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事關重大,為何不上報聖院?」方運問。

    第九寒君看向顏寧逍。

    「我們沒有證據,只是老夫的猜測。」顏寧逍輕嘆一聲。

    「一位大儒的猜測,幾乎可以算得上半個證據。」方運道。

    顏寧逍搖搖頭,道:「老夫終究境界太低,若能成文宗凝聚天命,聖院必然會相信。但老夫的實力始終停留在新晉大儒的層次,所以顏家家老也不敢貿然行動,只是在日常文書中寫過,並未著重上報,聖院也一直沒有答覆。」

    「此事的可能性有幾成?」方運問。

    顏寧逍猶豫片刻,道:「三成。」

    方運沒有再說什麼,若是顏寧逍說是五成,自己一定會選擇相信這位老大儒,但既然只說三成,那就無可奈何了。

    第九寒君道:「雖說此事無法讓聖院出手,但家主對寧逍信任有加,認為可能性很大,應當找一位極強的大學士參與此次古地生滅,為人族奪得寒君之位。本來的人選並非是您,但後來發現,此人非您莫屬。對了,聽說您有霧蝶?」

    「嗯。」方運隨口答應,但隨後感覺奇怪,第九寒君為何突然提起這件事,然後盯著第九寒君的雙眼。

    顏寧逍與五個大學士都感到奇怪,詫異地看著第九寒君。

    「可否借本君一觀?」第九寒君道。

    「霧蝶在沉睡,不便打擾。」方運委婉拒絕,對方若是說出看霧蝶的理由,那可以拿出霧蝶,否則當霧蝶是什麼?

    「本君唐突了。」第九寒君稍稍欠身,然後竟然轉過身,緩緩向王座走去。

    那幾個顏家大學士臉上沒有絲毫的詫異,顏寧山則面帶歉意看著方運。

    方運淡然一笑,表示不會在乎。

    「本君有些乏了,這幾日關閉宮殿,不見任何人。」第九寒君一邊走一邊道。

    顏寧逍道:「啟稟寒君陛下,方虛聖初來乍到,未有您的寒君氣息,有所不便,還望您賜下寒君氣息。」

    「拿出官印吧。」第九寒君頭也不回繼續向上走。

    方運拿出濟王官印,也不見第九寒君有什麼動作,就見一縷寒氣憑空出現,附著在官印之上,讓官印比平時亮了一分。

    方運立刻感到,這寒君氣息中有一種能窺探自己的力量,因為顏家人早就說過,方運早有準備,隨手放入一個空的含湖貝中,不與其他物品一同放入吞海貝。

    「看來方虛聖信不過本君啊。」寒君坐回王座之上,面無表情地看著方運,而他的神色慘白,眼圈發黑,這讓他看上去有些惱怒。

    「本聖只是不習慣而已,寒君莫要誤會。」方運毫不猶豫改了自稱。

    顏家的幾位大學士看向方運的目光帶著微微的笑意,似乎都讚賞方運的這種舉動。

    「退下吧!」第九寒君說完,微微低下頭,閉著眼,不知是睡覺還是陷入沉思。

    方運與其餘六人離開皇宮。

    走出宮殿大門后,有兩個大學士長長鬆了口氣。

    顏寧逍輕嘆道:「曾經有兩個半聖世家的大學士進入十寒古地,語氣不是不敬,而是不夠尊敬,便被寒君依法處死,所以我等都要小心翼翼。在這寒城之內,寒君無敵。」

    方運沒有說話,這是顏寧逍在提醒自己,千萬不要衝動。

    「此地離聖廟不算遠。」方運道。

    「若寒君全力以赴,聖廟或將被鎮封。」顏寧逍道。

    方運沒想到寒君力量如此強大。

    顏寧逍道:「您應該知道寒君氣息的用處,從現在開始,您的地位與老夫等同,僅次於寒君,可以去許多地方,也可以下達命令,只是不能調動第九軍。」

    「嗯,這我都知道。」方運道。

    「還有一些事,咱們邊走邊說。皇宮旁邊有我們顏家的園林,我們已經騰出最好的一處地方供您居住。您的院子里有一口井,井水甘甜,蘊含極多的天地元氣,只是非常涼,無法燒開。」

    「無法燒開的水?」方運感到好奇。

    「是的,只要在十寒古地,那口井的水都會永遠保持冰涼,再熾熱的火焰也無法將其加熱。不過,井水一旦離開十寒古地,則恢復正常。這口井非常神奇,所以那座院子叫『井齋』。」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剛到顏家園林門口,還未等進門,就聽到一個怪腔怪調的聲音大喊。

    「月皇救命!」

    「月皇陛下救命啊!」

    方運循聲望去,就見兩個狼妖侯與兩個牛蠻侯突然跪在地上,沖方運磕頭。

    幾乎在聽到他們喊叫的時候,方運就意識到,這是星妖蠻來第九寒城的使團成員。

    顏寧逍面色微變,呵斥道:「方虛聖剛到寒城,需要休息幾日,豈容爾等打擾!馬上離開此地,否則休怪老夫翻臉無情!」

    眾多顏家人快步走向那四頭星妖蠻。

    每個顏家人都不願意讓方運前往星妖蠻的第七寒城,置身於危險之中,連一向好脾氣的顏寧逍都發了脾氣,可見事態的嚴重性。

    「月皇陛下,您聽我們說完再趕我們啊!」那頭狼妖侯大喊。

    顏家人更加氣惱,但卻不好當著方運的面真正動手驅趕,只能無奈地看著方運。

    方運皺起眉頭,道:「我雖為月皇,得過月神相助,但並不欠你們星妖蠻。醜話說在前頭,若是舉手之勞,本聖自然會出手,但若是讓本聖置身於險境,本聖做不到。不僅僅本聖不願意去,更因為,人族此刻需要本聖!」

    四頭星妖蠻全都愣住,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隨後,那頭狼妖侯緩緩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碎雪,望著方運,無奈道:「月皇陛下,第七寒城危在旦夕,雖然可能會讓您置身於險境,但還是請您相助。不求您戰勝血妖蠻,也不求您保全所有星妖蠻,只求您保全寒君血脈。」

    方運看向顏寧逍。

    顏寧逍解釋道:「上次古地生滅的第七寒君是一頭牛蠻王,他們要保全牛蠻王的後代。在古地生滅開始后,寒君帝冠飛回冰帝宮,所有寒君失去力量。血妖蠻兵臨城下,就是想在那一刻動手。」

    「牛蠻啊……」方運的思緒紛飛。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