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您說說如何應對吧。另外,您……會放棄進入冰帝大殿吧。」一位大學士問。

    坐在輪椅上的方運有些詫異,問:「誰說我要放棄進入冰帝大殿?」

    這下輪到其餘人詫異,都看著方運。

    「你現在這副樣子,還想進冰帝大殿?」蕭葉天忍不住道。

    「方某何時說過要放棄爭奪十寒君王?」方運再次反問。

    蕭葉天啞口無言,荀平洋道:「方虛聖,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就算您身體恢復七成,我也不說什麼,但你現在的氣息僅僅相當於進士,實力十不存一,我們如何放心讓你前去?你想去?很好,請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老夫絕對不同意方虛聖前往冰帝大殿!」

    「我也不同意!」

    「在冰帝大殿外,我們可以保護方虛聖,但在裡面誰保護?」

    眾大學士紛紛反對,對於他們來說,方運可是人族的希望,萬萬不能冒這種危險。

    六位大儒都微笑看著方運,即便不開口,也已經表明態度。

    方運無奈道:「我進入冰帝大殿,狐璃會保護我,其他星妖蠻妖王至少不會攻擊我,想必我們人族的大學士也不會出手,我面對的,最強也不過是各族的妖王而已。但在冰帝大殿外,是有諸位大學士與大儒保護,但別忘了敵方也有大妖王。在冰帝大殿外,大妖王殺我更容易。」

    「這倒未必,只要全人族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您,另外各族的大妖王絕不會全力出手。」

    「不,他們一定會的,妖界開的出這個價格。」方運道。

    曾越問:「您的意思是,妖界其實早與冰族聯手,先在外面剷除星妖蠻,然後進入冰帝宮對您出手?這個推斷很有道理,畢竟若在冰帝宮外殺您,眾聖必然會查到元兇,但在冰帝宮內動手,一切力量都被消弭,即便是攜法家的《韓非子》《立木法典》等眾聖經典,也探查不出蛛絲馬跡。更何況,真正兇手恐怕會逃離十寒古地,進入妖界,人族眾聖更無從下手。」

    「冰族就不怕眾聖為泄憤屠滅冰族?」蕭葉天問。

    「人族和妖蠻不一樣,人族做事講究證據,就算泄憤,我人族眾聖滅絕冰族的可能性也比較小。更何況,元兇也提前逃往妖界,即便全冰族死絕,也與它關係不大。我也認為,冰族與血妖蠻極可能會在無定河邊等候,襲殺方虛聖。」荀平洋道。

    「真是讓人頭疼,若方虛聖留在冰帝大殿外,則面臨冰族與血妖蠻的聯手,躲無可躲;若是進入冰帝大殿,最終進入的大學士或妖王過百,但最後真正活著出來的不會超過二十之數,現在方虛聖的身體,根本很難在十寒君王之爭中倖存。」

    「諸位大儒,若是冰族與血妖蠻拼盡全力襲殺方虛聖,您六位有幾成把握能保證他的安全?」

    眾多大學士看向六位大儒,六位大儒沒有說話,其餘人也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顏寧逍才道:「冰族與血妖蠻既然準備聯手,定然是從妖界得到強大的寶物,我們縱然同樣帶著寶物,也勉強能護住自己而已。若是冰族和妖蠻不惜一切代價,兩成吧,老夫只敢說這麼多。」

    其餘五位大儒一言不發,竟沒有反對顏寧逍,顯然這個數字不算離譜。

    「百餘人進冰帝大殿,生者二十左右,也算是兩成。方虛聖,您若進入冰帝大殿,生存下來的機會大概有幾成?」荀平洋問。

    方運想了想,緩緩掃視眾人,幾乎與每一個人的目光對視,最後鄭重道:「應該比留在外面高一些。」

    蕭葉天搖搖頭,道:「我希望方虛聖留在外面,若是留在裡面,若是碰不到好說,若是碰到,我還要分心照顧他。」

    曾越冷笑道:「你會分心照顧方虛聖?死亡階梯我不提,不為難你。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寒君帝冠重要,還是方虛聖的命重要?」

    蕭葉天一愣,最終無奈道:「我會選擇寒君帝冠。」

    「但在我等眼裡,方虛聖比寒君帝冠更重要,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別,這就是照顧與不照顧的差別!」曾越毫不客氣道。

    其餘人也看得出來,蕭葉天恐怕只能在沒有危險的時候幫方運,一旦遇到危險,他絕對會更看重自己的性命,而不是像三谷連戰那些大學士一樣,將方運的性命凌駕於一切之上。

    蕭葉天一挺脖子,道:「十寒古地乃是人族戰略要地,絕不能拱手讓給妖界。曾經有大儒說過,寒君之位,近於半聖,自然也就重於虛聖。若排列死亡階梯,方虛聖的確在我之上,但十寒君王之位的價值理當在他之上,我若能奪得十寒君王之位,放棄救方虛聖理所應當。」

    「是啊,在你眼中的確是十寒君王更重要,不然以你蕭葉天的品性,何至於親自出面要懲罰昏迷的方虛聖,無非是你想徹底阻止他進入冰帝大殿。」荀平洋一語道破當時蕭葉天的動機。

    蕭葉天面色不變,只是眼中光芒輕閃。

    曾越介面道:「不僅如此,方虛聖重傷在身,無法參與爭入冰宮,蕭大學士心中本來歡喜,可沒想到第一寒城直接派出三頭碎冰妖王,他灰溜溜離開,心中不忿,只能把怨氣灑向方虛聖,所以在他看來,方虛聖自然不如十寒君王之位重要。」

    蕭葉天終於忍不住,臉上浮現怒色。

    宗凝冰怒喝道:「放肆!你們是法家半聖還是禮殿閣老?豈能如此污衊葉天?你們整日說我們宗家人如何,現在你們更加不堪!方虛聖已經這副死樣子,進入冰帝大殿除了拖累我和葉天還能做什麼?蕭葉天才是十寒古地人族的唯一希望,不是他方運!你們記住,這裡是十寒古地,不是聖元大陸!這裡,唯有爭奪十寒君王才是至高的聖道,其餘都是邪路!」

    方運目光平靜,淡然道:「諸位無須爭執。除非在場大儒頒布死亡階梯,否則誰也不能讓蕭大學士犧牲自己的前途救我,以十寒君王為重,並無過錯。就如同,星妖蠻以自身為重,並不在乎我這個可能拖累他們的月皇和人族,我也並沒有責怪他們。既然蕭大學士選擇十寒君王,就請蕭大學士努力為人族爭奪一座寒君帝冠,無須在乎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