雪,只有少許雪花會飄進來,點綴這冰的世界,讓宮殿大大廣場不再單調。

    方運一開始邁步的時候小心翼翼,但很快發現,冰面並不十分光滑,更像是普通的石板。

    顏寧逍一邊走一邊介紹。

    「十寒古地有許多城市,但真正稱得上寒城的只有寒君居住的十座城市。其餘的所有城市都是後天建造,這十座寒城與冰帝宮一樣,都是此地天生之物,無論十寒古地生滅多少次,都會重新出現。」

    「這是大廣場,外門到皇宮大門之間,有五里多,十分不便。還有,您看這宮殿的造型,與人族的風格迥異,格外龐大,主殿根本就是用一座大冰山鑿出來的。兩個偏殿是後人築造的,由大量的冰塊堆疊而成……」

    方運一邊聽著顏寧逍的介紹,一邊向前走。

    大廣場的前方就是宮殿正面,這座主殿異常宏偉,最高處足有百丈,堪稱龐然大物。

    方運只看了幾眼,便已經確定,這座宮殿的主人九成是古妖,但也不排除是早期的妖蠻,畢竟古妖就是妖蠻的祖先,雙方曾經共同生存和戰鬥了幾十萬年,在很多方面已經相融相合。

    五里的路程很長,顏寧逍盡職盡責講解,方運大多數時間都在思索十寒古地的來歷,同時思考冥冥中吸引自己的力量來自何處,目前猜測最大的可能是星妖蠻,畢竟星妖蠻信奉月神,而自己是月皇。

    待走近主殿,顏寧逍講解完畢,微笑道:「既然您已經進了十寒古地,那麼老夫就告訴您一個小秘密。」

    方運莞爾一笑,沒想到這位大儒竟然還有如此有趣的一面。

    「請。」方運捧場道。

    「您對抗刑殿後,如何懲罰讓刑殿眾閣老頭疼,是我兄寧山致信刑殿閣老,罰你在成大儒前去古地為人族征戰。岳陽樓文會時,若蛟聖抵達岳陽樓前,我顏家定然會出面,從而取得您的信任,讓您進入十寒古地!可惜,蛟聖甚至都沒能浮出水面,就被您的《岳陽樓記》嚇回蛟聖宮。」顏寧逍道。

    身後的幾個顏家大學士微笑,而大多數顏家人都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模樣。

    方運無奈一笑,道:「都是算計啊。你們顏家看來實在找不到合適的人了。」

    「不,是找不到比您更合適的人。」顏寧逍道。

    「顏家出手對付蛟聖的話,有幾成的把握?」方運問。

    「十成十!」顏寧逍這個謙虛老人的語氣中多了一絲自豪。

    「也是,」方運頭道,「不過,僅僅為了一位寒君,顏家不可能捨得硬抗堂堂蛟聖,怕是另有所圖吧?」方運道。

    「會見第九寒君時,老夫自會提起原因。」顏寧逍道。

    方運點點頭,沒有說話。

    走到主殿的階梯下,大多數人停下腳步,只有顏寧逍、方運和五位大學士拾級而上。

    七人來到宏偉的主殿門口,未等進門,方運就感覺一種浩大偉岸的氣息充斥著前方,無法知曉那是何等力量,也不清楚源自何方,心中不由自主升起敬畏之情。

    在進入鎮罪殿、聖廟等地方的時候,方運才有類似的感覺。

    方運眨了一下眼,前方忽地明亮,巨大的主殿猶如一座美麗的水晶宮,沒有花里胡哨,沒有精雕細琢,一切看上去都那麼粗獷,但卻有著難以言明的美感。

    三百餘丈遠的主殿深處,屹立著一層層不斷疊加向上的冰台,在冰台的頂端,有一張似冰似玉的王座,王座上坐著一位老者,頭頂鑲著紅鑽的冰冠,身形消瘦,眼眶深陷,雙目中有極淡的紅光流動。

    看到那王座,方運目光一動,別人不識貨,但他一眼看出來,這王座的材質是一種在遠古時期罕見的神物,翻譯成人族語就是『壽玉』,這是一種能延長人壽命的神物。

    無論是龍族還是古妖,把這種身為奉為至寶。

    隨後,方運看了一眼那人頭頂上的冰冠,也是壽玉,但材質竟然不如更大塊的王座!

    即便已經正心境,方運心中也生出一種渴望,要得到這王座,給楊玉環用。

    不過,剎那之後,方運便壓下這個念頭,這畢竟是他人之物,作為一個人,有不妥的念頭無傷大雅,能否控制心神,不讓不妥的念頭化為言行,這才是人類與禽獸的區別。

    壽玉在很久以前還算不少,但在古妖崛起時,已經非常稀少,到了妖蠻征服萬界之時,幾乎絕跡,連妖蠻的典籍中都很少記載這種神物,即便記載,也沒有準確的描述。

    但方運得到古妖傳承,在古妖傳承的畫面中,多次看到這種壽玉。

    那王座之上的老者擠出一抹微笑,緩緩向下走。

    「老夫第九寒君,久仰方虛聖大名!」第九寒君背負雙手,神態洒脫,只是慘白的皮膚與黑眼圈讓他看上去沒有太厚重的威嚴。

    方運有些不適應這種自稱,但知道這是十寒古地的規矩,一旦接任寒君,必須改名。

    「方運見過寒君陛下。」方運一拱手,並未行大禮。

    「見過寒君陛下!」除卻大儒顏寧逍,其餘那五個大學士都深深作揖,禮節完備。

    第九寒君笑著走近,道:「都是自家人,無需多禮。」

    此人的語氣明明很和善,但表情卻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顏寧逍道:「寒君陛下,方虛聖是為古地生滅而來,您乃第九寒城至尊,當由您來解釋為何請他前來。」

    第九寒君點了點頭,道:「那就先說正事吧。方虛聖,顏家之所以請您前來,是因為懷疑冰族與妖蠻聯手,準備把我人族徹底趕出十寒古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