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功幾乎差一點就要罵出來,堂堂蛟聖宮何等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除了受到酈道元的力量克制,除了少數實力絕倫的半聖,人族半聖根本無法勝過蛟聖,畢竟蛟聖壽超萬載,即便是新晉亞聖大聖也無法殺死他。

    蛟聖即便比不上真龍眾聖,但畢竟是龍族一脈,比普通龍族半聖相差不遠。

    而現在,竟然蛟聖宮竟然被打上門,敖功心中幾乎每一息都閃過要與方運同歸於盡的念頭。

    「證據?聖位與龍爵的秘密,豈能讓爾等知曉?不辨尊卑!」方運道。

    敖功怒極冷笑,道:「好一個文星龍爵,就憑你一句話,毫無證據,就要定我蛟聖宮上下全族之罪?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等請四海龍宮主持公道!」

    敖功說著,身上聖光環繞,就見一片巨大的龍鱗徐徐上升,徐徐變大,最後竟然有一里之高。

    這龍鱗表面無比粗糙,彷彿歷經無盡歲月摧殘,每一處起伏、每一條紋路,都寫滿故事。

    所有水族低頭,甚至連敖煌都不情願地低頭施禮。

    唯有方運和負岳絲毫不變,反而在觀察大聖蛟鱗。

    隨後,這大聖蛟鱗徐徐化為灰燼,形成五道光芒,其中一道直衝天際不知去向,另外四道則分別飛往四海龍宮。

    敖煌抬頭道:「不用等東海龍宮了,本龍可以做主!你們要是真想主持公道,我可以讓我姐來。」

    眾多蛟族變色,前不久敖雨薇還大鬧蛟聖宮,若是真來,另外三海龍宮的龍皇都吃不消。

    負岳低聲道:「哥,咱們是先下手為強,還是等把另外三海龍宮的一網打盡?現在其他三海龍宮必然派遣龍皇,多殺一個是一個。」

    敖煌白了負岳一眼,方運道:「等其餘三海龍宮到來。若是師出無名,便是授人以柄,西海龍聖倒是無法出面,但南海和北海的兩位,已經在虎視眈眈。」

    負岳眨了眨眼,低聲道:「我干普通妖聖行,四海龍聖那種……我遇到只能跑了,關鍵他們有至寶,我還沒取到負岳一族的至寶,到時候你得幫幫我。」

    看到方運沒有異動,敖功鬆了口氣,暗中與其餘蛟族傳音商量。

    「不如跟方運拼了吧!我們蛟族和普通水族不一樣,他無法一言殺死我們,只會讓我們的力量減弱而已。再說了,蛟聖宮中有爺爺留下的蛟鱗法旨,可以抵消方運的文星龍爵力量。」

    「不行,爺爺的法旨需要留在宮中坐鎮,若是拿出來被反制,蛟聖宮將徹底失守,縱然有再多機關和寶物也無濟於事。」

    「那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看著吧。你們看方運氣定神閑,他竟然敢來,就必然不懼四海龍宮,必然有能抄家的借口。」

    「或許他只是虛晃一槍,趁蛟聖爺爺不在的時候,訛詐咱們一筆。」

    「對對對,這個可能性最大!給他點好處打發他算了,等爺爺回來再報仇!」

    「不錯,先打發他在說……」

    敖功輕輕搖頭,道:「你們難道都沒認出方運身邊那頭烏龜的來歷?」

    「不就是一頭龜族大妖王嗎?大概是東海龍宮的,就是外形奇特點,應該是鱷龜成精。」

    「看那樣子,凶是凶,如何跟我蛟龍一族比?」

    「我早就瞧他不起,不過是龜族,還如此囂張,他以為自己是霸下後裔嗎?」

    敖功無奈道:「那是負岳!」

    所有蛟族愣了,有一些蛟王的眼中甚至露出恐懼之色。

    無論是對古妖還是對妖蠻之戰,蛟族都是僅次於龍族的主力族群,留下無數的傳說。

    負岳絕對是古妖中最恐怖的種族之一,因為傳說中祖帝層次的負岳以太陽星辰為食,身體之上自然會成一界,而且是超級大的一界。

    論個體能力,負岳一族絲毫不下於龍族,因為據說負岳曾經借種龍子霸下,論血脈傳承與真龍一脈可以說毫無差別。

    沉默許久,一頭蛟王說:「就算是負岳,也只是大妖王的層次!水族與古妖有世仇,我們不僅可以反誣方運勾結古妖,還可以趁機殺死負岳,殺雞儆猴!」

    「但人族早就與負岳結盟,我們這個借口並不充分。更何況,大妖王層次的負岳,實力還在方運之上。」

    敖功卻道:「有其他消息傳來,這頭負岳,疑似……半聖,只是無法確定。」

    蛟族上下張口結舌,許久無聲。

    「否則,我何至於忍辱負重。父聖不在,有東海龍宮相助,有方運心狠手辣,加上一尊半聖,我們蛟聖宮根本無法撐住。所以我才要請四海龍宮主持公道。西海龍聖養傷閉關,南海龍聖與北海龍聖絕不會坐視不理!壓制方運,已經成為除東海龍宮之外其他所有水族的共同意圖!他有亞聖之姿,一旦晉陞亞聖,我水族恐怕又要重現當年被孔聖奴役的慘象。」

    眾多水族輕聲嘆息,雖然水族景仰孔聖,但也不得不承認,水族曾被孔聖鎮壓千年,至今都不敢越雷池一步,每個水族都想擺脫孔聖的陰影。

    許多水族甚至猜想,若沒有孔聖,人族早就成為龍族的附庸,哪裡能像現在這樣與龍族平起平坐。

    聖元大陸,本應該在水族掌控之下!

    「只要其餘三海龍皇相助,方運就不敢出手!他說的那番話,完全就是在欺騙訛詐!」

    敖功搖頭道:「父聖正經說過,永遠不要小看方運,他竟然敢來,至少有九成的把握,我們稍有輕視,就可能被他趁虛而入。更何況,去年父聖想要鎮壓他,給了他借口。」

    「那他到底有沒有蛟聖爺爺想殺他的證據?」

    敖功思索片刻,道:「我也說不好。如果他不想強行動手,只是來給我們一個下馬威,倒也無妨,大不了賠償給他一些神物。若是他強行動手,卻不說出證據,只有兩種辦法才能讓我們信服。一種是利用聖院的『誅心之問』,一種是利用北海龍宮的觀天鏡。」

    聽到這裡,所有水族臉上都浮現振奮之色。

    「我們是龍族,不能讓他用誅心之問,一定要逼他用觀天鏡!」

    「對,用觀天鏡!」

    「哈哈,這個方運,真是作繭自縛了,殺了如此多的水族,他如果不經觀天鏡照,別想回去!」

    「當年他在寧安城,沒能逼他照觀天鏡,現在他先殺水族,又說有證據,想逃脫觀天鏡照?做夢去吧!」

    「快快聯繫三海龍宮,一起施壓逼他照觀天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