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輕輕點頭,顏家給的資料明確記載,翼熊王狀若白熊,背生四翼,翼如冰晶,乃是十寒古地唯一的一頭大妖王層次的凶獸,同時也是十寒古地的凶獸之王。至今為止,各族大妖王無一人能單獨與翼熊王抗衡。

    各族的普通人都慌了神,凶獸和智慧生靈不同,它們的智慧只比野獸高一點,完全無法交流。在十寒古地,各族與凶獸都是對立,一旦遇到要麼雙方撤離,要麼以一方死光告終。

    每次古地生滅,各族都會有大量的人死在凶獸手裡。

    凶獸在逃往冰帝宮的時候,可不會準備口糧。

    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半空響起。

    「凶獸來臨,冰帝宮門開啟,現在可爭入冰宮,若無爭奪,則按照次序入內。」

    方運不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但身後的大學士顏懷始低聲道:「這應該是第一寒君的聲音。」

    方運輕輕點頭,循著聲音望去,可惜聲音的主人在一輛雪橇車內,看不到容貌。

    血妖蠻所在沒有異動,冰族各族也井然有序,甚至連星妖蠻一族也無人出聲。

    各族諸王都望向人族。

    人族的大學士與大儒開始聚集。

    方運控制機關輪椅,輪椅迅速向左轉動,面向聚集在一起的大學士與大儒。

    蕭葉天就在他們之中。

    眾人靜靜地看著蕭葉天。

    蕭葉天淡然一笑,向第一寒君的方向遙遙一拱手,舌綻春雷道:「在下蕭葉天,願與第一寒城的冰族英才一較高下,爭入冰宮。」

    第一寒君並未說話,但大妖王冰瀚冷哼一聲,道:「蕭葉天,你雖有我們冰族血脈,但終究是外人。你若爭入冰宮,那便要以一敵三,我們可不會對你手下留情。」

    「多謝冰瀚王提醒,但在下已經發下誓言,要為人族奪得一座寒城,此心不改!」蕭葉天的舌綻春雷在半空回蕩,少數人族露出敬佩之色。

    「好,既然如此,那本王也不多話,你來正門前,與我冰族三位英才一較高下!」冰瀚道。

    「好!」蕭葉天腳踏平步青雲,徐徐升空,飛向冰帝宮正門。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望著蕭葉天,一身青衣,雙目湛藍,鼻子高挺,雄姿英發,頗有威勢。

    各族皆有人輕輕點頭,這蕭葉天已經在十寒古地闖下偌大的名聲,用多次勝利證明自身的實力,此次無論勝敗,都會獲得各族的尊重。

    挑戰第一寒城,不是誰都敢去做。

    但是,僅僅二十息后,蕭葉天的平步青雲突然停下,原本瀟洒的樣子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驚愕。

    許多人都盯著蕭葉天看,這時候發現不對,才望向冰帝宮大門前。

    冰帝宮的大門前有一處寬闊的空地,兩側站著冰族的諸王,而在中間的位置,站著三頭冰族妖王。

    正常的冰族全身長著白色的長毛,身體依舊是血肉之軀,但是這三頭冰族妖王身上已經沒有一根毛髮,也並非血肉之軀,全身晶瑩剔透,乍一看還以為是三座人形冰雕。只不過這三頭妖王的體內還有一些臟器,同時可見紅色的血管遍布全身。

    不過一息后,三頭妖王的心臟部位湧出大量的紅色氣血之力,遍布全身,外放出黑色火焰般的妖煞,散發著毀天滅地的氣勢。

    這三頭妖王的雙目沒有一絲感情,只有淡淡的殺意。

    「碎冰妖王……」

    眾多人倒吸一口涼氣,碎冰妖王可是冰族各寒城的最強力量之一,甚至有與大妖王同歸於盡的記錄,竟然在爭入冰宮時就被派出,可見第一寒君與第一寒城的大妖王何等急切進入冰帝宮。

    冰宮山外的凶獸嘶嚎的聲音越來越多,但冰帝宮門前卻一片寂靜。

    蕭葉天的面色極為難看,道:「第一寒城的冰族前輩,你們若想要這冰帝宮正門,說一句便是,在下並非不講道理之人,定然會退出爭入冰宮。現在倒好,還沒等進冰帝宮就讓碎冰妖王出面,千年未有!」

    冰瀚喝罵道:「我們第一寒城派遣哪位妖王出面,關你何事?敢來就來,不敢來就滾,別耽誤我們時間!你們人族的知識學問寶貴,我們冰族的時間也不是隨便得來的!」

    蕭葉天熱血上涌,面色發紅,一時間竟無言以對,誰能想到第一寒城會派遣碎冰妖王參與爭入冰宮,若繼續爭入冰宮,那結果必然是碎冰妖王不管不顧衝過來同歸於盡,就算僥倖不死,也不可能再戰第二場,必敗無疑。

    蕭葉天死死咬著牙,數息后,默默地轉身返回人族大營。

    冰族中爆發出充滿譏諷的鬨笑聲。

    「人族當年就是一群廢物,現在也沒變!」

    「當虛聖的坐在輪椅上半死不活,這個竊取冰族血脈的大學士好胳膊好腿的,看著人模狗樣,可見到碎冰妖王就差跪下了!」

    「我呸!人族也配爭入冰宮?老老實實等吧!」

    「人族不僅學問多,也很會招笑,過些天就去抓個人奴伺候我,讓他專門負責逗我笑!」

    蕭葉天面紅耳赤,很快落在地面,雙拳緊握,看了方運一眼,又徐徐低頭,雙目中的火焰噴薄而出。

    「若不是方運受傷,我怎會為了收拾他的爛攤子而主動出面,結果遇到三頭碎冰妖王,顏面盡失!此事必然會被史家記錄,到時候,我便會遺臭萬年,可沒人去怪罪魁禍首方運!一切都怪方運!」蕭葉天在心中怒吼。

    人族大營的氣氛極為尷尬,即便是看不慣蕭葉天的人,這時候也沒有說什麼。

    「對方出了碎冰妖王,撤退不丟人。」方運的聲音響起。

    許多人族輕輕點頭,因為就算換了方運上去,遇到碎冰妖王也會撤退。

    蕭葉天聽完方運的話,邪火沖腦,怒道:「少在那裡說風涼話!若不是你莽撞離開大營去冰宮山下導致受傷,我何至於被眾人嘲笑!你我都是大學士,以後少拿教訓人的態度對我說話,丟不丟人由不得你決定!」

    「說的好!方虛聖,你還是好好養你的病吧,這種事就不勞煩您了!」一位宗聖世家的進士大喊。

    「您若病情加重,可就不好了!」

    「本聖即便患病,也比爾等有用!」方運不客氣地回敬宗家人。

    「少說兩句,第一寒城的冰族已經快要進門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