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胡說八道!方虛聖是初入十寒古地,貿然參悟聖道,遭到反噬!」顏寧逍幾乎在一瞬間想好託辭。

    冰同笑了笑,巨大的茄子狀鼻子如同肉瘤一樣輕輕一顫,道:「你高興就好。你放心,我現在和你們一樣,是天底下最不願意讓他出危險的人之一,因為我對冰族傳承很感興趣。萬界都知道方虛聖跟古妖一族有關係,似乎繼承了一點點的古妖力量,具體如何,我們倒是不清楚。而在我們冰族的祖先,似乎也是古妖。」

    冰同說完,背負雙手,站在百丈外一動不動,毫無出手的意圖。

    五人都有豐富的戰鬥經驗,全都感覺到此人沒有敵意,於是神色緩和。

    顏寧逍冷哼一聲,道:「你若是再後退一百丈更好。」

    「沒問題!」冰同笑著把手伸出來,向後倒退走,眼睛卻一直盯著方運。

    五人不僅沒有放下心,反而全身緊繃,更加戒備。

    五人死死盯著冰同的右手,那隻手看上像是人類的手長了一些白毛,只是大一些粗糙一些,除了上面有一個黑色的「X」符號,除了正把玩著一粒橘子大的黑珍珠,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但是,在顏寧逍的感知中,那隻手彷彿蘊藏一片連綿不斷的墓地,埋葬著無數的冤魂鬼魅,充滿絕望刺耳的喊叫。

    妖界曾經出過一尊大聖,在半聖時,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將一處古妖墓地練成神物,融入右手,一出手便是萬墓如城,鬼影重重,邪意沸騰,凶威滔天。練成之後,這妖聖屠光敵族億萬妖蠻,並把所有屍骸扔到墓坑之中,收入右手。

    從此以後,那尊妖聖把所有殺死的敵人收入右手墓地。

    那隻手以及這套邪術,被人稱之為凶墓之手,而那位妖聖便是大名鼎鼎的凶墓大聖。

    十寒古地各族都知道,這冰同從凶墓大聖的部落中得到殘缺的修鍊之法,練成了這種在妖界都堪稱邪術的力量。

    冰同的凶墓之手雖然跟凶墓大聖的相差極遠,但卻融入自己對力量的見解,讓他的凶墓之手號稱妖王之中無敵,甚至連一些大妖王也不願意與他戰鬥,生怕被他的凶墓之手重創。

    十寒古地人人都知道一句話,不要讓黑珍珠從冰同的手中掉落。

    足足退了一百丈,冰同舉起右掌,輕輕晃了晃,微笑道:「我的封符還在手上,我不是來戰鬥的。我只是對冰宮山刻痕和方運這個人感興趣。」

    每當說話,他碩大的鼻子都會輕輕抖動。

    顏寧逍淡然道:「說這種話的人,基本已經死了。」

    「我畢竟是下一任第一寒君的唯一人選,就算死也是兩百多年以後的事情了。」冰同微笑道。

    突然,顏寧逍和冰同一起望向冰帝宮方向。

    就見兩頭大妖王與九頭妖王正在急速飛來,而人族大儒和大學士跟在其後,星妖蠻一方也一起跟過來,最後是許多冰族的諸王。

    冰宮山下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顏寧逍帶領其餘大學士上前,把方運擋在身後。

    冰同看著飛過來的血妖蠻諸王,露出不耐煩的神色,眼中閃過一抹凶光。

    為首的血妖蠻是一頭狼族大妖王,不等它開口,冰同不客氣地問:「狼杉王,你來此地有何貴幹?」

    狼杉王一愣,盯著冰同的雙眼看,但得不到任何回應,只好如實回答:「我幾乎是親眼看著獅隴王被方運這個詭計多端的奸賊殺死,我來報仇!」

    「我非常支持你報仇,不過你先把你身後的人族和星妖蠻殺光再說!在殺光他們之前,你不要靠近我!」冰同道。

    狼杉王眼中閃過一抹憤怒,縱然冰同在冰族地位極高,可也不應該如此對待一位大妖王。

    兩人說話的工夫,人族與星妖蠻的諸王已經趕到,意圖反超狼杉王。

    冰同的右手繼續把玩著黑珍珠,淡淡地道:「諸位也一起停下來吧,誰敢超越狼杉王,那本王便會與狼杉王聯手,擊殺所有來犯之敵!」

    人族與星妖蠻的諸王看了看,隨後幾個人族側耳傾聽,很快同意,沒有再向前,剛剛傳音的顏寧逍鬆了口氣。

    後面的諸王也一樣,都停在離冰同不遠的地方。

    很快,冰同前方諸王分成了三個不同的陣營,人族與星妖蠻一起,血妖蠻的諸王聚在一起,剩下的則是冰族,不過冰族諸王似乎也分了兩派,相互間雖然說話,但並不熱絡。

    狼杉王強忍怒氣,雙目通紅,道:「冰同,這件事與你無關!我們血妖蠻與冰族結盟,人族現在就是敵人,你現在的行為等同背叛冰族。」

    「又不是沒背叛過。」冰同神色淡然。

    冰族諸王有的翻白眼,有的哭笑不得,有的連連搖頭,還有的目露凶光。

    狼杉王啞口無言,因為冰同真的干過太多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殺過第一寒君的兒子,為了研究凶墓之手與妖界合作出賣冰族,但真正讓他被十寒古地所有人記住的是,他為了研究凶墓之手和自己的血脈,先殺光了所有兄弟姐妹,然後殺光了他父母的所有兄弟姐妹,最後殺光了自己與兄弟姐妹的所有兒女。

    他親手誅殺自家三族。

    但是,由於他實在太過天才,冰族太需要他,加上第一寒君力保,至今逍遙法外。

    冰族有幾位大妖王甚至公開宣稱,一旦冰同王奪得第一寒君,定然把他趕走,將其架空。

    哪知冰同本來就對第一寒君之位沒興趣,說事成之後會讓賢,但冰族答應給他的好處一點都不能少,不然他會殺光所有冰族人。

    面對如此凶煞,狼杉王像是沒牙的老狗遇到骨頭,無處下嘴。

    血妖蠻雖然兇殘,但很注重家族和部落的概念,這是妖蠻戰勝古妖的主要原因之一,若是哪個妖蠻像冰同一樣做出這種事,必然會有妖聖出手誅殺。

    在十寒古地,爭奪寒君的重要性高於一切。

    「等著吧。」冰同說完,背靠冰宮山,斜斜站著,右手依舊在把玩那顆黑珍珠。小小的黑珍珠竟然被他玩出花來,不斷在他指間閃躲騰挪,猶如活物。

    狼杉王望向冰族,投以求助的目光。

    幾頭冰族大妖王輕輕搖頭,甚至露出頭疼的模樣,在冰族,除了第一寒君,無人能說服冰同,不要說這種情形,即便冰同衝進血妖蠻大營中大開殺戒,都不值得第一寒君出面勸說。

    .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