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冰同只看掃了第一寒君帝冠一眼,然後看向方運,恢復了往常的微笑。

    方運依舊坐在武侯車上,一副淡然的模樣,好像這些寒君帝冠就跟冰坨一樣,完全不在乎。

    寒君帝冠在十寒古地堪比半聖文寶,但也只在十座寒城內發揮效用,離了寒城,只能讓人稍加親和十寒古地的天地元氣,作用並不大。

    寒君帝冠也有副作用,那就是佩戴帝冠后,無法離開十寒古地,只能通過詐死脫身。

    對於各族最有天賦的人才來說,沒人願意佩戴寒君帝冠,沒人願意被囚困在十寒古地。

    「在下唐突了。」

    顏懷始說完,腳踏平步青雲,飛向第三頂寒君帝冠,伸手將其摘下,拿在手中。如果不出意外,在見到諸位大儒后,顏家會選定一人佩戴寒君帝冠,回到寒城再進行正式的登基儀式。

    之後冰同飛空,摘下第二頂寒君帝冠,道:「本王技不如人,不敢摘取桂冠。」說著手持寒君帝冠返回原位,也並不佩戴。

    隨後,文王世家、子思子世家、曾子世家、孟子世家和荀子世家之人各取下一頂,其上高懸三頂,分別是第一、第九和第十帝冠。

    眾人沉默。

    十寒古地的人族本來就由六大亞聖世家加宗家組成,其餘世家雖有人在十寒古地,但並沒有派人參與十寒古地之爭。

    以前都是拚死也很難爭到一頂,現在卻整整空出三頂,反而不知道怎麼分配。

    各家大學士各懷心思,卻無人出口出手。

    數息后,蕭葉天一撩前襟,快速飛向第一帝冠,伸手將其摘下。

    沒有人發現,方運似是暗暗鬆了口氣,但下一剎那,方運卻露出不悅之色。

    蕭葉天看到方運的表情,微微一笑,手持寒君帝冠向眾人一拱手,道:「此次冰帝宮之行,在下與諸位文友披荊斬棘,歷經磨難方抵達此處,首先感謝同舟共濟的諸位。最需要感謝的,則是方運方虛聖,若不是他屠滅諸王,奠定勝局,揚我人族之威,在下絕無可能取得第一帝冠,最多獲取第九或第十帝冠。寶物,能者居之,方虛聖能而不居,實乃我輩楷模。但,十寒古地不止有人族,更有異族,第一帝冠關係人族興衰,為人族計,在下便當仁不讓,一肩擔之。」

    許多大學士直皺眉頭,蕭葉天這番話過於驕狂,甚至有嘲諷方運不堪大任,太過迂腐。

    狐璃氣鼓鼓道:「月皇陛下,我看咱乾脆搶回來算了,您不用,就算扔了也比給他強。」

    曾越在一旁道:「我看不錯。」

    方運卻對狐璃道:「這裡妖蠻妖王就剩你一個,你要不要取一頂?」

    狐璃目光一暗,輕輕搖頭,道:「我們星妖蠻一族只剩數千人,即便獨佔一城,也無力繁衍。來此之前,我等已經商定,隨您回聖元大陸,世代為您私兵,永不回返十寒古地。」

    在場的大學士輕輕點頭,這小狐狸的見識遠非常人可比。

    方運看向冰同,問:「你只取一頂帝冠?冰族那麼多人,一座城可養不起啊。」

    冰同毫不在意道:「此次爭十寒君王,只取一頂,護我寒城子民即可,至於其他冰族,懶得管他們死活。剩下的兩頂,你們人族分了吧,或者……換取一些好處。」

    方運見冰同真的不搶,要是點點頭,對狐璃道:「取下另外兩頂,從冰族手中換一些好處。」

    「遵命。」狐璃直飛上前,摘下兩頂帝冠。

    眾大學士也不阻止,因為十寒古地環境太惡劣,六大亞聖世家一家一座已經是極限,若真想獨霸整座十寒古地,人族必須要遷徙上千萬人口,違背人族的規劃。

    對於人族來說,十寒古地相當於一座堡壘加礦場,並不是繁衍生息之地。

    十頂帝冠全部取下后,冰帝神座發出細微的聲音,顏色由白慢慢轉藍。

    一旁的荀平洋道:「待冰帝神座完全變藍,則會下沉,這處場地也會關閉,我等便會被送到冰帝大殿門前,然後踏離開冰帝宮。」

    方運不理會眾人,驅使武侯車前行,抵達大競技場中心,然後以古妖語說了一連串所有人都聽不懂的話。

    隨後,所有人驚訝地看到,競技場周邊浮現出無數古妖虛影,有龐大的黃金巨人,有古怪的海妖,有滿身毒氣的毒蛟,有全身披甲的怪獸,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形貌及其特異。

    一陣陣奇特的歡呼聲響起,彷彿從遠古傳來,宛如海嘯。

    眾人驚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隨後,就見冰帝神座之上,浮現十座粗糙的石台,每座石台之上,都有一個粗糙的玉盒。

    每個玉盒都表面無光,稜稜角角,不經雕琢,好像是隨手從原石切下製作成玉盒。

    眾人這才知道方運為何一直不動手,原來是等真正的寶物。

    蕭葉天瞬間明白,那些寶物必然是古妖的秘寶,珍貴程度遠遠超過寒君帝冠。

    蕭葉天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帝冠,心中閃過一抹悔意。他取寒君帝冠,主要是為了自己晉陞半聖,若是有古妖秘寶,說不定晉陞半聖的代價更小。

    方運掃視十個玉盒,遲遲沒有動手。

    狐璃問:「不能一個一個打開看?」

    「不能。」方運道。

    「那怎麼選?」

    「瞎蒙。」

    狐璃無奈。

    方運仔仔細細觀察,腦海不斷浮現負岳傳承以及冰宮山刻痕的內容。

    最終,方運對準第九個玉盒一伸手,第九玉盒飛到他的手中,然後十座石台旋轉著縮小,消失在半空。

    方運把玉盒收入吞海貝,武侯車徐徐轉動,面向眾人。

    方運高居車上,掃視眾人後,緩緩道:「冰帝宮之事,不得外泄,本聖不消多說,各位立誓吧。」

    鎮海龍王之死,玉盒之寶,都不是可以隨便外泄的消息。

    人族大學士立刻第一時間立誓,狐璃也緊跟其後。

    冰同猶豫片刻,以祖帝屠庭之名立誓。

    只有蕭葉天站在原地,有些猶豫。

    方運乃是虛聖,和大儒又不一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