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冰族沒用過什麼審案,只有眾老族議和冰帝斷獄!你們的什麼誰主張誰舉證,在十寒古地行不通!」冰骨王面無表情道。

    方運問:「哦,那你們是準備用眾老族議,還是冰帝斷獄解決?」

    聽完方運的話,狐璃一個勁給方運使眼色,讓方運別亂說,這可是冰族的規矩,人族攙和必然會很被動。

    那些冰族人則有些迷糊,人族敢用冰族的方式解決問題?

    幾個年長的冰族妖王相互看了幾眼,懷疑方運在玩什麼花招,畢竟冰族的眾老族議與冰帝斷獄偶爾會出現,身為人族虛聖,在來十寒古地前不可能不知道此事。

    那冰骨冷哼一聲,道:「此時族老不夠,無法進行眾老族議。又正值古地生滅的開端,一界動蕩,等十寒古地安穩了,再行冰帝斷獄。總之,我們冰族是十寒古地最早的居民,這裡一定是我們先發現的!」

    「對,一定是我們先發現的!」

    眾多冰族妖王跟著大喊,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方運道:「十寒古地歷代都有清晰的界限,每一位寒君管轄一片土地,而這裡,自古以來就是第七寒城的轄區,按照十寒古地的規矩,第七寒君有最高的裁決權。」

    冰骨一瞪眼睛,道:「換成平時,我們自然會遵守規矩,由第七寒君才解決,但不要忘了,生滅之戰已經開始!我們沒有直接動手殺光你們,已經仁至義盡,還跟我們談什麼裁決?馬上遠離冰門!」

    冰族眾人分開星妖蠻,徑直走到巨大的半透明冰牆前,然後轉身看著方運等人,把冰牆擋在身後。

    星妖蠻氣得牙痒痒,冰族太霸道了,簡直就是明搶。

    方運微微眯起眼,盯著冰骨,心中念頭連閃,對於所謂的冰祖遺址,自己本來就沒抱多大奢望,畢竟那裡的主人是冰祖,通天徹地的大人物,沒有半聖層次的力量,恐怕想在裡面走一圈都做不到。就像鎮罪殿,僅僅是龍城龍獄中第二等的地方,就足以讓所有大學士或妖王為之頭疼,更不用說冰祖遺址。

    在來之前,方運與幾位大學士就商量過,只在冰祖遺址邊緣走走看看,絕不深入,若裡面真有冰祖遺留的什麼,也會等生滅之戰結束后讓聖院來人解決,現在深入等於找死。

    大學士與冰祖之間的差距太大。

    但是,現在事情已經與冰祖遺址無關,而是這些冰族人的問題。

    「冰骨王,你如此做,難道不考慮後果嗎?」方運問。

    「後果?我們冰族繼承冰祖的遺物,需要考慮什麼後果?倒是你們這些外來人想進去,才要考慮後果!你們人族,你們妖蠻,都是下賤的種族!」冰骨那茄子般的鼻子輕輕抖動,藍色的雙眼充滿了冷漠。

    眾多星妖蠻大怒,荀平洋與曾越也面有怒色。

    方運從冰骨王的眼中看到對外族毫不掩飾的鄙夷,這些冰族自以為是冰祖後裔,繼承冰祖的力量,無比高貴,但根據孔家人的記錄,一千多年前,冰族簡直還不如蠻夷。等後來人族進入十寒古地,冰族才慢慢變化。

    方運沒有生氣,反而格外冷靜,堂堂冰族大妖王如此,主要是源自他們內心複雜的情緒。

    他們一方面瞧不起人族這種在數千年內崛起的種族,另一方面又發現自己在各方面被人族超越,在蔑視心態佔據上風的時候,冰族人還會裝模作樣對人族友好,但當恐懼心態佔據上風后,他們再也無法繼續裝模作樣下去。

    方運早就從顏家的資料中看到過,現在冰族人反對人族的越來越多,雖然打著各種看似正義的旗號,但本質上是他們恐懼被人族超越。

    堂堂大妖王毫不掩飾內心所想,除了冰族恐懼人族,還別的因素,極可能是冰族下了決心,要對星妖蠻或人族動手。

    「很好。」方運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荀平洋與曾越暗中傳音。

    「方虛聖,您這是什麼意思?」

    方運也傳音給兩人:「冰骨王的態度,就是冰族全族的態度,比如,冰族表面上說歡迎我們人族進入十寒古地,聯手開採神物。但你們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冰族把持最好的地方,只把那些難以開採環境惡劣的地方交給我們,而且處處找茬,一旦人族發現極好的大礦,他們立刻想辦法排擠走人族獨吞,並非真心合作。我之前與冰族沒有接觸,本來不想攙和此事,但既然冰骨王如此對人族虛聖,那我便不能不還擊。」

    荀平洋和曾越面露喜色,但隨後喜憂參半。

    「您報復冰族是好事,但萬一影響兩族關係,撕破臉皮,我們極可能會被趕出十寒古地。人族半聖無法抵達此地,這裡終究是冰族的天下,妖界巴不得我們與冰族全面開戰。」荀平洋道。

    曾越則道:「無須顧慮這些,人族豈能受冰族欺辱!我支持方虛聖。」

    方運則道:「我已經基本確定冰祖的身份,尤其是進入這裡,透過冰牆看到裡面的一些建筑後。」

    「真的?不過這與冰族有什麼關係?」曾越問。

    「關係可大可小。」方運回答。

    「冰祖的身份您現在應該不想說,否則您早就說了,暫且不談,您總要談談如何報復冰族吧?」

    「我可沒說要報復。我在編撰《古妖史》,並非事無巨細都要記載,有些東西可有可無。不過今天這位冰骨王改變了我的想法,我需要在《古妖史》添加一些本來不想寫的古妖歷史,以答謝冰族對我人族的禮遇。」方運道。

    荀平洋與曾越相視一眼,倍感興趣,很顯然,方運加入的《古妖史》必然跟冰族有關,涉及古時的秘辛。

    「您怎麼知道那些冰族的秘密?」曾越問。

    「在抵達這裡后,我才找到一些蛛絲馬跡。等親眼看到冰族人的相貌,把一些古妖時代的古妖與事件聯繫起來,這才有了定論,準備寫入《古妖史》。」方運道。

    「我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荀平洋道。

    「《古妖史》全卷出版要等很久,但相關的這一章,我會在離開十寒古地前公布。」方運道。

    「看來不用等太晚!」荀平洋與曾越相視一笑。

    狐璃走過來,暗中傳音問:「我們這邊都已經急得火燒眉毛了,你們怎麼還在笑?是有解決的辦法嗎?」

    「對方有一頭大妖王,又有上百妖王,再厲害的大學士都束手無策,我也找不到解決的辦法。」方運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