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帝宮的正門越開越大,很快開到之前半掩的位置,但並沒有停下,最後兩扇大門完全敞開。

    各族諸王目瞪口呆,在冰族的歷史上,冰帝宮的正門從來不曾完全打開,因為根據傳說,只有聖位進入冰帝宮,大門才會完全打開,其餘的冰族無論地位多麼顯赫,都不值得冰帝宮大門為之敞開。

    冰帝宮迎來一位前所未有的貴賓。

    直到這個時候,即便是最蠢的冰族妖王也看出來,方運定然是從冰宮山得到莫大的好處,學會開啟冰帝宮正門的手段,之前冰帝宮之所以關門,很可能就是方運的手筆。

    輪椅上,方運一人,把冰族玩弄於股掌之間。

    許多妖王只覺全身發冷,這對冰族的打擊太大了,幾乎每一個冰族都看到方運讓冰帝宮正門完全敞開,無論找什麼理由都無法反駁一件事,那就是冰帝宮更歡迎方運,而不是冰族!

    冰族是冰帝後裔和十寒古地正統的觀念將受到巨大的衝擊,這雖然不會讓冰族徹底失去精神支柱,但也在每個冰族的心靈上撕開一道裂痕,同時留下一個疑問。

    「為什麼千萬冰族不如方運一人?」

    冰同緊緊握著黑珍珠,低聲呢喃。

    「厲害,厲害,果然名不虛傳。第一寒君那老東西,恐怕就是猜到方運既然讓人族前進必定能成功,所以乾脆提前進入冰帝宮,眼不見為凈。」

    妖蠻冰族中,只有粗重的呼吸聲和壓抑的咳嗽聲,再無一句罵聲。

    與冰族相反,幾乎所有人的人族都充滿喜悅之情,他們高興地看著張開的大門,心中用最美好的語言讚美方運。

    方運給所有人以希望。

    即便身受重傷,即便被內外攻擊,方運也依舊能完成對人族的承諾。

    方運的輪椅徐徐轉動,片刻后,方運背向大門,面向各族,彷彿不是坐在輪椅之上的病人,而是坐在王座上的君主。

    這冰帝宮,便是最璀璨的王冠。

    幾乎所有人生出膜拜方運的衝動,甚至連一些冰族妖蠻也心生敬意。

    只手叩宮門,三聲定乾坤。

    曾越長長呼出一口氣,望向冰帝宮前的諸多妖蠻冰族,舌綻春雷道:「怎麼不罵了?」

    所有冰族與妖蠻幹瞪眼看著曾越,看著那歡天喜地的人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曾越又毫不客氣地望向蕭葉天,問:「蕭大學士,你現在還是否尊重方虛聖?」

    蕭葉天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無法回答。他附近的宗家人個個面紅耳赤,不言不語,和之前的冷嘲熱諷完全相反。

    顏寧逍微微仰起頭,舌綻春雷,喝問七十萬人族。

    「現在,還有誰認為方虛聖前往冰宮山是錯誤之舉!誰還認為方虛聖病重連累我人族!」

    數不清的人族望向宗家所在,這一刻,沒人喝罵,但每個人都知道,宗家眾人已經成為人人喊打的老鼠。

    即便是不通世事的孩童,此刻也用輕蔑的目光看著宗家人,看著蕭葉天這個十寒古地第一天才。

    「蕭葉天,此時你應該有話想說!」顏寧逍冷冷地望著蕭葉天。

    方運在冰宮山遭受重創回大營養病時,蕭葉天認定方運有罪,孟靜業看不下去,說如果方運前往冰宮山有所收穫,並非是禍及人族,那蕭葉天應該雪地赤身,鞭刑十下,蕭葉天當時立刻答應。

    蕭葉天愣在原地,宗家人面露羞惱之色,其餘大學士則露出複雜的神色。

    蕭葉天終究是人族天才,若是處罰他,對現在的人族極為不利,而且現在方運傷勢未愈,蕭葉天還有極大的作用。可是,現在若不懲罰蕭葉天,那邊等於讓冒著生命危險的方運又流血又流淚,讓人寒心。

    宗凝冰向眾人一拱手,道:「老夫以為,人族正是用人之際,此刻若懲罰蕭葉天,等於失去一大助力,更何況方虛聖並未痊癒,只是能打開冰帝宮正門,未必能爭十寒君王之位,而葉天依舊是我人族爭寒君的第一人選。」

    顏寧逍厲聲質問:「之前也是人族用人之際,為何你們就不能放棄懲罰方虛聖!」

    這句話說出數十萬百姓的心聲,一些人再也忍不住,大聲喊叫起來。

    「宗家簡直就是逆種!」

    「宗家就是想摧毀我人族虛聖,就是想讓我人族無法繼承寒君!」

    「宗家滾出十寒古地!」

    「宗家滾出十寒古地!」

    數十萬人陸續看著憤怒的口號,群情激奮。

    宗家眾人氣得全身顫抖,堂堂半聖世家,何曾遭遇如此羞辱!

    六大亞聖世家的大儒冷冷地看著宗聖世家的人,那些大學士見六位大儒不說話,也袖手旁觀。

    十寒古地,向來是六大亞聖世家的自留地!

    宗聖經天緯地、神通蓋世,六大亞聖世家可以忍受他插手十寒古地,但不代表可以容忍宗家其餘人在十寒古地飛揚跋扈。

    幾個宗家老人面露驚色,如果宗家依舊死不認錯,那六位大儒極可能趁機將宗家在十寒古地的勢力連根拔除。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六大亞聖世家有跟宗聖掀桌子的本錢!

    看透這一切的宗家老人們望向方運,眼中閃爍著刻骨銘心的恨意,六位大儒之所以敢全面反對宗家,不僅僅是十寒古地發生的事,更是因為當日方運泄露了宗聖在孔聖文界的布局,讓孔家家主親自前往宗聖世家。雖然沒人知道具體經過和結果,但之後宗家收斂了不少。

    一切都是因為方運。

    「我,蕭葉天,認罰!」

    蕭葉天說這話,右手抓住胸前的衣服,猛地一撕一甩,上身的衣衫碎裂,在寒風中飄散,露出精壯的上半身。

    雪地赤身。

    隨後,蕭葉天快速轉身,背對方運,仰首挺胸,高傲地望著遠方的冰宮山,望著冰宮山外那綿綿無盡的雪花與陰雲。

    「請方虛聖執鞭行刑!」

    罵聲漸少,眾人沒想到蕭葉天這麼有種。

    一些大學士微微皺眉,這蕭葉天是在給方運出難題啊,且不說方運身體虛弱,在這種時候,虛弱的人族虛聖若鞭打人族中爭寒君第一人選,可是一個不小的污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