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冷笑著道:「狐璃知道你們把她『送』給我嗎?」

    鼠隱王得意地笑道:「她並不知曉,以為我們是用她保全那些年幼的後代。我們真正的目的,是把她獻給月皇陛下您,您知道,普通的狐蠻在萬界都萬金難求,她更是……」

    「你們不怕月神降罪么?」方運的目光更冷。

    鼠隱王臉上閃過一抹悲涼之色,道:「若是月神陛下還有神跡,我們在十寒古地何懼冰族與血妖蠻?我們何至於要把堂堂月神祭司送人?現在月神無影無蹤,我們為了保全星妖蠻百萬之眾,只能委屈狐璃。更何況,月神祭司便是以保護我族為己任,即便她知道我們把她奉獻給您,也不會有怨言,定然願意犧牲。」

    方運的目光愈加冰冷。

    「的確,她願意犧牲,她願意奉獻,她也應該救你們全族,如果你們明說,結果不會有任何不同,她依舊會來我這裡,但你們不能剝奪她選擇的權利然後替她選擇!」

    鼠隱王眉頭一皺,方運的聲音震得它耳朵發麻,同時警惕地看向四周,生怕別人聽到兩人的對話。

    鼠隱王乾笑道:「看您說的,我們的確給了她選擇,是繼續留在族內,還是去保護那近萬同族,她選擇去保護那近萬同族。」

    「她選擇犧牲,而你們替她選擇屈辱的犧牲!」方運一字一句道。

    鼠隱王的乾笑僵住,看了一眼狐璃,看到狐璃一直低著頭,無奈道:「結果都一樣,我們這麼做,也是為了她好。」

    「在我看來不一樣。」方運道。

    鼠隱王看著方運,輕聲一嘆,不知道如何說下去。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道:「你走吧。」

    「那等你們進入冰帝宮,我們星妖蠻……」

    「到時候自有分曉。」方運道。

    鼠隱王無奈地轉身離開。

    待鼠隱王身影消失在視線中,狐璃微微側身,伸手拭去眼角的淚水,手指軟得像煮爛的麵條。

    「您不該讓我聽到這些。」狐璃暗中傳音給方運,依舊低著頭,生怕被人看到她眼中未消褪的淚水。

    「我認為你有必要知道。」

    「鼠隱王說的沒錯,即便知道,我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我寧可不知道。」

    「至少在人族,我們會讓你選擇。」方運的聲音有些許異樣。

    狐璃用妖力消除眼中的淚水,看著方運的背影,不知為何,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我不會怪他們。」

    「他們沒有錯,只是令人厭惡。」方運道。

    過了好一會兒,狐璃道:「冰帝宮中雖比雪刃迷霧中安全,但卻比正常的十寒古地危險百倍。那些孩子恐怕剩不下多少,若是我死在冰帝宮中,希望您讓那些孩子進入血芒界,讓我們星妖蠻一族的血脈得以延續。」

    方運輕輕點頭,什麼都沒說。

    人族不斷湧入冰帝宮的正門,眼看就要全部進入,所有的大儒與大學士聚在一起,圍成一個弧形,護在人族隊伍的末尾,隨著人族一起向正門走去。

    「月皇陛下,您也該進入了。」

    方運點點頭,掃視周圍。

    正前方是一條寬闊的大道,大道兩側是各族的營寨,而在自身左右兩側的側門,聚集了數以百萬的兩城冰族。

    抬頭遙望,此地被高大的冰宮山包圍,冰宮山之間的道路被厚厚的大雪堵塞。

    更高處,則天際的烏雲。

    突然,方運眨了一下眼,在烏雲的盡頭,出現一片白茫茫的飛雪,那飛雪發出難以覺察的嗡嗡聲,猶如億萬蜂群起舞。

    與尋常的大雪不一樣,那些飛雪偶爾閃過銀色的光芒,如同無數的刀刃閃爍。

    方運感到那片風雪能攪碎一切,包括自己的目光。

    方運打量四周,雪刃迷霧已經抵達冰帝宮近處,這裡如同是颱風的中心,只剩下短暫的寧靜。

    「嗷……」

    「嗚……」

    「呼呼呼……」

    各式各樣的吼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聲音越來越疾,也越來越近。

    「不好!」

    「雪刃風暴出現了!」

    「為何此次雪刃迷霧來的如此早,為何!」

    各族都已經發現,吼聲罵聲哭聲驚叫聲連成一片。

    在十寒古地居民的心中,雪刃迷霧幾乎是末日的代名詞,在所有的傳說中,雪刃迷霧永遠代表絕望與死亡,那是能吞噬希望和奇迹的力量。

    伴隨著雪刃迷霧出現的,必然有無窮的凶獸。

    「你們看!」

    眾人看到,在冰宮山的上空,出現密密麻麻的飛行兇獸,彷彿組成另一片雲層。

    為首的是一頭體長達十丈的巨熊,後背生有兩對巨大的翅膀,翅膀宛如水晶寒冰雕刻,充滿別樣的美感,又帶著無窮的凶威。

    在翼熊王的後方,數不清的冰鷹、冰雀等凶禽振翅飛向,好似同末日的使者。

    「嗷……」翼熊王仰天嘶吼。

    如告死之音。

    數不清的孩童嚇得哇哇大哭,有一些妖蠻冰族被生生嚇昏過去,甚至有體弱受傷的冰族嚇得一命嗚呼。

    「退入冰帝宮中。」方運道。

    「是。」

    狐璃說完緊握輪椅的后把手,徐徐向冰帝宮大門退去,而兩側的人族加快的腳步。

    最多百息,所有人族就會進入冰帝宮中。

    各族諸王虎視眈眈望著方運。

    即便是有門可入的第一與第二寒城的冰族,也想要爭奪冰帝宮正門。

    因為每個人都知道,接下來,冰帝宮外將會淪為地獄,最後只有極少數的幸運兒才能進入冰帝宮。

    五頭星妖蠻大妖王齊齊飛到高空,帶領所有的星妖蠻衝出營寨,沖向方運。

    為首的狐幻王大吼:「人族已經把進入正門的機會讓與我族,按照規矩,我們星妖蠻先入正門,若不服氣,可出一妖王與我族爭入冰宮!」

    但是,其餘各族根本不管狐幻王說什麼,全族沖向冰帝宮正門。

    冰族如水,妖蠻如潮。

    方運嘴角浮起一抹淺淺的弧度,隨著輪椅慢慢向後退去。

    很快,所有人族進入冰帝宮中。

    方運坐在輪椅上,抬起手臂,從后往前輕輕一揮。

    轟隆隆……

    冰帝宮的大門緩緩動起來。

    各族諸王睚眥欲裂,千萬妖蠻冰族怨氣沖霄。

    「方運,你等於親手屠殺千萬之眾!」狐幻王聲如泣血,凄厲無比。

    「縱然屠滅億萬,又何懼之有?」

    方運的聲音在天空回蕩。

    冰帝宮大門徐徐關閉,輪椅繼續後退,方運周圍越來越暗。

    「無定河畔,恭候諸位。」

    方運臉上帶著微笑。

    轟!

    冰帝宮正門關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