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荀平洋與曾越面色灰敗,衣衫破碎染血,被兩人救出的三個大學士依舊昏迷不醒。

    「孔炎在何處?」方運一邊問,一邊從荀平洋手中接過一個大學士背著。

    「孔炎兄為了給我們斷後,怕是已經……陣亡。」荀平洋露出沉痛之色。

    方運輕輕點頭,想說什麼,但沒有開口。

    眾人返回萬興山,安置好三個受重傷的大學士,等荀平洋和曾越稍稍處理傷口,方運與兩人和萬興關的妖王一起抵達議事堂。

    狐璃道:「兩位說說事情經過吧。」

    荀平洋與曾越相視一眼,荀平洋道:「一開始都很順利,第七寒城的大妖王們輕鬆纏住血妖蠻的大妖王,隨後我們找到恰當的時機開始襲營。由於出手時機很好,我們成功殺死七頭妖王與幾十頭妖侯,重創多頭妖王。隨後我們和約定好的一樣,快速撤離,哪知熊渙突然發狂,擊飛星妖蠻的大妖王,對我們展開追殺。多虧鼠隱前輩想辦法拖延了一陣,我們才逃出那裡。但隨後,其餘的五頭星妖蠻大妖王竟然被四頭血妖蠻大妖王和大量的妖王妖侯阻攔,以致於星妖蠻的大妖王無力繼續幫助我們,導致熊渙一路追殺。我們陸續攻擊阻撓熊渙,也陸續受傷,在最後眼看全被熊渙殺死,孔炎兄使用碧血丹心,攔住了熊渙一陣,才讓我們有機會靠近萬興關求救。」

    「熊渙已死,希望孔炎大學士在天之靈可以安息。熊渙一見面就全力以赴對付我,看來是一路上消耗氣血較多,知道一旦糾纏下去對他不利。」方運道。

    曾越嘆息道:「我們感謝孔炎兄,也應該感謝您。若不是您及時出手阻攔熊渙,我們必然死於非命,也等不到鼠隱前輩趕到。」

    狐璃等其餘妖王面露愧色,它們別說阻攔熊渙,在熊輝被重創的時候,它們甚至沒能趕到方運身邊。

    方運道:「此事因我而起,孔炎大學士陣亡,我應當負最大責任。」

    荀平洋卻板著臉,用非常不滿的口氣道:「您若是如此說,那孔炎兄的在天之靈必然不得安寧!從兵事來看,殺了一頭大妖王和多頭妖王,而我人族一方戰死一位大學士,乃是大勝!從起因來看,是我們全都認為您的計劃合情合理,即便您不在,我們也極可能會如此做。最後,對於我們來說,不僅尊敬您的地位,不僅喜愛您的詩詞文章,更打心眼兒里愛戴您這種敢於出手的人。在人族面臨危機之時,您沒有坐以待斃,也不怕承擔失敗後果,主動尋求破局,這才是我們心甘情願出擊的主動原因。在路上,我們幾人曾傳言交談,說起此事,孔炎兄說過,我們若戰死,與方虛聖無關,與其他人也無關,只是因為,我們在做我們該做的事,死亡只是正常的結果!如若一定要追究死亡,那也只能追究我們的死是否換來人族的勝利!」

    曾越介面道:「常言道,不以勝敗論英雄。但我們勝了,在人族安定后,至少有人會在他們墳前敬一杯酒,行一個禮!」

    荀平洋緩緩道:「不止您可以為人族犧牲一切,我們同樣可以。我們不想死,但在不得不死的時候,絕不怕死!」

    方運輕輕點頭,一言不發。

    那些星妖蠻看著這三個人族,心中涌動著前所未有的情緒,他們突然明白,為何身軀如此羸弱的人族,可以屹立於天地,與萬界爭雄!

    「您只要在聖元大陸,每年都會去給彭走照等人掃墓,我想,他們的在天之靈和孔炎兄一樣,知道您活著,便會很心安。」曾越輕聲道。

    方運抿著嘴,輕輕咬了咬牙,眼中湧出濕意又迅速消散,

    三谷連戰,是方運最不願意回憶的事,但很多時候,他必須強迫自己記住。

    「那些仇,一筆一筆報,不急,不急。」方運緩緩道。

    在場的眾多妖王背後發涼,方運的語氣明明很平和,但在它們的感應中,方運每說出一個字都如同吐出一柄鋒利的真龍古劍。

    「接下來我們應當如何?」狐璃問。

    方運卻問:「接下來,其他地方的血妖蠻大妖王會得到消息,快速回返嗎?」

    「一旦他們得知大營被襲,必然會如此。」狐璃道。

    「它們之中最早的大妖王大概要多久才能抵達血妖蠻大營?」方運問。

    「大概……一個時辰。」狐璃道。

    「很好,我們正好殺個回馬槍!」方運道。

    兩位大學士和所有妖王眼前一亮。

    「這的確是好手段!離那些大妖王回返的時間越近,血妖蠻大營中越鬆懈。一開始他們定然是外緊內松,但很快他們便會自以為安全,不再那般警戒,一旦我們突然出擊,戰績定然更勝之前。」

    狐璃道:「不過,即便他們再鬆懈,也會有大妖王在暗中監察,我們要如何在一開始瞞過大妖王?」

    方運微微一笑,道:「在血妖蠻看來,是熊渙厲害,還是鼠隱前輩強大?」

    狐璃本能回道:「熊渙凶名遠播,鼠隱伯伯名聲……咳咳,一直深藏不漏,大概會被血妖蠻輕視。」

    「當一身是傷的熊渙拖著鼠隱大妖王的屍體慢慢走回軍營的時候,會發生何事?」方運問。

    眾人又驚又喜。

    「若真能瞞過大妖王,哪怕只是瞞一陣,只要靠近,鼠隱伯伯就能再刺殺一頭大妖王!不過,血妖蠻對我們狐族的幻術早有防備,那些大妖王能一眼看破。」狐璃道。

    方運道:「不要忘了我們人族的兵法。」

    荀平洋無奈道:「方虛聖,難道您要出去?」

    「現在血妖蠻少了一頭大妖王,這種時候敵弱我強,我豈能繼續縮在萬興關里坐等大好時機從眼前溜走?」

    荀平洋與曾越相視一眼,無奈點點頭。

    曾越道:「方虛聖,您得對文膽立誓,必須一擊遠遁,絕不戀戰!我們不怕別的,就怕您殺紅眼什麼都不顧,最後被血妖蠻拖住,一旦敵方的大妖王回來,後果我就不必多說了。」

    「你放心,我會與鼠隱前輩配合好,無論它刺殺是否成功,我都會馬上撤退。」

    「哼,只要你能騙過敵方大妖王,本王定然能刺殺成功!」

    鼠隱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落在眾人的耳中。

    「好!我們馬上前往血妖蠻大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