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身後,浮現一座文台,學海文台。

    在四連戰詩形成前,整整四條文心魚躍入聖頁之中。於是,除了方運本身的文心力量,還多了額外四種文心的力量。

    第一條是鑿壁偷光文心,當方運的戰詩詞攻擊到獅隴王后,方運會獲得一些才氣,在此戰中用處並不大。

    第二條則是度日如年文心,可以讓戰詩詞不斷吸收更多的天地元氣,存在時間延長,但在神相之擊面前,毫無用處。

    第三條文心最差,乃是「一紙空文」,可以讓方運不用紙張憑空書寫,但在這種情況下,全然浪費。

    最後一條文心的出現,讓方運心中一喜,赫然是上品的絕頂文心「出爾反爾」,一旦敵人攻擊己方的戰詩,那麼戰詩會吸收其部分力量化為純粹的元氣洪流反擊敵方。

    神相之擊太強了,出爾反爾文心的出現,讓方運從被動挨打獲得主動攻擊的力量。

    在這種時候,這一顆文心的力量,此刻抵得上十多顆文心之和。

    所有的力量湧入詩頁,讓四連戰詩成形。

    一座玉門關拔地而起,連帶兩側數十里的城牆,直衝天空的神相之擊。

    騎乘駿馬的李廣抬頭一看,猛地挽弓斜舉,在射擊的一剎那,李廣整個人竟然與長箭融為一體,以身為箭、以拳為簇,一怒擊天!

    獅爪神相下壓。

    轟!

    玉門關與數十里的城牆以及李廣之箭化為粉碎,但在粉碎的同時,出爾反爾的力量發揮作用,一道無形的元氣洪流出現在獅隴王面前,狠狠撞在獅隴王的胸口。

    「噗……」

    獅隴王等於被天相之擊的邊緣擊中身體,雷霆颶風破碎,妖煞氣血鎧甲粉碎,胸口內陷,周邊骨骼碎成碎片。

    獅隴王倒飛出去,但嘴角卻噙著陰冷的笑意,不用說方運,就算真正的大儒使用四連戰詩,也不可能擋得住神相之擊。

    從來沒有大儒憑藉一首戰詩擋住過神相之擊,論破壞力,神相之擊超越人族半聖之下任何力量!

    鼠隱王看到這一幕,陡然色變,方運一旦死在這裡,人族眾聖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星妖蠻在方運這個月皇眼裡是友人,但在眾聖眼裡與草木無異,人族眾聖必然會讓十寒古地所有星妖蠻為方運殉葬!

    面對半聖之下最無敵的力量,方運神色平靜,沒有絲毫的慌張。

    一首詩擋不住,那就兩首。

    方運手中,三都筆發出一道道白光,瞬間交織成三座恢宏的雄城虛影。

    魏都,蜀都,吳都,三城自下而上排列,影影綽綽,連為一體。

    《三都賦》,人族最長的大儒防護戰詩,也是最強的大儒防護戰詩,通過文王世家贈送的大儒文寶筆在十寒古地綻放。

    獅隴王的笑容僵在臉上,因為它感應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半聖氣息在三國的都城中流動,讓這三城的力量倍增。

    「聖骨文寶筆!」獅隴王忍不住喊出來。

    再強的大儒防護文寶也不可能擋住神相之擊,但是,文寶中若融入聖骨,那便不一樣。

    那是方運獲封虛聖時的賀禮。

    也是人族所有大儒文寶筆中,防護力量最強的之一!

    神相獅爪,摧枯拉朽落下。

    吳都崩滅。

    蜀都破碎。

    魏都崩塌。

    魏都雖然崩塌,但地基仍在,只是出現數不清的裂痕。

    方運擋住這一擊!

    神相之擊力形成環狀餘波,瞬間橫掃百里,厚厚的大雪融化,所有妖王之下的妖蠻,盡數化為肉醬。

    一處方圓百里無雪之地憑空出現。

    這無雪之地的邊緣,便是血妖蠻的大營。

    天空那三頭大妖王看到這一幕,睚眥欲裂,怒髮衝冠。

    三頭大妖王正要出手,就見第七寒城上空飛來四頭大妖王,斷絕它們想要幫助獅隴王的念頭。

    「獅隴王,馬上回返大營!」一頭大妖王的聲音如雷霆滾過天空。

    「下次見面,我一定會殺死你!」獅隴王兇狠地瞪了方運一言,轉身就逃,同時盯著迎面衝來的鼠隱王,準備避開對方的攻擊。

    就在此時,那看似受到創傷的真龍古劍輕輕一顫,搖身化龍,真名力量徹底顯現。

    金色的巨龍張開大口,猛吸一口氣,對準獅隴王。

    「呼……」

    恐怖的金色龍炎如瀑布傾斜而下,以獅隴王為中心方圓二十丈的地面瞬間融化,而獅隴王在火焰中慘叫。

    「滾!」獅隴王怒吼一聲,揮爪向天,聖相之擊沖霄起,半透明的巨爪把金龍拍飛。

    龍炎消失,獅隴王抬頭一看,一道黑影閃過。

    鼠隱王第二次刺殺。

    獅隴王全力避開要害,但左前腿被斬斷。

    兩條腿都在以極慢的速度恢復,而胸口的傷更重,恢復速度更慢。

    幸好,大妖王可以直接御空而行,不需要腳踏大地。

    獅隴王盯緊鼠隱王,全力逃跑,並不在乎方運,在他眼裡,區區大學士就算出手威力也有限,至今為止方運都沒辦法直接傷到他。

    但下一瞬間,獅隴王猛地扭頭看向天空。

    一把晶瑩剔透的巨大冰劍自天而降,所過之處,裂空分雪,萬物凍結。

    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

    獅隴王只覺背後發寒,隱約感到,這一首戰詩純粹的破壞力只能說不錯,但裡面蘊含的寒冰力量是巨大的威脅。

    與此同時,鼠隱王發起第三次攻擊。

    獅隴王嚇得獅毛聳立,這一次,鼠隱王全力以赴,而自己卻陷入低谷,自己是可以飛行,但失去兩腿,遠不如平常靈活,很難像前兩次一樣避開要害。

    是躲避戰詩斬雪劍,還是躲避鼠隱王?

    獅隴王選擇了後者,大妖王的攻擊終究要超過大學士。

    獅隴王深吸一口氣,大量氣血上涌要接下方運的斬雪劍,同時全力防備已經近身的鼠隱王。

    咔嚓!

    巨大的斬雪劍落在獅隴王的後背,劍身崩碎,只在獅隴王的後背留下三尺深的傷口。

    對於任何大學士來說這已經是了不起的戰績,但這種程度的傷口對大妖王來說等於沒有。

    獅隴王微微一笑,心道看來自己選擇了正確……

    突然,獅隴王猛地瞪大眼睛,因為多重無形的力量湧入他身體各處,有弱水的氣息,有十寒古地的冷意,有其他性質的寒冷。

    堂堂大妖王的身體表面,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關節凍結,動作無比遲緩。

    獅隴王大怒,周身氣血涌動,只需要一息便可排走這些外力。

    但是,鼠隱已經靠近。

    全身僵硬的獅隴王拚命躲避,但最終只能眼睜睜看著鼠隱王的利齒猶如刀子一般,切開自己的頭顱。

    獅頭落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