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煌原本厭惡這些龍族,但現在看到這種慘象,輕嘆一聲。

    負岳輕輕搖頭,道:「現在哭慘有什麼用?若非我哥神異,現在他已經死了!觀天鏡這種至寶直接照一個大學士,虧你們想得出來!知道這是什麼嗎?這就是報應!」

    罪龍們哭成一片。

    就在此時,一道無形的力量降臨,那力量的性質明明無比宏大偉岸,但又似乎在小心翼翼,生怕傷到什麼。

    隨後,蛟龍宮三皇身後的聖光收斂,被那力量引走,化為虹光直飛向北海龍宮,接著,北海龍宮的龍族被接走。

    片刻后,一道虹光自南方而來,接走南海龍宮的罪龍。

    怒濤戰台的蛟龍血脈盡失,本來已經絕望,現在看到這一幕,一頭又一頭蛟龍自殺。

    敖煌嘿嘿一笑,道:「北海那位知道失了觀天鏡投影,理虧不好要回,乾脆帶走蛟聖宮的三件半聖寶物彌補。嘿嘿,北海的還是要面子,不像西海的赤膊上陣,連臉都不要。」

    負岳道:「和普通半聖寶物比起來,觀天鏡有用的多!」

    方運卻不說風涼話,向北海方向輕輕一拱手,道:「謝北海龍宮賜寶。」

    那正在往北飛的紅光輕輕一顫,恐怖的氣息四散,但瞬間收斂,以更快的速度飛回北海龍聖。

    「方運,你這嘴也太毒了,都把北海那位氣得差點沒控制住力量。」敖煌洋洋得意道。

    「嘖嘖,那虹光收斂,怎麼看都有種灰溜溜的感覺……」負岳壞笑道。

    但是,僅僅三息后敖煌突然猛地望向方運。

    「方運,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在算計這觀天鏡投影?」敖煌目瞪口呆看著方運。

    負岳一愣,拚命眨眼,突然意識到,方運之前說那句「謝北海龍宮賜寶」,聽語氣不僅僅是諷刺北海龍宮,明顯是真借了什麼。

    後面的洞庭蛟王在心裡罵了一連串的髒話,然後回憶之前方運的種種言行,當時不知道,但現在仔細一想,方運明顯是在逼北海龍宮用觀天鏡投影,而且早就準備好了奇特的玉盒收寶,關鍵是,中途方運反覆勸說南海與北海龍族,最後仁至義盡,明顯早就知道這個結局。

    洞庭蛟王看著方運背影,瑟瑟發抖。

    一直利用聖廟觀看事情經過的人族眾大儒幾乎全部意識到,自始至終,無論是三海龍宮還是蛟聖宮,在被方運玩弄於股掌之間。

    半聖不出,文星龍爵當為龍族至尊。

    論榜在這一刻變得異常安靜,所有讀書人都在回憶思索整個過程,越是深入思索,越是心驚。

    負岳看著方運,擔憂地道:「哥,你放心,以後我一直是你的小老弟,我不會背叛你的,咱們說好,你別用這種手段整死我好嗎?我們古妖當年若是有你一半的陰險……咳咳是智慧,智慧,就算只有一半,也就沒妖蠻什麼事了。」

    敖煌白了負岳一眼,道:「他先是龍族,然後才是古妖!」

    「小黃啊,做龍要講良心,他明明是先接受古妖傳承,后當上文星龍爵的。」

    「呵呵,你剛生出來的時候,你爹娘已經不知道哪裡去了,後來你被妖祖抓到,你摸著良心說,那你現在是妖族還是古妖族?」

    「都說了不準跟我提妖祖那個老王八蛋!」

    「呵呵,那你就別叫我小黃!」

    敖煌與負岳又開始拌嘴。

    方運突然伸手一招,對面蛟皇敖功身邊一面令牌飛到手中。

    方運按動令牌,就見對面的怒濤戰台崩解化水,一起湧入令牌之中。

    所有的蛟族水族跌落水中。

    這些平時在長江不可一世的水妖,全部失去了水族的能力,只能在水面上憑藉妖力和身體撲騰,根本無法像以前那樣自然浮起。

    敖功因為不小心,肚子里灌了好幾口水,還被水嗆到。

    負岳與敖煌看到這一幕也不吵了,敖煌哭笑不得,負岳哈哈大笑,兩岸的人族也跟著笑起來。

    蛟族在長江之上何等霸道,殺人越貨乃是常事,尤其是在酈道元出手懲戒蛟聖之前,蛟族根本不把人族放在眼裡。長江流域每年直接或間接死在水族手裡的百姓超過十萬。

    還有一些人輕聲嘆息,暗道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堅守蛟聖宮或許還有機會,畢竟蛟聖宮寶物眾多,可好死不死想用觀天鏡對付方運,不僅中了圈套,現在也一敗塗地。

    敖功惱羞成怒,沖著方運大吼:「你斷我長江蛟族血脈,父聖一旦得知此事,定然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你!你殺了我吧!你不殺我,將來我一定好報復!」

    「方!運!」一頭妖帥沖方運嘶吼,眼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這頭妖帥已經不再是蛟龍,完全像是一條扒光皮的鰻大鰻魚。

    方運仔細一瞧,道:「這不是老友清江蛟王嗎?許久不見,別來無恙。」

    眾人一愣,敖煌瞬間笑噴,玉海城上眾多官員也忍不住笑起來。

    負岳問:「你笑什麼?」

    敖煌忍不住道:「你不知道前因後果。當年清江蛟王因為雨鎖玉海城,被我們東海龍宮懲罰,就在附近被我姐手持法旨斷了角、剝了皮,扒得跟鰻魚一樣,現在清江蛟王又被扒皮斷角,方運問一句分別後有沒有不好的事發生,表面是在問候客氣,但其實暗藏自問自答:現在看來,沒有,還是老樣子。」

    負岳跟著嘿嘿直笑,一邊笑一邊道:「我哥這嘴太毒了,一句問候就勝過咱倆百倍,得罪他的人肯定上輩子惡貫滿盈。」

    「所以咱倆要繼續拌嘴練習,不然永遠追不上方運。」敖煌笑嘻嘻道。

    負岳用力點頭。

    洞庭蛟王的身體突然激烈顫抖。

    當年方運剛在象州上任時,它還想暗地裡給方運下絆子,結果被方運鎮住,後來一直很聽話,但終究是有過污點。

    三息后,洞庭蛟王突然猛地起身,威風凜凜道:「啟稟文星龍爵殿下,前方罪族不知敬您,罪大惡極,請允許小的當前鋒官,將其誅殺,還我長江一片朗朗晴空!」

    那些水族氣得破口大罵,不僅罵,還揭露洞庭蛟王當年的醜事。

    但,洞庭蛟王始終威風凜凜,不為所動。

    「去吧。」

    方運輕輕一言,敲響蛟聖宮的喪鐘。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