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腦海中不止浮現出冰宮山刻痕中的傳承,也浮現負岳傳承中的畫面,林林總總,有上萬座大競技場的資料。

    在進入冰帝宮前,方運就已經不斷歸納整理霜界大競技場的一切,這也是有信心進入裡面自保的原因。

    而最重要的是,一旦正式開始選拔,即便是冰帝宮之主也無法干預比賽之人,否則就等於背叛古妖,遭受眾星之巔百帝部落詛咒,血脈力量消散。

    人族減慢速度,一邊警惕冰族,一邊繼續向無定河進發。

    一開始附近還有大量風雪,但離無定河越近,則落雪越少,不多時,方運便看到無定河對岸,有一座粗獷的灰白色石殿,石殿的表面包裹著厚厚的冰層。

    那座大殿充滿古妖簡單粗放的風格,每一塊石頭都像是巨斧劈開,然後隨便扔到那裡,堆疊成大殿,這些石頭看似雜亂,但偏偏有一種奇特的美感,讓整座大殿看上去渾然一體。

    這被冰封的大殿如同隨時可能噴發的火山,好似只要冰層融化,這座大殿便能化為一頭滅世巨獸。

    大殿的正門緊閉,兩側各有一座石頭大鼓,鼓上沒有一絲冰雪,看上去有些年頭,表面有許多細微的磨痕。

    大殿好似位於一片孤島之上,被無定河包圍。

    對於人族來說,那的確是一座孤島,但對身形龐大的古妖來說,那裡只是一處庭院。

    最後,方運和眾多讀書人一樣,望著無定河的上空,露出深深的戒備之色。

    人族不斷向前,在抵達無定河十里處的時候,兩側已經沒有雪花阻擋視線,無定河南岸景象一覽無餘。

    最醒目的是聚集在一起的各色凶獸,那翼熊王位於中間,附近環繞著十餘萬各種各樣的凶獸,其中幾頭凶獸竟然能在無定河中遊動,讓人大為驚訝。

    無定河中不是普通的水,作為古妖一族的護城河,本身就具備強大的力量,而且裡面養著著名的上古食妖魚,任何下水的生靈都會被食妖魚攻擊,看來那幾頭凶獸有特別的血脈,食妖魚竟然不攻擊它們。

    冰族原本分六座寒城,但現在,只有五座冰族駐地。

    第十寒城的冰族中,只有一些大妖王和妖王分散在其他寒城駐地中,其餘普通冰族好像不存在。

    除了第一寒城,其餘四城的冰族駐地的冰族人總數量全都低於五十萬。

    而在冰帝宮開啟前,每座寒城的冰族平均數量差不多有兩百萬。

    兩城的血妖蠻已經合二為一,聚集在一起,現在只剩八十萬。

    星妖蠻未到一人。

    方運不敢相信,仔細看了三四遍,終於確定,現場沒有一個星妖蠻,無論是大妖王還是普通妖民。

    身後傳來哭聲。

    方運扭頭一看,就見狐璃捂著臉,輕輕哭泣,淚水順著下巴緩緩低落。

    隨後,方運的私兵隊伍哭聲一片。

    其餘人沉默著,星妖蠻的身體遠遠強於人族,人族歷代都最晚抵達無定河畔,這次又耽誤了數天,絕對應該是最後一個到場。

    眾人原本以為,星妖蠻就算沒能全數到場,也應該和第十寒城的冰族一樣,保留一部分大妖王和妖王,可現在看來,竟然無一生還,包括五頭強大的大妖王。

    事情顯而易見,冰族與血妖蠻聯手屠滅星妖蠻一族。

    方運轉動輪椅,輕輕拍拍狐璃的肩膀,狐璃再也無法堅持,撲到方運懷裡哇哇大哭。

    方運輕輕拍打狐璃的後背,隨後回憶,和進入冰帝宮前比,冰族和血妖蠻少了三頭大妖王和十九頭妖王,看來是死在星妖蠻諸王或凶獸手上。

    血妖蠻大營中,一頭體長十餘丈的巨大雄獅緩緩升起,它的身上多了一些新的傷痕,恢復的速度非常慢。

    獅坎王眼中閃過一抹得意的凶光,道:「哭吧,哭吧!在獅隴王死後,我就發誓,要滅絕你們星妖蠻全族!不妨告訴你們,在你們關上冰帝宮正門后,我們各族就與凶獸拼殺,爭奪兩座側門。隨著時間的推移,血刃風暴越來越近,我們與冰族告知翼熊王,只要凶獸願意幫我們一起殺光星妖蠻,那我們便給他們十萬凶獸名額,可以最先通過側門。結果你們也知道了,第七寒城的星妖蠻全族死絕!吼……」

    獅坎王說完,得意地仰天大吼,鬃毛四散,展現妖族王者的威儀。

    方運身邊的許多星妖蠻用仇恨的目光盯著獅坎王,恨不得馬上出去與血妖蠻拼個你死我活,為死去的星妖蠻全族復仇。

    一些理智的星妖蠻則感激地看著方運,直到現在他們才明白,方運早就洞察了冰族與血妖蠻的意圖,但星妖蠻的大妖王們不信。不過,那些大妖王也做了準備,把這些星妖蠻送到方運身邊,保留血脈後裔。

    能被送往這裡的星妖蠻,大都是王族後裔,他們臨行前都得到囑咐,一旦星妖蠻全族有難,就要奉狐璃與方運為主,不可違背,否則十寒古地星妖蠻最後的血脈將斷送在他們手中。

    方運一邊輕輕拍打狐璃的後背。

    由於星妖蠻的大妖王違背協議,幾乎把人族送入冰族與血妖蠻的嘴邊,此刻方運對五頭大妖王的死沒有絲毫同情,只是可惜那麼星妖蠻為五頭大妖王的愚蠢陪葬。

    許多人族讀書人惋惜過後,反而感到一絲欣喜,這些星妖蠻及其他們的後代,此後必將是血妖蠻最堅定的反對者,全族被滅,如此大恨,世代難消。

    「鷹鳩王,你別在那裡不說話,你不是說方運快死了嗎?」冰瀚王怒視血妖蠻大營。

    一頭巨鷹徐徐升起。

    鷹鳩王眨了眨眼,然後低頭用鷹喙整了整羽毛,才無奈道:「你們不信可以問人族大儒,當時方運明顯是被聖位力量詛咒,我回來說出事實,是你們決定不圍攻人族,我有什麼辦法?你們冰族既然容不得人族,現在出手吧,老鷹我一定助威吶喊。」

    冰瀚王怒道:「你明知道冰帝大殿隨時可能開啟,卻鼓動我們去殺人族,是何居心?」

    獅坎王道:「好了,兩位不要爭吵,我們的敵人是人族。以我之見,我們應該各出一部分人大妖王,聯手攻擊人族,其餘大妖王則留在河畔等待,一旦冰帝大殿開啟,便可送妖王入內。」

    眾多讀書人無比緊張,沒想到冰族與血妖蠻敢在冰帝大殿開啟前動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