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芒界遭到妖聖襲擊隨後被噬龍藤吞噬的消息很快傳到聖院,但迅速被下封口令,列入最高機密。

    不到半個時辰,足足五位身穿各色衣衫的老者走向聖院星門,這五人身上沒穿任何文位服,但每一個路過的人都停步站定,微微低頭,等五人離開后才會抬頭。

    不多時,五尊半聖化身聯手出動的消息在人族瘋傳,無數人猜測五尊半聖化身的去處。

    人族起微瀾,而妖界掀起滔天巨浪。

    妖界上空,蒼天開裂,血流如瀑布。

    整整六道天血瀑布同時落下,遠遠望去,壯觀至極,恢宏無儔。

    與此同時,整座妖界氣候大亂,一目所及,四季俱在。

    在許多地方,雷霆如雨,暴風如林,如同一尊祖神在發泄自己的怒火,絲毫不顧及妖界的尋常生靈。

    六處半聖部落所在,萬妖慟哭,千里縞素。

    嗚……

    天血瀑布的上空,浮現一根巨大的黑色號角,聲音悲切。許多妖蠻即便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被勾起心中最悲傷的往事,哭得肝腸寸斷,淚如泉湧。

    告死號角。

    諸王與眾聖聽到號角后,有連連嘆息,有捶胸頓足,有發瘋怒罵,有驚恐萬分……

    只有一尊亞聖或多尊半聖死亡后,才會顯現出告死號角。

    在妖蠻與古妖對戰的上古時代,各族把告死號角當成樂聲來聽,直到妖蠻戰勝古妖,晉陞萬界之主,便很少有告死號角出現。

    在晉陞萬界之主的歲月,妖界大殺四方,即便有告死號角顯現,也是數千年甚至上萬年一次,大都是大聖壽限將至或因意外而亡,因為沒有任何族群能在大戰中殺死妖蠻大聖或多頭半聖。

    自從妖界開始入侵人族起,一切悄然改變。

    從周文王於朝歌外誅妖蠻眾聖開始,到孔聖在妖界殺得天血瀑布連綿不絕、號角聲聲,平靜千年後,在對方運月樹神罰時,獅族大聖聖隕,而如今,告死號角再度響起。

    在數年內連續聽到兩聲告死號角,諸王與眾聖沒有去想最慘烈的妖蠻與古妖之爭,全都想起千年前孔聖駕臨妖界后那一段令妖族無比屈辱的時期。

    自從妖蠻尊為萬界之主,除卻孔聖,沒有任何人能讓妖界的告死號角接連響起,而現在,再度發生了。

    數不清的妖蠻不寒而慄,沒有誰想讓妖界重演當年之事。

    妖界混亂之時,血芒界的人族也一片混亂,沒人知道方運為何昏迷。

    一直到第二天,方運才醒來。

    一直在方運頭頂盤旋的霧蝶終於停下來,落在方運的肩頭,靜靜地望著方運。

    在方運四處張望的時候,六位大儒外放文膽之力,隔絕內外,把狐璃排開。

    六位紫袍大儒站在方運身前,關切地看著方運。

    「方虛聖,您為何突然全身劇痛昏迷不醒?這次的情況,似乎比上一次更為嚴重。」

    此刻的方運面色蠟黃,身體彷彿被掏空,但已經恢復了生機,似乎擺脫了危機。

    方運雙目有些迷茫,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清澈。

    六位大儒卻齊齊微驚,因為他們從方運的眼中看到一顆朦朦朧朧的星辰,乃是一界之地,威比眾聖,蘊含龐大的威能,性質遠超大儒。

    方運看了看四周,確定其餘人不會知道后,才無奈道:「應該是血芒界遭遇大難,血芒意志為了自救,耗盡全部力量。幸運的是,血芒意志似乎擊退來敵,暫時保住了。」

    「血芒界若是毀滅,難道您也會……駕鶴西去?」顏寧逍一邊問,一邊在思索什麼。

    方運輕輕點頭,道:「我幫助血芒界晉陞,而也被血芒界救了一命,代價就是與血芒意志性命相連。等我晉陞半聖,魂魄聖化,依舊是血芒之主,但不再會被血芒界波及。」

    「定然是妖界的手段!」孟靜業厲聲道,他也曾去過血芒古地,對血芒界的了解遠超在場大儒。

    姬青楊道:「方虛聖,給我一根頭髮。」

    方運點點頭,神念一動,一根頭髮飛向姬青楊。

    姬青楊手持方運頭髮,閉目不語。十數息后,姬青楊點點頭,道:「我以《周易》推演,結果如靜業兄所料一致,襲擊血芒界的力量源自當世最強之處,定然是妖界無疑。不過,你身體如何?」

    姬青楊說話時與平常一樣,只是右手輕輕抖了抖。

    方運沒有說話,而是檢查身體,赫然發現,身體內部處處有傷,心臟、血管、肺部、肝臟等等都有破碎的痕迹,即便自己身體無比強大,恢復能力堪比妖侯,可依舊要很久才能完全恢復。

    就在方運感到倒霉之時,發現文宮有了細微的變化。

    自己的文宮雕像竟然多出一層極淡的光芒,和傳說中半聖聖體顯現后的聖光極為相似,但也少許區別。

    方運不知道這是什麼力量,但能明顯感覺到,這種力量對自己有巨大的好處。

    因為,文宮雕像是讀書人的魂魄在文宮中的形象。

    方運在心中推斷事情經過。

    「我身為血芒之主,與血芒意志性命相連。血芒界遭受巨大危機時,血芒意志會變得狂暴起來,而我本身承受不住血芒意誌異變,所以才昏迷。但是,血芒界激發全部潛力,導致血芒意志的力量層次在短時間內提高,我也從血芒意志力量提升中得到好處。只不過,血芒界經此一事,成長會徹底停止,除非用古妖一族秘法。我負岳一族倒是有「養星律令」,不過,我空有傳承沒有負岳血脈,根本用不出來。可惜,聯繫不到那頭負岳,否則定然把他騙來幫我幫血芒意志休養生息。血芒意志若不能繼續成長,對我和人族都不利,我恐怕會放棄鑄就血芒文台。」

    方運理清思緒,望著六位大儒道:「身體有些不適,但神物可以幫我較快恢復。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問題,諸位不要擔心。」

    「方老弟,你可別瞞著我們!你的性命已經重於十寒君王之爭,你若瞞著真相,我們反而不知道如何去做。」孟靜業懇切地說。

    其餘大儒看著方運,都不希望方運自己扛。

    方運苦笑道:「諸位大儒,在下真的只是一些小傷病,正在慢慢恢復。雖然在短時間內難以恢復到正心大學士的狀態,但只有時間足夠,便能完全恢復,絕不會有問題。」

    方運心中暗暗慚愧,但現在是特殊時刻,不能什麼都說,只有等出了十寒古地回到聖元大陸,才能說出自己其實是因禍得福。

    六位大儒相互看了看,露出擔憂之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