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敖煌道:「你沒看到那個黑色石球嗎?十丈高,被放在很顯眼的位置,感覺應該是古妖寶物。」

    負岳怒道:「寶你個頭!那是古妖一族的祭祀球!一次祭祀能用幾百個!只不過這東西用完大都會被銷毀,所以才少見。蛟聖絕對認識這東西,如果這真是好東西,早就隨身攜帶!你們兩個都是大騙子!先用湮滅餘暉騙我,又用這個破球騙我!以後我要是再跟你們合作,我就跟你們姓!」

    方運冷哼一聲,道:「別廢話,你挑一件,然後我挑。」

    負岳充滿不信任地看了一眼方運和敖煌,伸手從裡面取出一座淡金色的龍頭雕像,這龍頭雕像極大,高有七丈,異常精美,即便過了幾十萬年,也只是稍稍褪色,表面沒有絲毫的磨損或裂痕,是萬界少見的藝術品。在一些喜歡收藏的半聖眼裡,這比一件大儒文寶都更有價值。

    負岳一張口,就見龍頭雕像迅速變小進入他的口中。

    「這是典型的龍城雕像,只有龍聖才能收藏,我帶回眾星之巔放家裡放著!別的拿出來都丟人!這次真是倒八輩子血霉了,跑去蛟聖宮拼死拼活,就得了一件傢具!」負岳氣鼓鼓道。

    敖煌嘿嘿直笑。

    「把天地貝拿來!」方運一伸手道。

    負岳不屑地把天地貝拋給方運。

    「我選黑色石球。」方運在接過天地貝的一剎那,天地貝光芒灑落,就見一顆直徑十丈的黑色圓球出現在院子中。

    這黑色石球表面有烤焦的痕迹,球面上有許許多多裂紋。

    一種莫名的威壓自黑色石球發散,那氣息如天如聖,如汪洋大海一樣瞬間淹沒眾人。

    方運與敖煌甚至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唯獨負岳毫不在意。

    「你們倆都看走眼了,這東西氣息很重,感覺是重寶,實則屁用沒有,就是因為在祭祀的過程中沾染了聖位氣息而已。」負岳道。

    方運伸手撫摸石球,隨後為之動容,點點頭道:「不錯,敖煌你得到一件了不起的東西,我本來以為負岳有眼光,既然他不要,就留給我。」

    敖煌得意洋洋道:「本來當然不可能沒看錯。」

    負岳賊溜溜的眼睛連轉三圈,道:「方運,你可別騙我,這東西能有什麼用?」

    方運搖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要不說你不認真學習傳承。古妖一族是經常祭祀,普通的祭祀球的確沒什麼特別之處,但你不要忘了,古妖歷史上有三次規模最大的祭祀,那三次祭祀的祭祀球,比半聖寶物都珍貴。」

    負岳張大嘴巴,半信半疑道:「你沒唬我吧?那三次大祭,我傳承里還記得啊,怎麼不知道這三次的祭祀球特別重要?聽都沒聽說過!」

    方運道:「古妖的三次大祭,一次在正式起兵反抗龍族前,一次是成為萬界之主后,最後一次是在敗給妖蠻前,其中第二次的大祭最隆重。這顆祭祀球,應該是萬界之主大祭的祭祀球。在我看來,這東西比湮滅餘暉更珍貴,我本以為是你的福報到了,沒想到你見寶不自知,可惜。」

    負岳愁眉苦臉道:「哥,我能跟你換嗎?」

    「這東西,你都不認識,換了你用來做什麼?」方運問。

    負岳理直氣壯道:「我可以賣啊,眾星之巔的老傢伙們肯定有識貨的,換一件大聖寶物總行吧?」

    「不換。我要為以後打算,這東西你既然不要,正好留給我,我有大用。放心,以後你也能因為祭祀球得到好處,不會虧待你。」方運說著,把祭祀球收入自己的吞海貝中。

    負岳欲哭無淚。

    敖煌笑嘻嘻道:「負岳,以後就別跟我們合作了。方運,諸皇時代降臨,各界都流傳遠古龍城要開放,到時候你一定要帶我去。」

    方運點點頭。

    負岳張了張嘴,想起剛才自己說過的話,沉默許久,走到方運身邊,嘿嘿一笑,仰頭道:「哥,你看我改姓方怎麼樣?我以後可以叫方負岳,也挺好聽的。」

    敖煌一愣,抱著肚子哈哈大笑,在半空直打滾。

    方運被負岳氣笑,沒好氣地拍了一下他的頭。

    方運從天地貝中拿出一些不錯的神物,道:「這些東西不算上好,但對你來說有一定作用。蛟聖很精明,好東西都留在身上,剩下的好東西都是拿不走的。」

    「謝謝哥!跟著哥有肉吃!不過,哥,你教教我祭祀球怎麼用吧。」負岳笑嘻嘻道。

    方運眼中閃過悵然之色,嘆息道:「你不會真想知道的。」

    負岳嚇了一跳,不敢再問。

    敖煌低聲道:「方運,我發現你最近的事都瞞著我們,十寒古地的事你不說,這次攻打蛟聖宮你也隱瞞了不少。你取觀天鏡投影,應該是有別的目的吧?」

    方運沉默片刻,點點頭,道:「我在十寒古地時,閱讀了古妖刻痕,獲得了一部分祖帝屠庭一族的傳承,和我所知的古妖歷史、龍族歷史和妖蠻歷史相互印證,讓我發現了一些不得了的端倪。所以,我在慢慢準備。」

    「準備什麼?」敖煌問。

    「以後你們便知道了。負岳,你開始背負血芒界吧。」方運的語氣無比冷靜。

    負岳點點頭,身體緩緩高飛,低頭望著下面的方運,道:「哥,我背負血芒界后,會本能按照預訂方向飛行,很久之後才會蘇醒。接下來,我不能幫你,你可要小心。這頭蠢龍什麼用也沒有,還是讓他留在龍宮裡老老實實修鍊,等成龍聖再幫你。」

    敖煌瞪著負岳,很不服氣,可破天荒地沒有反駁。

    方運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自有打算。至於湮滅餘暉,葬聖谷里應該有,若是遇到,我一定會留給你。」

    負岳嘿嘿一笑,正要高飛,又道:「你也要小心人族那些老傢伙,他們比誰都精明,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比誰都壞。為了人族,他們不僅自己不怕死,也不會在意別人送死。如果殺了你能救人族,他們不會留情!」

    敖煌一愣,沉默起來,意識到負岳終究是半聖,雖然許多地方看上去很笨,可涉及生死大事,比聖位之下所有人看得都明白。

    「我也如此。」方運淡然道。

    方運點點頭,抬頭望向天空。

    「我走了。待來日,你我兄弟二人,縱橫十萬界,血骨鋪聖路!」

    負岳頭也不回,直衝星空。

    敖煌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很快,血芒大陸所有人都看到一個巨大的陰影遮擋所有星辰,覆蓋整座血芒界的上空。

    隨後,眾人看到那黑影緩緩向東方移動,過了許久,那黑影消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