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吧,先接掌蛟龍宮。」負岳無奈道。

    方運漫步上前,繞過萬蛟圖照壁,抵達正殿。

    正殿之中水波蕩漾。

    正殿從外面看很小,但進入后,彷彿有一座城市那麼大。

    這座大殿充滿龍族風格,富麗堂皇,光芒閃爍,人間前所未見的神物,在這裡只能鋪地。

    大殿的十二龍立柱屹立,每一根立柱都是古妖半聖形象,好像真正的半聖被澆築其中。

    每一根立柱,都彷彿能支撐一界之水。

    立柱兩側,是兩副滔滔海洋圖。

    海洋圖之前,則是一隊隊被強大的力量封印的水族形象的傀儡,傀儡之間,是一排排的武器架,有三丈高的蝦鉗,有百丈大的句錨,有奇特的鎖鏈,不一而足。

    正殿的頂部四周是美輪美奐的花紋,而正上方則是水晶般的透明屋頂。可惜現在上方的水被抽空,看不到水中的美景。

    在正殿的最深處,有一張金色的羊毛毯,長寬竟然超過一里,毛毯之後是普通的牆壁,點綴著一些裝飾物。

    蛟聖不坐龍椅,而是卧在金色羊毛之上。

    方運一一掃視此地,這裡無論是古妖立柱、兩側的海疆圖、屋頂水晶還是金色羊毛毯,都是聖位寶物!

    那古妖立柱可喚出十二頭古妖,兩張海疆圖中封印兩界海洋,屋頂的水晶則可以源源不斷從萬界星光中吸取力量,金色羊毛毯是擁有強大的防護力量。

    不過,這些寶物與巡海殿是一體,除非蛟聖親至,否則根本無法激發這些寶物的力量。

    方運的水王座全面加速,很快抵達金色羊毛毯的中心,其餘人則停在金色羊毛毯邊緣。

    這長寬都超過一里的金色羊毛毯,便相當於蛟聖的龍椅,方運一個人站在中心,實在有些不協調。

    方運心念一動,水王座結冰、變大,在身後凝聚成一座由寒冰組成的屏風,自己則坐於王座之上,讓金色羊毛毯上不再空曠。

    方運閉上眼,緩緩呼吸,隨後,口中吐出一聲龍語。

    整座巡海殿輕輕一震,所有人輕輕搖晃。

    原本隔絕長江與東海的力量消失,蛟聖宮兩側的水向下灌注,填滿被分開的地方。

    轟隆隆的聲音不斷鳴響,不過數息,整座蛟龍宮再一次被江水淹沒。

    長江入海口恢復了平靜。

    大殿之中,方運已經閉目,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氣勢,如長江一般浩浩蕩蕩,連綿不絕,有永世永生的氣概;又像大海一樣開闊無垠,百川之主,君臨一界。

    所有水族全都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敖煌與負岳也輕輕低頭。

    方運長長呼出一口氣,眼前突然顯現無數的畫面。

    在湖州江中的一條木船上,木船突然晃,一個婦女手一松,懷裡的孩子掉在船舷上,滾到水裡。

    那婦女嚇呆了,一時間竟然不知去救女兒。

    一息之後,她才大喊。

    「救命啊!我女兒落水了……」

    船上的船夫和其他人這才發現,尋找嬰孩。

    突然,船邊江水升騰,一股水流托著孩子上升,把孩子緩緩送到船上。

    孩子睜著明亮的大眼睛,臉上竟然還帶著好奇的微笑,並沒有受到驚嚇。

    婦女抱著孩子大哭不止。

    老船夫急忙跪在地上,向東海方向磕頭。

    「是長江君顯靈了,快跪下給長江君磕頭!」

    那婦女急忙抱著女兒向長江入海口的方向磕頭,船上其他人也馬上跪在地上。

    數息后,船上的所有人露出迷茫之色,但口中依舊念念有詞。

    「多謝文星龍爵陛下……」

    巴陵城外一條漁船上,一個皮膚黝黑的中年漁父跪在船頭,面對蛟聖宮方向,輕聲祈禱。

    「小民不能文不能武,只靠打漁為生,本來小有積蓄,但娘親病重,已經入不敷出,還欠下十多兩的外債。小民求蛟聖陛下開恩,讓小民打幾條大魚,賣的錢絕不亂花,都用來治療娘親。求蛟聖爺爺開恩!求蛟聖爺爺開恩……」

    中年漁父拚命磕頭,磕得船板哐哐直響,磕得額頭冒血,但死死咬著牙不喊疼。

    突然,小船周圍的江水沸騰,中年漁父大驚,抬頭一看,看到終生難忘的一幕。

    就見一條又一條顏色各異的大魚從水中躍出,跳到船上,魚嘴張合,並不掙扎逃跑。

    不過數息,整條船下沉一尺,船上布滿活魚,其中有小半是江中的珍惜品種,一條魚往往價值一兩多銀子。

    堅強的中年漁父淚如湧泉,如同嬰兒一樣哇哇大哭,哭了好一陣,再度沖著東海的方向參拜。

    「謝謝蛟聖爺爺!謝謝……謝謝文星龍爵大人!謝謝文星龍爵大人……」中年漁父迷茫了一息后,自然而然喊出真正的長江之主的封號。

    時值七月,江州多地乾旱。

    百希縣中,縣令、縣丞和主簿三人坐在一起,愁眉不展。

    「已近八月,若是還不下雨,本縣水稻的收成恐怕不足去年的七成。」

    「我看五成都難。自從去年方虛聖惹惱了蛟聖開始,長江水妖中就流傳要為禍江州與象州。今年開春,方虛聖便去了十寒古地,之後蛟聖宮就在一直在暗中作梗,讓各地雨量不均勻。象州有洞庭蛟王幫忙,咱們這邊洞庭蛟王就顧不上。」

    「是啊,即便屢次祈雨,也只是稍稍緩解,於大局無用。這次方虛聖回來數天,事務繁忙,還顧不得咱們這幾個縣的乾旱,畢竟方虛聖只是名義上的兩州總督,平時只管象州,不好頻繁插手江州政務。」

    「再等三天,若是還不成,就請州牧去找方虛聖求援。對了,論榜上方虛聖和蛟聖宮到了哪一步?」

    「方虛聖已經打進蛟聖宮,不知成敗。不過目前來看,雙方各退一步的可能性大。畢竟那可是蛟聖宮,方虛聖應該只是虛晃一槍,為泄憤,也為得一些好處。」

    「唉……等最終結果出來再看吧……咦?下雨了?」潘縣令說完,快步走出屋子。

    三人看著天空落下的雨水,露出喜悅之色。

    潘縣令面露疑惑之色,隨後手持官印連通聖廟,目視四方,發現江州各地只有缺水的地方才降雨,不缺水的地方一滴雨都沒有。

    「不對啊,此次降雨的力量,明顯源自長江,也就源自蛟聖宮,為何大戰還在繼續,蛟聖宮就幫助咱們降雨?」

    周縣丞道:「先不管那麼多,快去蛟聖廟祭拜一下表示感謝。」

    「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