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放肆!」

    「胡說八道,若你非人族虛聖,我們早就將你抓起來千刀萬剮!冰帝宮豈是你們人族可以染指?」

    「冰帝宮乃是我們的先祖居住之地,我若是拿孔聖陵墓開價,你是什麼反應?」

    「枉為人族虛聖,簡直豬狗不如!」

    一乾冰族破口大罵,尤其是那些自認為血脈高貴的老頑固,用盡各種污言穢語。

    那些妖蠻都在一旁看好戲。

    其餘人族有些詫異,雖然人族背地裡怎麼說冰族都沒關係,但當眾拿別人的祖墳當貨物交換,實在過於有些不守禮教,畢竟冰同等冰族沒有先張口侮辱方運。

    方運卻淡然一笑,笑容中隱隱有嘲諷之意。

    「方虛聖,你侮辱我冰族先祖,必須向我冰族道歉!不然本王誓不罷休!」就見一頭足足有一丈高的冰族大妖王站了出來,手持一把粗糙的金屬棒,那金屬棒不知是什麼材料製成,黑色的表面有一些藍色的花紋,在鐵棒的頂端有一點暗紅色的血痕。

    那鐵棒五丈之內,沒有任何雪花靠近,甚至連所有冰族也不敢靠近。

    方運只是看了一眼那鐵棒,就感到自己的心臟要被無形的力量攝走。

    「這位大妖王閣下應該是叫冰瀚吧?你先把你先祖製作的喪器放下,咱們再好好說話。」方運有氣無力道。

    「你胡說八道!」冰瀚又驚又怒,沒想到方運認出這件器物的來歷,竟然不敢再說話。

    其他冰族人偷偷打量冰瀚,這冰瀚一直吹噓這件祖傳神兵乃是冰帝座下大將之物,但現在想來,還真可能是祭祀用的器具。

    「無論冰瀚的兵器如何,你侮辱冰帝宮,必須要向我冰族道歉!」

    眾多冰族大妖王陸續開口,竟然有一言不合就馬上開戰的架勢。

    方運眨了眨眼,懶洋洋倚著靠背,並不說話。

    冰族諸王怒氣越來越盛,就在此時,蕭葉天飛出人族大營,向對面的冰族一抱拳,道:「在下蕭葉天,代方虛聖向諸位道歉。方虛聖剛入十寒古地不久,並不懂十寒古地的規矩,再加上近日受到重創,身體並未恢復,還望諸位寬宏大量,饒過他。」

    冰族諸王一看是蕭葉天,態度竟然呈兩極化,一部分微笑點頭,說看在蕭葉天的面子上原諒方運。

    另一部分冰族諸王則怒目而視,目光中甚至有毫不掩飾的鄙夷。

    方運看在眼裡,心中卻覺有趣,早就聽說冰族對兩族混血的態度有所不同,有的冰族認為人族竊取冰族血脈,罪大惡極,連帶厭惡兩族混血。還有一部分冰族雖然痛恨人族的手段,但一直在拉攏兩族混血,認為既然人族可以吸收冰族的力量,那冰族也可以反過來竊取人族的智慧壯大自身。

    人族沒想到蕭葉天竟自作主張,也不好開口反駁,因為萬一冰族再次動手,人族會很被動,可蕭葉天說這種話,不僅貶損方運,還顯得人族低冰族一頭。

    方運似笑非笑道:「蕭大學士真乃道德君子,前腳對我橫眉冷對,後腳又幫我化解危機。」

    蕭葉天長嘆一聲,道:「方虛聖,大局為重,您暫時就受些委屈。」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冰同道:「方虛聖,你這個要價太高,我付不起。更何況,冰帝宮不是我一人之物,是我們冰族共有。」

    「那就沒辦法了,對於我們人族來說,知識和學問是天底下最貴重的寶物,得賣高價。」方運道。

    冰帝宮前的氣氛本來還有些凝重,等方運說完就變得輕鬆起來,許多讀書人莞爾一笑,在這笑容中,還有一絲只有人族才能體味到的驕傲與自豪。

    普通冰族妖蠻沒有感覺方運的這句話如何,但各族最聰明的妖蠻冰族都隱隱有些自慚形穢。

    冰同先是低下頭,隨後抬起頭沉吟道:「你這人說話很有道理,我一般說不過人就動手,可現在都覺得殺了你不止對人族是巨大的損失,對萬界也是巨大的損失,主要對我來說是巨大的損失。我有一個初步的目標,那便是封聖。現如今,除了冰族先輩留下的修鍊之法,除了你們人族的眾聖經典,除了不可能教導我的眾聖,唯一能讓我學到東西的,只有妖皇、猿覺和你。為了我的聖道之路,我盡量不殺你。」

    「那我可要多謝你。既然這樣,冰帝宮中爭奪十寒君王時,你可否放棄敵對,若是能走到最後,第一寒城讓給你,我只要第二寒城,如何?」方運微笑道,同時對「猿覺」這個名字更加留心,因為無論是妖祖門庭的猿族書籍還是聖院之中的書籍,對歷代「猿覺」都有極為詳細的記載。

    「你對我無用之時,便是我可對你動手之日。」冰同的右手還在把玩黑珍珠。

    「一言為定!」方運道。

    冰同看了一眼方運的輪椅,然後又掃了一眼蕭葉天,眼神無比淡漠,轉身離開。

    蕭葉天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呼出,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在冰族第一天才眼中,自己竟然還不如一個坐在輪椅上連才氣都不能用的廢人,而就在一年前,冰同還稱讚過自己,現在那冷漠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個廢物!

    「你們兩個必將後悔!」蕭葉天死死咬著牙,把所有的苦水吞進肚子。

    冰同離開,冰族人也不再為難方運,繼續為進入冰帝宮做準備。

    兩刻鐘后,各族都已經做好準備,第一、第二和第三寒城的普通冰族排著長長的隊伍分別前往冰帝宮的三座門。

    冰帝宮的側門已經完全打開,而正門則是半掩著,即便如此,正門也足以容百人並排而過,可見當年進出冰帝宮的都是何等龐大的人物。

    方運坐在輪椅上,盯著數百丈高的冰帝宮正門門楣,望著其中一些看似裝飾性的花紋出神。

    突然,方運轉頭望向十寒古地的西方,與此同時各族諸王也一起望過去。

    隨後,大地發出輕微的震動,一股充滿凶意的氣息襲來,各族的家畜獸類嚇得全身發軟,癱在地上

    顏寧逍的聲音傳入方運的耳朵:「看來大量凶獸已經趕到附近。這種氣息我記得,那是十寒古地凶獸翼熊王,你應該知道這頭凶獸的厲害,千萬要小心。」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