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非常矛盾,既希望方運能在爭入冰宮的時候出手,讓人族最先進入冰帝宮,可又想他保存實力,爭到寒君之位,最好能爭到第一寒君,獲得仲裁大權,讓人族擁有無比巨大的優勢。

    方運卻依舊坐在平步青雲之上,沒有在意任何人的目光,繼續讀書修習。

    不多時,孟靜業傳音給方運。

    「血妖蠻吃了大虧,冰族一直在針對我等,在靠近冰帝宮的時候,它們可能會發動突然襲擊。不過,此次我們與星妖蠻聯手,大大減少了他們突襲的可能性,但也不能掉以輕心。從現在開始,你就不要消耗過多的才氣,一是為了防止偷襲,二是為了入冰帝宮做準備。」

    「嗯,我知道了。」

    隨後,方運開始減少才氣的消耗,即便讀書也只讀淺顯易懂的,讓自己各方面保持在最完美的狀態。

    在風雪之中,人族大隊跟在星妖蠻隊伍的後面,不斷向前。

    有星妖蠻在前面開路,排開大量的積雪,讓人族比剛出第九寒城時輕鬆許多。

    一刻鐘后,方運和少數大學士連同六位大儒,與星妖蠻的大妖王和部分妖王會面,快速交流了一番。

    雙方達成一些協議,比如雙方避免內耗,一方若在爭入冰宮中取勝,獲得一座大門的使用權,那另一方必須要去另外兩座大門爭入冰宮。

    不僅如此,若一方連續取勝,在全族即將進入冰帝宮時,這時候另一方可以爭入冰宮,而後假裝輸給另一方。

    這是冰族之間管用的手段,最大限度減少內耗。

    同時,一方若正在進入冰帝宮,那另一方有義務和責任幫他們抵抗可能出現的凶獸群。

    許多都是之前談過的,而現在不過是進行確認。

    雙方都從對方的言行中看到警惕與緊張,這個時候,不僅要防著外敵,也會防著對方。

    沒有人替失蹤的第七寒君和那些星妖蠻說話,在一族存亡面前,那些人已經並不重要。

    下午時分,前方的星妖蠻突然出現輕微的騷動。

    所有人族如臨大敵,甚至連許多老幼婦孺也急忙摸向身邊的刀槍。

    每個人都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即便是七八歲的孩童。

    隨後,前方傳來消息,馬上就要進入冰宮山,沒有危險,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方運則抬起頭,靜靜地看著前方,想要見一見傳說中的冰宮山。

    冰宮山並非單獨一座,而是八座分別坐鎮八方,每相鄰兩座之間有一條通道,共有八條。

    八座冰宮山圍出一片方圓上百里的平地,而冰帝宮就在平地的中心。

    不多時,在紛亂的大雪中出現兩個巨大的陰影,離近后才發現是兩座大山,分列左右。

    兩座山並無特別奇特之處,以褐色為主,間或有一些棕色,處處落雪,

    方運在觀察兩座大山,尤其是山體表面一些奇特的划痕,顏家給他的資料上把冰宮山一筆帶過,並沒有詳細記錄這裡。

    方運卻異常認真,而且還一心二用,一邊觀察一邊思考。

    但是,在進入兩座山之間的道路后,方運反而閉上眼睛,似乎陷入沉睡。

    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眼皮內的眼球正在快速抖動,好似陷入噩夢之中。

    過了通道之後,方運全身汗流如注,很快被自身的力量排除,一身乾爽。

    顏寧逍的聲音出現在方運耳畔。

    「之前……發生了何事?」顏寧逍的語氣有些遲疑,似是不知道該不該問。

    「此事,目前不能說。」方運道。

    「那老夫也不多問。就在路過冰宮山的時候,蕭葉天傳音與我們大儒,說他願意參與爭入冰宮的第一戰,為人族揚威。不過,我倒是覺得,他這是要向你宣揚他的力量。」

    方運道:「既然他想為人族出力,這是好事。有他在,我正好養精蓄銳,等待生滅之戰。」

    「你呀,從來就是這樣。不過你說的也沒錯,若你不到十寒古地,蕭葉天定然是爭入冰宮的第一人選。」顏寧逍道。

    「這十寒古地不比別的地方,他縱然想為宗家向我發難,也會找萬無一失的機會,而不是像荀燁那個蠢貨突然跳出來。因為,他只有一次機會!」

    「你有如此心氣是好事,但在十寒古地,蕭葉天與眾不同。我方才才知道,半年前橫死的血妖蠻大妖王,是他殺的!」

    「哦?」方運立刻回想顏家給出的資料,倒是提過這事,但根本不值得在意,可現在卻不得不重視起來。

    「那頭妖鹿王雖然剛剛晉陞大妖王,但畢竟是大妖王,能夠觸摸聖道邊緣,力量非比尋常,無論蕭葉天用何種手段殺死它,都說明蕭葉天有著可怕的實力。而且,蕭葉天至今沒有透露過他的古劍真名,我們初步估計,他的唇槍舌劍在十寒古地的時候,威力可能不下於大儒的唇槍舌劍。另外,他應該還隱藏一種文台。」

    「他為什麼要隱藏?」

    「我一開始也有這個疑問,但後來明白,原因很簡單,他想一鳴驚人,而且應該會選選擇在獲封四大才子時揭曉。結果……你知道的,因為你橫插一腳,殺死雷重漠,導致四大才子重排,他被張破岳擠下去,再也沒機會展示,只能繼續隱藏。」

    「我知道曾有多位大學士與他文戰,結果都是他贏了,那麼這意味著,他至今沒有出過全力?」

    「是的,所以我勸你不要掉以輕心。在十寒古地外,我相信你對上他有九成的勝算,但在十寒古地裡面,我認為你可能只有四成的勝算,他的勝算大過你!說句難聽的玩笑話,若蕭葉天不是宗家的人,我們恐怕會選擇與他合作。」

    「我對蕭葉天的了解不多,可能過於輕視他了,現在我要重新審視他。不過話又說回來,得到冰帝力量的人族或混血人族真不少,他的成就應該最大。」

    「的確,不出意外,他在十年內能成大儒。」

    方運繼續跟著隊伍前行,在傍晚時分,方運終於看到被大雪擋住的黑影,冰帝宮的輪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