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目光平淡,不喜不怒,無威無恩,只是站在那裡。

    冰族如奴。

    但是,它們不甘心!

    冰綱王咬著牙,學人族拱手道:「尊敬的方運殿下,我們可以離開嗎?」

    「你們以下犯上,欲殺負岳之事,還未解決!」方運冷漠地望著冰綱王。

    冰綱王看了看一旁的森森白骨,咬牙道:「我們當時不知您是百帝部落之人,所以冒犯,請殿下恕罪。我們決定拿出全族一半積蓄贖罪,請您開恩。」

    眾多冰族眼中閃動著悲色,沒想到堂堂冰族竟然墮落到這種地步。

    「九成。」方運道。

    「你……」冰綱王怒氣衝天,卻不敢罵一個字。

    「欺人太甚,老子跟你拼了!」一頭冰族大妖王猛地沖向方運。

    方運一動不動,甚至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就見那大妖王在邁出一步后,全身血液收縮,隨後猛地爆開,血漿四濺。

    眾人無不膽寒,那可是堂堂大妖王,即便妖皇親至,也無法一念誅殺。

    眾多冰族望著星辰之山,又怒又悲,又怕又驚。

    這時候,已經沒有誰懷疑冰奴的身份,方運之所以如此輕易殺人,殺向方運的冰族之所以紛紛死亡,是因為歷代古妖祖帝不斷為古妖一族加持力量,這些力量同時也會約束各種奴族,和他們的血脈一樣延續世世代代。

    祖帝不收回,冰族世世代代都是冰奴,那種力量也會一直存在。

    只要顯露星辰之山,古妖對任何奴族都是生殺予奪,任何想要攻擊星辰之山下方的古妖,都會被血脈中的力量殺死。

    當年妖界也用過類似的力量。

    「看來你們還不清楚自己犯了多大的罪,選個人,戴上寒君帝冠試試吧。」方運道。

    冰同立刻把第二帝冠扔給原第一寒城的寒君,那寒君身體虛弱,現在還活著已經是萬幸,輕輕搖頭,遞給自己的一個孫子。

    那頭冰族妖王用雙手把帝冠舉過頭,戴到頭上。

    但是,一種無法言喻的氣息降臨,似是蒼天之怒,又好似萬靈之忿,所有冰族都感到魂魄在顫慄,似乎自己犯下重罪。

    隨後,就見那妖王慘叫一聲,如同一瞬間經歷了萬年之久,身體瞬間化為乾屍,而寒君帝冠之上則多出一道血光,慢慢變淡,最後消失。

    所有冰族呆若木雞。

    「這不是冰帝賜予我們冰族的嗎……」原第一寒君以睿智著稱,他甚至曾勸過冰同不要與方運敵對,而現在,卻已經徹底迷茫。

    方運道:「還有別的帝冠,你們可以一一嘗試。若是喜歡,那第一帝冠和我們人族手中的帝冠,你們都可以試試。」

    「本王不信,我們是高貴的冰族!」

    一頭冰族大妖王衝上前,撿起之前蕭葉天與冰帝戴過的第一寒君帝冠,給自己戴上。

    剎那后,這頭大妖王也化為乾屍。

    「我死也不信!」

    一些冰族徹底崩潰,衝上前使用冰族掌握的帝冠,但無論誰戴上都會被吸成乾屍。

    在死亡數量超過五十后,冰奴全部清醒。

    冰奴戴不上寒君帝冠。

    「我們冰族戴不上,你們人族也未必能戴上!」冰綱王道。

    「各家先選前六頂戴上,其餘四頂到時候再說。」方運說著,原本在冰族手裡的寒君帝冠全都飛向人族。

    人族大學士們面露猶豫之色,方才的場面過於恐怖,戴一個死一個,簡直是殺人機關。

    方運道:「顏家先選一人,佩戴第一帝冠。」

    顏寧逍看向方運,露出探尋之意。

    方運什麼也不說。

    顏家人無奈,大學士顏懷始一咬牙,接過第一寒君帝冠,閉著眼扣到頭上。

    帝冠臨身,華光大作,一環奇異的光芒出現在顏懷始的腳下,隨後附近變得無比寒冷,天降瑞雪。

    顏懷始小心翼翼睜開眼睛,隨後深吸一口氣,強忍激動之情,一伸手,就見無數飛雪落入掌心,又迅速轉化為冰塊,這是典型的寒君力量。

    隨後,顏懷始一揮手,十里寒冰鋪滿地面。

    顏懷始長長鬆了一口氣。

    其他世家大學士終於放下心,原本被選出的大學士一一佩戴帝冠,全部成功,成為一代寒君!

    六尊寒君站在方運身側,如侍衛拱衛。

    宗家人望著另外空著的四頂寒君帝冠,心裡如同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咸全都有,如果在十寒古地宗家不與方運爭奪,如果蕭葉天能夠隱忍,這時候就算排隊也該排到宗家了,根本不用費盡心機不要麵皮去爭奪。

    可惜,當初誰也沒想到,人族的帝冠竟然會空出來,而且整整空出四頂!

    宗家這些年在十寒古地的努力全部化為泡影。

    就算蕭葉天活過來,也會被生生氣死。

    冰族們看到這一幕,徹底絕望,再也無法懷疑冰奴的身份。

    「我寧死也不當奴族!」

    一頭冰族妖王一拳打碎自己心臟,倒地身亡。

    「老子不當冰奴!永世不當!」

    一頭又一頭冰族自殺,不多時,自殺的冰族超過三萬頭。

    人族看著冰族,輕聲嘆息,無論如何,這三萬頭自殺的冰族應該獲得尊重。

    不多時,自殺的冰奴越來越少,最終停止。

    自始至終,方運神色不變。

    「贖罪,還是族滅?」方運緩緩問。

    聲有寒意,目若一冬。

    「贖罪!」原第一寒君大吼一聲,帶著無盡的憤怒,頭顱一歪,死在椅子上。

    原第一寒城的冰族哭聲一片。

    冰綱王長嘆一聲,道:「我族願贖罪。各城把所有神物寶物送到方虛聖面前,任由他挑選。」

    各城大妖王一動不動,過了好一會兒,才陸續拿出各種海貝,第一寒城竟然還有一件吞海貝,雖然空間遠不如方運手中的大,但也算是罕見神物。

    方運手持吞海貝,一些人族用不到且價值不高的神物寶物紛紛飛出,落在地上,然後方運收起整隻吞海貝。

    看到這一幕,眾多冰族沒有生氣,心中只剩無盡的悲哀,方運此人簡直就是刮地三尺,比刨冰族祖墳更狠。

    之後,方運收走各城最強大的寶物,沒了那些寶物,冰族已經不是手持聖書投影的眾位大儒的對手。

    「寧逍大儒,我們去第一寒城,連通聖院,接下來,這十寒古地就交由各家處理。至於冰奴一族,既然不掌帝冠,願做人族附庸便可進入寒城,不願者禁止進入寒城,人人皆可撲殺!」

    冰奴們更感悲涼,堂堂冰族在方運口中竟然如同野狗。

    「遵命!」

    各家大學士和大儒一起領命。

    「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