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息之後,血河消失,原本靠近十寒古地的太陽星辰都在快速遠離,而蛟聖已經消失不見。

    方運卻看到,蛟聖肉身全被攪碎,用最後的保命手段滴血萬化不知逃往何處。

    離十寒古極為遙遠的地方,一滴蛟龍狀血滴正在星空中不斷飛行,離十寒古地越來越遠。

    若是靠近,便會感受到那滴血中蘊含強大的氣息,同時也會聽到那滴血的吼叫。

    「方運!我敖宙與你勢不兩立!毀我聖體,不知何年才能凝聚,我與你不死不休!」

    「待我慢慢恢復力量,一旦重回聖位,必然不惜一切代價殺你,即便是人族眾聖也阻止不了我偷襲你,我要滅你滿門,我要斷你血脈,我要讓生生世世永墮火獄!」

    「遺失星火渾天鑒,我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到聖元大陸,就算有星路也是無用!可恨!待我回到聖元大陸,一定要公開這條星路,讓妖界眾聖兵臨十寒古地!」

    「我要殺了你!一定要殺了你!」

    「待我回聖元大陸,便是長江之水淹沒景國之時!」

    「方運……」

    敗犬的哀嚎不斷在星空中翻滾。

    十寒古地慢慢降溫,但那種刺入魂魄的寒意卻消失了。

    許多冰族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好像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

    冰宮山回復原位。

    冰帝宮前,三族緩緩起身。

    各族都驚疑不定,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冰族諸王不斷偷喵方運,他們縱然不是古妖正統,這些年也知道不少古妖秘辛,一旦喚出星辰之山,那就是古妖嫡傳中的嫡傳,位同半聖。

    冰族敢殺人族虛聖,敢殺妖界皇者,但絕不敢動古妖半聖,因為那就是典型的以下犯上,是自絕於血脈,必然會引發眾星之巔大怒。

    區區一個負岳半聖就能使用法陣重創蛟聖,更何況古妖眾聖發怒。

    只要冰族不想背叛古妖,這種時候就只能把方運奉為十寒至尊,位比人族虛聖。

    冰同站在那裡,時而咬牙切齒,時而一臉無奈,雖然之前就知道方運得古妖傳承,但連古妖嫡系得到的古妖傳承都不完整,可方運偏偏能以大學士之身喚出星辰之山,被方運坑的仇是沒法報了。不過冰同轉念一想,自己也沒什麼損失,讓蕭葉天倒了血霉,可以當沒發生過。

    之前罵過方運的冰族大妖王惶恐不安,方運可是把冰帝殘魂生生逼得低頭見禮,現在真要出手殺他們,誰也還手?

    血妖蠻們在暗中瘋狂傳音,一片混亂,完全不知如何應付。

    而人族大儒與大學士們則圍在方運周邊,因為此刻方運正抬頭面朝蛟聖死亡的地方,閉著眼,周身各種力量升騰,不知道在做什麼。

    數息后,方運額頭冒出細密的汗水,很快蒸發。

    足足一刻鐘后,方運睜開雙眼,輕輕呼出一口氣。

    所有人不知道方運做了什麼,也沒人會去問。

    方運又看了一眼蛟聖消失的地方,環視四方。

    方運視線所過之處,各族無不低頭致敬。

    「冰族諸王可在?」方運的聲音透著徹骨的寒冷。

    「卑下在!」眾多冰族與大妖王低聲應答。

    「妖蠻滅我古妖一族,冰族當視其為敵,本聖下令,屠滅!」

    冰祖諸王相互看了看,之前一位罵過方運的冰杉王大吼一聲,沖向血妖蠻。

    有一人帶頭,其餘冰族王者立刻殺向血妖蠻。

    冰族諸王的數量是血妖蠻的七八倍,戰鬥一開始便呈現一面倒,血妖蠻諸王甚至連逃跑都來不及,只能被動死戰。

    血妖蠻畢竟是戰鬥的族群,陷入絕境后完全拋棄任何幻想,唯有拚命。

    冰族諸王生怕十寒古地的新王報復,殺起血妖蠻毫不留情,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族有不共戴天的血仇。

    看到不遠處兩族廝殺,人族所有人恍如隔世,比看到祖帝大斧斬半聖更震撼。

    在十寒古地,人族被血妖蠻與冰族欺壓良久,處處被針對,怨氣積累了近千年,現在看到兩族狗咬狗,所有人感到全身從頭到腳處處舒爽。

    「方虛聖,接下來我們應當如何?」顏寧逍暗中傳音。

    「十寒古地在十寒古地之外,請西聖閣化身降臨,三緘其口。」方運道。

    「那冰帝殘魂……」

    方運面色稍有怪異,道:「他挺倒霉,先被負岳抽走力量,又被我抽走力量,大陣發動后徹底抽空此次古地生滅吸收的力量,所以蕭葉天才會死亡。你看十寒古地,寒意遠不如之前,不僅因為消耗屠庭的力量,也因為冰帝殘魂死亡。若我所料不錯,此次冰帝未得到古地生滅的力量,無法維持鎮魂迴廊,只能犧牲自己,保全雪女。」

    「那我們應當如何?」

    方運道:「這個消息暫且不要外露,待時機成熟,我會處理。若我所料不錯,所謂祖帝遺址並無寶物,即便有寶物,也會被冰帝用來維持鎮魂迴廊。至於大競技場的寶物……並不在十寒古地,我會想辦法尋找。」

    顏寧逍露出后怕的神色,道:「多虧負岳提前布下殺陣,否則蛟聖一旦抵達十寒古地,後果不堪設想。」

    方運卻微笑道:「負岳會監天律令,我也會,我在大競技場十中取一之物,不是浪費。」

    顏寧逍也不知道方運在大競技場中獲得什麼,便點點頭,道:「我們這就連通聖院,您第一時間離開,以免不測。」

    方運卻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又看了看正在廝殺中的冰族與血妖蠻,道:「我再等片刻,你們直接去第一寒城連通聖院。至於這些冰族……離開前我會寫一篇文章送給它們。等我離開后,你們拿著我的古妖手諭,讓每座寒城把寒君王座卸下來,然後送到我家中。」

    「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過那第一寒君帝冠……」

    「那頂帝冠已經無害,你們可以直接使用。對了,我寫完文章后,所有冰族將無法使用寒君帝冠,我們人族就勉為其難接受全部帝冠。前六城是人族,第七城算我的,其餘三城帝冠由我人族執掌,但地方留給冰族吧,畢竟我們人族沒有太多精力佔據如此多的地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