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個時辰后,一行人離開萬興關,進入風雪之中。

    此刻的風雪更大,不僅有大雪飛揚,甚至還有凍結的雪塊如冰雹砸下,普通人在這種環境中舉步維艱。

    即便這天氣再惡劣十倍,對大學士與眾多妖王的影響也微乎其微。

    三位大學士與五頭妖王,在風雪中疾馳。

    在這種時候,方運一直在調動一心二用的力量,一心在境界四周,另一心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讀書,而是在不斷觀察、體驗和分析十寒古地的寒冰力量。

    寒冰終究屬於水的一種,身為文星龍爵,方運對這種力量比尋常的大學士更加敏感,再加上自身擁有妖祖的力量,研究起來事半功倍。

    方運沒有想過讓自身力量與十寒古地相融,只想儘快適應這種力量。

    「此地的寒意非常強大,竟然能壓制我體內星之王的力量,可見冰祖當年何等強大。不過,我終究繼承古妖傳承,只要我展現古妖的力量,這些寒意必然會對我收斂。古妖一族有近乎嚴苛的規矩,在巔峰時期,族中不禁內鬥,但在衰落時期,古妖會無比克制。」

    狐璃是所有人中唯一知道通往那條通道的,所以她在前面帶路,眾人緊跟在後面。

    不多時方運便發現,狐璃並沒有進行直線前行,路線彎彎曲曲,明顯是在防止跟蹤。

    足足行進了兩個時辰,眾人才進入一處山中。

    方運扭頭四望,天地灰濛濛的,眼中稍稍增加一點才氣,這個世界便明亮起來。

    這座山從山腰開始上方積雪很少,大都是剛剛落下不久的雪,但山腰之下積雪極多,有很明顯的雪崩痕迹。

    狐璃道:「入口已經被雪崩掩埋,你們稍等,我要仔細尋找,不能調動過強的力量,以免被其他人發現。」

    說完,狐璃便鑽入深雪中。

    一刻鐘后,下方的大雪悄然向兩側分開,像一隻無形的打手扒開厚厚的積雪,露出一條狹長的通道。

    「進來!」狐璃向方運等人招手。

    眾人進入雪中,跟著狐璃繼續前行,來到一座巨大的山洞前,隨後,狐璃一甩尾巴,氣血之力湧出,雪中通道坍塌。

    「走,」狐璃一邊向前奔跑一邊道,「你們一定要跟緊我,在我說小心的時候,你們一定要小心。」

    妖王奔跑,三位大學士則腳踏平步青雲貼著地面飛行。

    方運打量四周,這裡看似沒什麼特別之處,只有一座巨大的溶洞,很快,前方出現一條巨大的裂縫,漆黑一片。

    「跟進!現在都很安全,但到了裂縫的盡頭,你們一定要注意。」狐璃道。

    方運問:「這裡如此偏僻,看上去毫無特別之處,像是自然的溶洞與裂痕,你們的星妖蠻是如何發現的?」

    「追捕獵物。發現這裡的星妖蠻是為了追捕一條比較珍惜的金晶雪貂才深入山中縫隙,然後發現了像是人為建造的東西。你們看,就是那裡。」

    方運雙目注入更多的才氣,定睛一看,就見在山體裂縫的盡頭竟然有一些破碎的雕像,那些雕像異常粗糙,沒有絲毫的美感,反而無比猙獰,有些嚇人。

    「看,他就是看到這些雕像才發現不對,然後不斷向前,這條密道非常長,有的地方被堵住,我們不得不拓寬修築。」

    「你們應該派人在裡面把守吧?」方運問。

    「在盡頭有兩頭妖王在看守。」

    方運道:「你們是否知道這密道的來歷?」

    「我們猜測過,但沒有定論,有的妖王認為這密道是建造冰帝宮的人怕被殉葬,所以暗中修建了一條無比長的密道。也有的妖王認為,這條通道本來就在地面上,不過由於十寒古地不斷變化,才讓這條道路變成秘密通道。說的都有道理。」狐璃道。

    方運卻道:「看這條通道的風格,像是古妖時期供水之用。」

    「供水?這個猜測很好!我這才想起來,那些破碎的雕像,形象跟水有關,看來此地真是古妖一族供水渠道。」狐璃道。

    方運心道自己要是連古妖一族的建築都認不出來,那真是白得古妖傳承了。

    「我們繼續!」

    古妖各族體形都比較大,這條密道看上去也十分大,並不影響他們的速度。

    眾人沿著水渠快速前行。

    很快,前方出現一片墨綠色的毒霧,他們解決毒霧之後沒多久,又遇到一些暗中的機關,隨後,又被湖泊阻斷去路,湖泊散發的淡淡的霧氣,能迷惑頭腦形成幻覺,不過有方運在,任何幻術都不起作用。

    時間慢慢過去,眾人不斷在密道中前行,不斷遇到阻撓,不斷解決並繼續前行。

    這時候方運已經明白為何這條通道不能帶其他人族來,這裡可比外面更加危險。

    足足過了三個時辰,前方視野開闊,出現巨大的山洞,山洞處處有發散著熒光的植物和石頭,看上去更加詭異。

    狐璃減慢速度,道:「馬上就到了。」

    不多時,拐過一個彎,方運抬頭一看,露出喜悅之色。

    前方是一處巨大的山洞,足有百丈之高,山洞很尋常,但在山洞的盡頭,有一面巨大的寒冰牆壁,晶瑩剔透,散發著七彩的光芒。

    在寒冰牆壁前方,一頭犬妖王和一頭獅妖王正向這裡看來。

    兩頭妖王正要施禮,狐璃邊快走便道:「緊急時刻免禮吧。這裡有他人來過嗎?」

    兩頭妖王立刻搖頭,犬妖王道:「祭司殿下,我們一直堅守到此時,從沒有外人來過。」

    「此地有沒有異動?」狐璃問。

    「只有大地震動,沒有什麼異動,一切都很正常。」犬妖王回答。

    「這位,便是月皇殿下,你們也不用多禮,接下來,我們會與月皇殿下和兩位大學士一起進入裡面,如果不出意外,寒君大人也會帶著一部分妖王來此。」狐璃道。

    「什麼,第七寒君也來?你為何不提前說。」荀平洋不滿地看著狐璃。

    狐璃淡然道:「寒君陛下年紀很大,修為很差,一旦失去帝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他趁帝冠在手的時候進入這裡,或許有辦法利用第七寒君的身份在祖帝遺址中得到大好處。」

    「這道也是。」

    眾人靜靜等著,方運則觀察水晶牆壁,一個時辰后,方運突然扭頭。

    就見一群妖蠻的身影出現在前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