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若大儒封口,蕭葉天可以告知宗聖,但方運也是「聖」,即便是虛聖,宗聖也無權直接獲知,要麼方運親口披露,要麼眾聖開聖議開禁令。

    冰帝宮之事,太過重要,單單殺死鎮海龍王一事,就足以讓西海龍宮沸騰,甚至可能會讓西海龍聖引兵殺向景國。

    真龍之仇,傾盡四海之水也難洗盡。

    到時候,人族與冰族聯盟破裂,妖蠻一旦發動第二次兩界山大戰,方運便是人族最大的罪人。

    更何況還有古妖遺寶,足以引發各族眾聖覬覦。

    方運盯著遲遲不說話的蕭葉天。

    曾越不滿地看著蕭葉天,道:「怎麼?得了方運的好處,連封口都做不到?今天你若不起誓,走不出冰帝宮的大門!」

    荀平洋道:「曾兄何必如此,蕭大學士豈是那種不明事理之人,畢竟摩天崖上不明事理的都死了。」

    方運也不說話,只是看向蕭葉天的目光愈加寒冷。

    許久,蕭葉天點點頭,以孔聖和文膽立下大誓。

    眾人鬆了口氣,隨後,整座大競技場震動起來。

    「先離開冰山內部!」

    眾人紛紛飛走,就見巨大的冰山緩緩合攏。

    方運則不緊不慢收起武侯車,起身站立。

    當大競技場恢復原樣之後,一團白霧降臨。

    方運只覺眼前霧氣升騰,當霧氣散盡,發現自己位於冰帝大殿門前,前方是各族族人,更遠處則是無定河。

    不過,無定河中已經大變樣,已經看不到河水,眼前只有高高的冰牆,足有數百丈之高,包圍整座冰帝大殿。

    整座冰帝宮,都被冰封。

    「怎會如此!」冰瀚王大吼,驚醒所有人。

    方運冷淡地掃了一眼冰瀚王,然後環視周圍。

    自己之前建立的寒冰高樓還在,雖然許多地方已經被打碎,但各族大都存活,可見戰鬥並不激烈,雙方基本遵守了約定。

    所有人望向方運等人。

    有的盯著方運,但大多數人都盯著十頂寒君帝冠。

    除了冰同手上有一頂,其餘所有寒君帝冠都在人族手上!

    冰族與血妖蠻幾乎全族瘋狂,各個獸毛炸起,雙眼通紅,恨不得馬上出手搶奪。

    「我冰族妖王何在?」

    「我血妖蠻妖王何在?」

    多頭大妖王瘋狂吼叫。

    因為活著離開冰帝宮的除了人族,只有一個冰同!

    十寒君王之爭素來殘酷,如果現在沒有出現,就意味著已經死在裡面,那些沒能抵達摩天崖上的妖王無論多麼強大,此刻都會被冰帝宮的力量殺死。

    冰族與血妖蠻兩族之中氣血震蕩,狂暴的天地元氣聚集。

    人族眾位大儒與讀書人則搶先飛到方運身邊,進行保護。

    一道道傳音在人族之間響起。

    「怎麼回事?我人族為何大獲全勝?」

    「哈哈哈……老夫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十頂帝冠取九,千古未有啊!」

    「那些妖王去哪裡了?」

    「方虛聖,你的身體恢復了?」

    在場的大學士與大儒暗中傳音,表面上竭力掩飾,可怎麼也無法掩飾眉目間的喜色。

    數十萬人族也沸騰了,紛紛議論,不斷猜測,許多人激動的差點暈過去。

    他們之前做過許多猜測,最好的結果也不過是方運手持寒君帝冠,帶著零星幾個大學士回來,而冰族與妖蠻一方則有百妖王跟著回返。

    現在,完全逆轉!

    許多人沉浸在喜悅中,傻笑看著方運等人,這種結果已經不用誰來解釋,是人族真正的大獲全勝。

    「今天不把事情說清楚,你們人族一個也別想離開冰帝宮!」冰瀚王徐徐高升,氣血涌動,宛如魔神。

    所有的冰族與血妖蠻大妖王也徐徐升空。

    對人族,兩族的大妖王有著壓倒性的優勢。

    遠處的翼熊王帶著眾多凶獸看向這裡,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正在傳音的人族立刻停止,一致望向眾多大妖王。

    「冰同,你過來,說說經過。」

    冰同本來想偷偷躲入冰族人群,但被冰瀚王厲聲喊出來。

    各族大妖王已經不再給冰同面子,事情已經影響到兩族的生存。

    冰同無奈地拋著黑珍珠玩,道:「冰帝宮內有封口令,我不能說。」

    「胡言亂語,歷代從未出現過封口之事!」

    「你們不信可以用冰族秘法驗證,我絕對沒有說謊。」冰同一臉的無辜。

    「好!」冰瀚王對準冰同遙遙一抓,大量的寒氣瀰漫,包圍冰同,數息后,寒氣返回,收入冰瀚王的體內。

    眾多大妖王看著沉默的冰瀚王。

    冰瀚王道:「冰同果然沒有說謊,他的確以冰祖立誓。」

    「那人族呢?」

    人族大學士紛紛表態,都已經立誓。

    冰瀚王道:「冰同,把你可以說的全部說出來!」

    冰同無奈,老老實實交代事情的經過,甚至把殺了幾頭妖王都仔細說出,讓其他冰族與血妖蠻的臉色很難看。

    最後,冰同道:「接下來,就是最後的摩天崖了,我爬啊爬,爬啊爬,然後爬上摩天崖,看到……後面的事就不能說了。」

    眾多冰族妖族被氣得七竅生煙,冰同說了半天都是廢話,本來說到重點,卻不能說了。

    大儒顏寧逍冷聲道:「冰族與血妖蠻的諸位,你們這是輸不起嗎?十寒君王之爭,向來是生死由命,我們人族從來沒有質疑過結果,此番人族大獲全勝,你們兩族卻喋喋不休,委實可笑。」

    眾多大妖王勃然大怒。

    「我們懷疑你們人族用了卑劣的手段!」

    顏寧逍道:「那你們找冰祖冰帝去!這十寒君王之爭由他們創造,一群大學士再如何,也壞不了冰帝宮的規矩!」

    曾越譏笑道:「當年人族只有一城時,你們怎麼不懷疑你們冰族用了卑劣手段?」

    「輸不起就是輸不起,還要找原因,無恥至極!」

    「整天瞧不起我們人族,現在卻如此,我看你們還有什麼臉說我們。」

    「輸了就是輸了,勝了就是勝了,我們人族當年可沒像你們,如同氣瘋的野狗一樣亂咬。」

    不僅讀書人開罵,連普通人族也義憤填膺,大罵冰族與血妖蠻。

    眾多冰族與血妖蠻氣得全身顫抖,但又不能回罵,因為完全沒有證據。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