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狐璃一路上小心翼翼,經過兩天兩夜的努力,終於看到一道大門,走了出去。

    在邁出大門的一瞬間,兩人同時鬆了口氣,隨後相視一笑。

    方運望向前方,狐璃道:「我寧可從千百妖王中殺出一條血路,也不願意再進入寂靜城……」

    話未說完,狐璃與方運同時愣住。

    狐璃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方運則發現,這道大門外極為空曠,是一片無邊無際的沙漠。

    天地間只有兩種顏色,藍色的天空與黃色的沙漠,沒有白雲,沒有山峰,沒有植物,沒有一絲雜色。

    「沒想到寂靜城竟然連接無空漠……」

    方運同樣把話說到一半后停止,看向狐璃。

    兩人相互看著,都從對方的眼睛中看到驚訝。

    這是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

    沒有呼吸聲,沒有心跳聲,方運伸手抓起一把沙子再鬆手。

    指間沙流,落地無聲。

    兩人突然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好像失去最珍貴的東西。

    方運感到自己好像一腳踏空,正從懸崖下落。

    經歷了寂靜城那無處不在的寂靜殺音,突然來到一個完全沒有聲音的地方,方運心中沒來由升起一股煩躁之情。

    明明討厭那種喧鬧,突然來到安靜的地方,卻遠遠比在寂靜城中更讓人難以適應。

    方運輕輕嘆息,這次的十寒君王之爭,恐怕遠超歷代。

    方運伸出手指,凝聚才氣,要在地面上寫字。

    但是,才氣無法離體,無法引動天地元氣。

    方運面色微變,這座無空漠對力量的禁錮到了這種程度,明顯是針對大妖王層次的。

    方運彎下腰,用手指在地上書寫。

    「無空漠,只能不斷向前,沒有任何技巧,只有苦熬!」

    怪異的是,方運在書寫的過程中,每個字在寫完第一筆開始寫第二筆的時候,那第一筆必然會消失,永遠沒有完整的文字。

    不過,狐璃全都看懂,輕輕點頭,然後彎下腰書寫。

    「幸好我們是兩個人。」

    方運也點點頭,這種地方其實遠比戰場可怕,寂靜無聲,單調的環境,沒有方向,再加上是從寂靜城而來,那種孤獨感和失落感足以影響任何的人情緒。

    尤其是一個人的時候,這裡猶如地獄。

    現在有兩個人,遠遠好於獨自前行。

    兩人加速飛行。

    一路上,無風無雨,無雪無霜,甚至也看不到太陽,只有藍天與黃沙兩種單調的顏色。

    看不到他人,也看不到盡頭,這裡彷彿變成一個時間凝固的世界,沒有方向,沒有道路。

    僅僅飛行了兩個時辰,方運就頻繁去看狐璃。

    狐璃的情緒明顯被無空漠影響,氣血之力漲落紊亂,面色時常變幻,已經持續了一刻鐘,這是在寂靜城中都沒有的現象。

    聽不到聲音甚至比聽到刺耳雜訊更可怕。

    雜訊再如何,也代表一種生機,可此地只有天空和沙漠,沒有絲毫的聲音,如同亡者之地。

    又過了一個時辰,狐璃的情緒變化更大,方運稍稍靠近她,然後伸出手,拍了拍狐璃的肩膀。

    狐璃的雙眼瞬間微紅,這是妖蠻即將戰鬥的徵兆,在餘光看到是方運后,狐璃突然一愣,眼中的血色消散,露出迷茫之色,迷茫中有些許慚愧,沒想到自己竟然要坐在輪椅上的方運幫助。

    方運微微一笑,又拍了拍她的肩膀。

    方運什麼都沒有說,但狐璃知道方運在說什麼。

    「有我在。」

    狐璃心中聽得到,本能地向方運甜甜一笑,表示感謝。

    方運輕輕點頭,繼續恢復正常。

    但是,又過了兩個時辰,狐璃的情緒再度難以抑制,方運又出手幫她平復。

    方運並沒有怪罪妖蠻,這是妖蠻為了獲取身體力量而必然付出的代價,修身不修心,在這種地方只能被人牽著鼻子走。

    方運始終沒有在無空漠中有較大的情緒波動,一直一心二用,一道神念在文宮中讀書。

    讀書不能改變無空漠,但能改變方運如何面對無空漠。

    狐璃卻始終被無空漠的力量侵蝕,不過每當狐璃的情緒失控,方運總會第一時間點出。

    有時候是拍拍她的肩膀,有時候是用口型說出簡單的字,有時候是在沙地上書寫一首詩,有時候是一篇眾聖經典。

    狐璃非常聰明,只論頭腦,絲毫不遜於人族頂尖的大學士,但是,她卻沒有人族頂尖大學士的智慧,並不懂得如何格物、致知、誠意和正心。

    狐璃是一頭聰明但依舊靠本能行事的妖蠻。

    此刻的方運,則已經完全超脫本能的控制,即便在無空漠這種地方,無人命令他,無人要求他,同時充滿無數不安定因素,他依舊能靜下心讀書。

    經過方運不斷提醒,狐璃漸漸適應這裡,每次堅持的時間越來越長。

    隨著時間推移,狐璃終於發現,自己如同是隨波逐流的小船,這無空漠與冰帝宮則像是海水,自己被冰帝宮的力量所牽引,身不由己。

    她同時發現,方運自始至終都沒有被無空漠左右情緒,更不用說影響心境,方運彷彿一顆亘古不動的石子,看似是在星空中漂流,但仔細看去,卻仿若萬界圍著他一個人在運轉。

    狐璃突然想起前些天讀到的那篇《岳陽樓記》,其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似乎就是在說現如今的方運,雖然方運未必達到最高境界,但已經達到最基礎的層次。

    狐璃隱約明白了一些,清晰知道自己要與無空漠與冰帝宮的力量抗爭,可是過了一陣,依舊失去對自己的掌控,變得心緒不寧,變得煩躁不安,難以忍受這完全無聲的世界。

    這時候,一本書出現在面前。

    狐璃看了一眼遞過書的方運,接過來,點頭致謝,然後雙手捧著,仔細閱讀。

    《論語章句集注》,並無作者名。

    狐璃一直研讀人族書籍,知道《論語》也知道何為章句集注。

    章句本意是離章斷句,是指確定分段和句讀,後來演變成和逐字逐詞註釋不同的講經方式,以句子或段落為基礎進行解析註釋,重大意而輕字詞,也可泛指解釋眾聖經典。

    注就是註解,而集注則是綜合歸納眾多註釋者的說法,博採眾家之長,成一家之言。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