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顏寧逍強忍怒火,若是普通讀書人他已經出言呵斥,但這蕭葉天不僅是宗聖世家的女婿,更是原本人族爭十寒君王最佳的人選,年紀輕輕就差點成為四大才子,若不是意外,未來成就應該會冠絕十寒古地,回歸聖元大陸,得宗家全力栽培,成為冰族混血的領袖,青史留名。

    「蕭大學士,你們不知道,但我們六位大儒早就得到方運的傳音,他此次出行,正是為了幫助爭奪十寒君王。」顏寧逍道。

    蕭葉天沒說話,但蕭葉天身後的宗家大學士宗凝冰笑道:「然後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靠我們七十萬人族誦讀眾聖經典才救回來?」

    「放肆!」孟靜業輕喝一聲,無盡威嚴散發開來,附近數里內的所有家畜冰獸全部卧倒在地,瑟瑟發抖。

    宗凝冰急忙一拱手,笑嘻嘻道:「在下出言魯莽,還望諸位大儒有大量,饒過在下。在下並非別有用心,只是覺得在這種危機時刻方虛聖突然外出,不僅沒有收穫,反而重傷而歸,浪費人力物力不說,這時間耽誤不起啊。我十寒古地發令森嚴,那荀燁不過說了幾句話就被行家法,這方虛聖是不是也應該受到懲戒?當然,若是虛聖可以免於十寒古地的一切懲罰,那在下什麼都不說了。」

    大帳內一片沉默。

    十寒古地與聖元大陸不一樣,為了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這裡的法律十分嚴苛,所以前些日子三位大學士受傷后,荀燁才能藉機生事,找方運的罪責。

    為了能讓百姓心服口服,不要說歷代的古地大儒,即便是寒君若是做了錯事,也會主動下罪己詔,懲罰自己。

    荀平洋道:「此事起因已明,但結局未定,或許方虛聖發現了什麼。更何況,方虛聖是為了爭奪十寒君王而冒險外出,一片公心,若是因為如此便懲罰他,那日後誰還敢為人族冒險探索?」

    「在下十分感謝方虛聖為人族冒險,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若是一個普通的先鋒官外出遇襲,重傷而歸,是功是過?是賞是罰?只要諸位回答我這個問題,那我便一句話也不會說!」宗凝冰正色道。

    那蕭葉天道:「在下非常願意救助方虛聖,至今為止也沒有怨言。只是,我十寒古地並非聖元大陸,理當賞罰分明,令行禁止!當年宗聖分身抵達十寒古地,僅僅是不知道十寒古地的小規矩,稍有不妥,便自斷衣角,然後捐獻文寶認罰。虛聖之位,與半聖比又如何?」

    許多人本來準備反駁,可蕭葉天釜底抽薪,直接以宗聖為例,許多人只能把話咽到肚子里,有宗聖為鑒,無論說什麼都是失禮。

    在場大儒皆是亞聖世家之人,不懼宗聖世家,但在十寒古地必須要講規矩。

    不講規矩的荀燁被荀家處罰,違反規矩的宗聖自罰,方運也不例外。

    顏寧逍面色恢復平靜,輕輕點頭道:「蕭大學士說的有道理,不知蕭大學士認為當如何懲罰方虛聖?」

    顏寧逍這話說完,許多人在心中喝彩,心道不愧是大儒,手段果然高超。

    蕭葉天反倒愣住了,明顯是顏寧逍設下圈套等自己跳。

    若是懲罰得重,不僅在場的大儒會反對,七十萬人族也會反對並且反感蕭葉天,就算方運受到重創,他也是十寒古地人族的希望,一個連四大才子都沒擠進去的人怎麼跟方虛聖這種差點一人佔四大才子前兩位之人相提並論?

    若是懲罰得輕,不會有任何後果,但等於順了顏寧逍等人的心意,蕭葉天自己就沒法順心。

    可若是放棄機會,別人定然會嘲笑他之前說的都是廢話。

    這種尺度的把握之難,絲毫不下於科舉。

    蕭葉天暗中與宗家讀書人交流,結果有人說稍稍重罰,有人說正常就行,沒有一個人說出具體的懲罰方式或標準。

    過了好一會兒,蕭葉天才正色道:「在下相信諸位大儒能處理好此事,但身為第九寒城的一員,還是建議諸位嚴格按照人族寒城的律法懲罰方虛聖。不過方虛聖現在並未清醒,最好等他清醒后再做定奪。」

    最終,蕭葉天選擇最油滑的做法,主動把處置的權力交給大儒,但又不放棄懲罰方運,同時讓步等方運醒來再說,這樣就不會留下任何把柄。

    但是,一位老翰林譏諷道:「胡謅八扯的時候挺厲害,真讓你裁定的時候,你卻做不出決定!以後遇到這種時候少質疑大儒,多想想如何為人族出力。」

    蕭葉天認得這老翰林,就是剛剛突破翰林正在晉陞大學士的人,因為晉陞大學士是一個過程,按照規矩,眾人已經把他當大學士對待,所以請他進入大帳。此人明顯偏向方運,可這老人年過八十,蕭葉天實在沒法還嘴,只能裝作沒聽到。

    顏寧逍道:「蕭大學士的建議非常有道理,老夫受教。我方才暗中傳音與其餘五位大儒商量,又整合蕭大學士等人的意見,決定等方虛聖傷病痊癒后,便按照第九寒城的律法嚴格懲罰,絕不姑息!」

    宗家人差點翻白眼,蕭葉天說是等方運清醒再說,顏寧逍卻要等方運傷好了再說,這裡面的差別簡直堪比天淵。

    蕭葉天沒想到顏寧逍還是袒護方運,咬了咬牙,道:「好,只要方虛聖能出手,在下就看諸位大儒如何處罰!」

    顏寧逍微微眯起眼,旋即恢復正常,事已至此,蕭葉天無法後退,已經摻雜了意氣之爭,反而會對此事追究到底。

    大儒孟靜業早在血芒古地時就與方運並肩作戰,結下牢固的情誼,他道:「方虛聖為十寒君王和七十萬人族冒著性命危險前往探查冰宮山刻痕,現在又要承擔失敗后的懲罰,在事情未查明之前,你蕭葉天妄加指責,影響軍心,如若方虛聖此行有所收穫,對人族有益,那麼,蕭大學士可敢雪地赤身、鞭刑十下?」

    「當然!」蕭葉天毫不猶豫回答。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