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有了龍帝海魂,再進入鎮罪殿或遠古龍城的建築,會有意想不到的大好處!」

    方運心裡想著,神念離開文宮。

    方運看向正在喝茶的荀平洋,問:「你們被冰族堵在外面?」

    荀平洋等人無奈點點頭,雖然衝破阻礙,也沒有半分喜色。

    曾越道:「臨近摩天崖,我們便陸續聚集在一起,沒想到冰族與妖蠻聯手阻撓,沒有辦法,我們只能出手。最終我們殺光冰族與血妖蠻的妖王,但也戰死數位大學士,我們已經收斂他們的遺體,回聖元大陸下葬。」

    蕭葉天面色最差,戰鬥到後期,那些妖王全力攻擊他,導致輔佐他的兩個宗家大學士盡數死亡。

    方運點點頭,道:「無論如何,我們抵達此處,沒有辜負人族的希望。願外面的人族平安,否則……」

    方運沒有說下去,但每個人都知道若是那裡的人族被殺光,方運會做什麼。

    冰同抬頭望天,好像什麼都沒聽到。

    這時候,摩天崖邊緣突然跳出一頭冰族妖王,這頭妖王面露猙獰之色,但看人族多而冰族少后,愣在原地,隨後慢慢向冰同走去。

    冰同看了看這個冰族妖王,第二寒城的,冷哼一聲,也不理會。

    人族正討論陣亡的大學士,這頭冰族突然出現,幾個大學士目光不善。

    「哼!」

    方運一張口,金黃色的真龍古劍劃破長空,直刺那頭冰族妖王,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冰族妖王面露輕蔑之色,這裡可是冰帝宮深處,寒意集中,每一個到達這裡的冰族,力量都會……

    冰族妖王突然目光獃滯,然後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四處張望,說好的冰宮寒氣呢?大雪呢?狂風呢?都在哪裡?

    看到疾飛而來的真龍古劍,這頭冰族妖王頓時嚇破膽,對面可是敢當誘餌輔助殺死大妖王的人族虛聖,沒有冰帝宮的寒氣相助,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冰同,救命……」

    冰族妖王一邊逃跑一邊外放所有力量阻擋真龍古劍。

    但是,下一瞬間,金光飛掠,隨後回返。

    冰族妖王屍首分離,死於摩天崖。

    冰同繼續抬頭望天。

    方運緩緩道:「之後不管是冰族還是血妖蠻,上來一個殺一個,上來兩個殺一雙。」

    「遵命!」眾多大學士得令,如同忠誠的士兵。

    「大競技場……十寒君王之爭已經開始,既然有顏家人在,我便不取寒君帝冠,其餘你們自取。對了,我在進入冰帝宮前,已經與冰同說好,不與他爭,這第一寒城帝冠,就留給冰同吧。更何況摩天崖大戰之時,冰同一直袖手旁觀,他若出手,我極可能會被重創,第一帝冠,也是對他的答謝。你們誰有異議?」

    眾多大學士輕輕搖頭,連蕭葉天也沒有反對。

    方運看向冰同,道:「一起進入,你先取第一帝冠吧。」

    冰同問:「你真捨得第一帝冠?第一寒城中蘊藏著最珍惜的神物,附近是最富裕的礦藏,一城抵三城!」

    方運一本正經道:「之前我說過不與你爭第一寒城,言出必行。」

    有幾個大學士暗中給方運使眼色,讓方運別太迂腐,畢竟之前沒有對文膽立誓,更像是文鬥文比前的謙虛之辭,沒有必要在這種時候守信。

    第一寒城的作用極大,甚至可以說,一旦奪得第一帝冠,那十寒古地必然易主,人族將成為真正的十寒古地之主,而冰族反而會成為附庸。

    有幾個大學士見方運不理會他們,有些急了,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冰同目光閃爍,也沒心思拋手中的黑珍珠,最終,抬頭道:「十寒君王之爭,向來是能者居之,你以一己之力屠盡百妖,第一帝冠自然屬於你,不是我的,我冰同絕不染指。」

    「冰同,你這是不給我面子嘍?」方運面露不悅之色。

    「十寒古地規矩最大,這次不給您面子,下次我一定補償!」冰同的語氣無比誠懇,彷彿是在對長輩說話。

    大學士和狐璃都無比詫異,這氣氛太詭異了,方運強行給,可冰同卻不敢要,怎麼看都覺得不對。

    幾個大學士不斷觀察方運與冰同,同時在心中思索,可始終猜不透兩人到底為何這樣,實在怪異透頂。

    雙方讓來讓去,始終無人去取第一帝冠。

    蕭葉天冷哼一聲,道:「天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你們若虛偽不受,蕭某取之!」

    方運沒有開口,似是不喜。

    冰同則道:「第一帝冠當屬人族,若方虛聖不取,也只有蕭大學士可得。」

    「哼!」方運輕哼一聲,繼續喝茶。

    曾越道:「蕭大學士,這第一帝冠不僅有極大的益處,也有極高的聲望,方虛聖的確不在乎這些小名聲,但不代表你可以直接取走!」

    「他們二人都不取,難道要留給後面的冰族妖王嗎?還是說,在場有誰人比我蕭葉天更有資格取第一帝冠!」

    眾大學士默然,雖然蕭葉天遠遠不如方運,但比他們還是稍勝一籌。

    方運看向顏懷始,道:「我答應你顏家,只取一頂帝冠,又答應冰同,不取第一帝冠,你可先取。」

    顏懷始露出複雜之色,最終無奈道:「身為顏家人,當謹守祖訓,孔子稱讚我家顏祖為賢,安貧樂道,我等自然要遵循兩聖教誨。我顏家,只取第三帝冠。」

    荀平洋看看顏懷始,看看冰同,看看方運,砸吧一下嘴,琢磨出事情不對。按理說,如果方運真不想要,也會傳音給顏懷始,讓顏懷始取第一帝冠,不能讓蕭葉天佔便宜,顏家請的方運,顏家若得第一帝冠,蕭葉天也不敢明搶。可是,連顏家也不取第一帝冠,這裡面必然有事,一定是發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什麼。

    「先取帝冠吧。」方運說著緩緩轉動武侯車,駛向冰帝座前。

    此刻冰山已經被分開,露出一座恢宏的競技場,場中方圓數十里,四周石階層層,宛若一座城市。

    在大競技場的深處,佇立一座空蕩蕩的寒冰王座,王座極高極大,似是百丈巨人之位。

    在王座前的半空,懸浮著十件冰晶帝冠,散發著迷人的光芒。

    其中第一帝冠上的光芒明顯比其他帝冠更盛一籌。

    蕭葉天死死盯著第一帝冠,眼中充滿渴望之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