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立刻岔開話題道:「剛才利用官印查看,我已經昏迷一天,隊伍前進的如何了?唉,真沒想到,一進十寒古地我就成了病秧子,拖累大家了。」

    哪知六位大儒面色古怪,顏寧逍笑道:「雖然有些話說起來難聽,但宗家人說的不錯,你這次昏迷,又救了我們一次。」

    「怎麼回事?」方運好奇地看著六位大儒。

    顏寧逍笑道:「你剛剛昏迷不久,那鷹鳩王前來,原來冰族與血妖蠻早就聯手,想阻擊咱們,主要是針對你,樹大招風嘛。但是,鷹鳩王一看你重傷垂危,懷疑你被半聖詛咒發作,必死無疑,所以大笑離開,放棄攻擊。沒有你,他們也不願意與我們魚死網破。我估計,冰族與血妖蠻正在無定河畔慶祝。」

    「所以說,你昏迷的太是時候。」孟靜業笑道。

    「之前人族中流傳的一句話果然不假,你就算昏迷也比宗家人有用。」

    方運忍不住笑起來,沒想到事情竟然如此巧合,連昏迷后都能救人族,前所未聞。

    顏寧逍道:「方虛聖,我們還是不放心。這樣吧,我們請醫家人幫你細細檢查一番。」

    「好!」方運點點頭。

    不多時,幾位醫家老讀書人前來幫方運檢查。

    結果另所有醫家人大驚,沒想到方運的傷勢嚴重到這種程度,身體臟器血管等等處處是裂痕,即便換成是大儒,也難以恢復,只能去聖院,動用醫家聖書真本醫治。

    但是這種傷勢在方運身上,竟然在不斷癒合,雖然速度很慢,但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最終醫家人陸續使用醫書,而方運又吃了一顆聖葯,保證身體在一個月內可以恢復正常。

    不過,在冰宮山造成的損傷與身體無關,眾醫家人還是無法治療。

    等醫家人走後,姬青楊皺眉道:「我方才推演一番,覺得事有蹊蹺。你說血芒界透支潛力,按道理說,血芒意志現在已經安眠,你卻醒來,這有些意外。以我推算,應該是血芒意志得到外力相助,恢復了一些力量,才讓你清醒過來。」

    方運一愣,隨後輕輕點頭,道:「您說的不錯,我之前忽視了這一點。能幫助血芒意志的,只可能是聖位力量,而如此快便能抵達血芒界並伸出援手的……想必諸位都能猜到。」

    六位大儒齊齊點頭。

    孟靜業道:「血芒古地原本只能容大學士進出,但現在已成一界,大儒可以利用星門挪移過去。半聖化身雖然介於大儒與半聖之間,但終究並非聖位。所以,應該是血芒界的人族聯繫聖院,而後半聖化身親至血芒界,幫助血芒意志。」

    「不錯。我們不清楚血芒意志受傷會波及你,但眾聖定然知道,所以必然第一時間出手相助。除此之外,其它的可能性很小。」

    「我們連十寒古地的事都無法辦妥,就把血芒界放在一邊吧。有諸位半聖在,血芒界暫時是安全的。我看,我們儘快結束十寒君王之爭,儘早回到聖院。在聖院之內,即便血芒界被毀,也絕對不會傷及方虛聖性命。」

    眾人點點頭,無論妖界用何種手段毀滅血芒界,在聖院,隨便外放一件孔聖至寶就能讓方運躲過去。

    隨後,顏寧逍宣布方運一切正常的消息,六十餘萬人族歡呼雀躍。

    很快有人搬出那句話,嘲笑宗家人連昏迷的方運都不如。

    宗家人的面色無比難看。

    人族繼續前行。

    狐璃繼續推著方運,噓寒問暖,照顧得無微不至。

    過了半個時辰,方運耳邊突然傳來姬青楊的傳音。

    「方虛聖,你只要聽著便好。其實方才我用你的頭髮推演事態,不只是發現襲擊血芒界的是妖界。早在進入冰帝宮前,我就推演過你的事情,但天機晦暗,被強大的力量蒙蔽,實屬尋常。但血芒界一事非比尋常,擾亂天機,我因此發現蛛絲馬跡。現在,至少有一股聖位力量在針對你,我甚至懷疑還有第二股,可惜我終究是新晉大儒,難窺天機,只能推演到這裡。你此次十寒古地之行,怕是被什麼人盯上,一定要小心!切記,切記!」

    方運面色不變,但心潮起伏。

    「青楊先生為什麼不當著其他大儒說?顯然不是怕那些大儒擔心!他若說只有一道聖位力量,那必然是說冰帝宮的力量。但他不敢明說,尤其不敢在人族大儒面前說,那他懷疑的目標顯而易見,他懷疑人族半聖在針對我,有殺我之心。他大概懷疑宗聖,但,我不太相信……」

    方運思索許久,最後輕輕搖頭,還是不相信宗聖會做出這種下作的事情,宗聖可能會阻撓自己,但絕對不可能在十寒古地害自己。

    「如果不是宗聖,青楊先生說的第二道聖位力量,到底源自何處?」

    方運百思不得其解。

    人族一路前行,由於連續休息了兩天,許多人體力充沛。即便如此,大多數人還是低著頭、彎著腰、弓著背,在風雪之中前行。

    隨著時間的推移,冰帝宮越來越冷,不斷有人因為身體虛弱或疾病無力對抗嚴寒,陸續倒下,長眠於此。

    足足走了一天一夜,方運收到消息,這裡離無定河畔只剩兩百里。

    未過一個時辰,便遇到冰族的斥候,那冰族斥候還未等逃跑,就被早有準備的大儒擊殺。

    一路上,大雪飄飛,幾位大儒不斷獵殺遇到的冰族探子。

    直到人族透過重重雪幕看到無定河的時候,冰族才發現人族竟然已經抵達近處。

    方運掃了河岸的冰族,然後望向無定河。

    無定河從岸邊到對岸的距離足足有三十里之遙,如此寬闊的河流,在聖元大陸都不多。

    人族早就推斷出,這無定河更像是護城河,而河水的源頭,則在冰帝大殿之中。

    冰帝大殿,與人族尋常的宮殿大為不同,顏家資料推測冰帝大殿其實是訓練古妖的地方。

    方運看著無定河,心中浮現冰宮山刻痕傳承的種種。

    「冰帝大殿,本就是大競技場的一部分,用來篩選正式上場的古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