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書房的官員們呆立許久。

    「總督大人到底是何意?」

    所有官員輕輕搖頭。

    「怕是有我們猜不透的意圖,只能怪泰合府上下倒霉。」

    「此事還是不要妄議好,既然是總督大人交代下來的事,我們聽命便是。」

    「唉……清洗一府一縣,這比去年解決一州慶官都麻煩。」

    「那個出賣……不,是把消息泄露的吏員當如何?」

    「方虛聖都開口了,自然要從重從嚴,只能說他倒霉吧。」

    「走吧,不能耽誤了……」

    方運的一舉一動都被天下人關注,而徹底清洗一府一縣之事在當今已經十分罕見,很快在論榜成了熱門話題,各地讀書人甚至官員紛紛討論。

    「在下以為,這是方虛聖敲山震虎,大概泰閤府中有人與慶國勾連。」

    「不錯,這明顯是劍指慶國,畢竟上一任泰合知府就是隱藏的慶官。」

    「當然,也可能是抓住官吏的小辮子立威。成為三地之主,若不立威,如同錦衣夜行。」

    「這就是三地之主的霸氣,直接拿一府一縣之地立威。」

    「在咱們看來,此事很大,但在方虛聖看來,大概真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過方虛聖這次有點過了,就算立威或劍指慶國,也應該找更好的借口啊,死一個人就藉機拿下一府一縣的官吏,真是不把官吏當人看。這麼多官吏難道還比不上區區一條人命嗎?」

    「的確。一開始我也以為方虛聖是在為死者報仇,但仔細想想又不是,若真是為死者報仇,他會加大力度懲治靈獸販子,而不是拿下那些認認真真做事的官吏。」

    「我一直支持方虛聖,將來也會支持,但身為一名官員,我在這件事上反對方虛聖。用四個字形容他,那就是剛愎自用!」

    「還能說什麼?只能說泰閤府和鹿縣的官吏倒霉。」

    「畢竟是虛聖,手段強硬了一些,不過還是可以理解。」

    論榜之上,數萬人高談闊論,幾乎都是反對方運這種做法。

    直到一個人出現,才起了變化。

    「諸位大人真是好大的官威!這不是泄漏消息的問題,也不是區區20兩銀子的問題,而是如方虛聖所說,這是出賣!一開始,只是一個小吏員出賣一個有功的百姓,之後是泰閤府與象州所有官員出賣全州的百姓,現如今,是天下的官員在出賣人族的所有百姓!在你們眼裡,億萬百姓面臨的威脅竟然比不上一府一縣的官吏!可怕的不僅僅是出賣,而是天下官員把百姓當案板上魚肉販賣卻毫不在乎!正如方虛聖所說,你們不配當官!你們簡直是噬人的妖蠻!方虛聖拿下一縣一府官吏的用心,純粹得毫無瑕疵,你們,也只配蠅營狗苟,蛇鼠一窩,不配揣測他!」

    回復者,是前不久去寧安縣任職的顏域空。

    這個回復後面,許久沒人再敢答覆。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官員看著顏域空的話,想著方運的事,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一陣紅。

    「你們自然不會在乎,為象州為景國為百姓舉報兇徒的人,在臨死前,心中有何種吶喊,臉上是何等悲憤。」

    「你們自然不會在乎,他在臨死前,心中不斷迴響著什麼。」

    「是誰出賣我?是誰出賣我!是誰!」

    「你們不在乎死者家人的憤怒,你們不在乎死者左鄰右舍的悲傷,你們不在乎那些即將被出賣之人的絕望。」

    「方虛聖在乎。」

    顏域空之後不再回復。

    過了好一陣,才有人繼續回復。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莫過於此。在下這就上奏聖院,請聖院立法,保護每一個百姓的安全。官員不在乎,想必眾聖是在乎的!」

    「有些人沒有出賣死者,只是一刀又一刀割著他的肉,然後提起刀,指著滴下的血說,你們看,方虛聖的手段太狠了。」

    不多時,武君出現。

    「朕立刻嚴加立法,保證每一個百姓的安全,再有百姓之事被泄漏,必然追究當地主官之責!朕,不當昏君。」

    之後,一個又一個官員開始道歉。

    人族各地的讀書人本來不關心此事,但如此奇特的逆轉引來更多關注,以致於《文報》編審出面,承諾下一期《文報》必然會把此事放在重要位置,讓天下百姓和讀書人得知。

    顏域空的話很快在象州傳開,象州眾官無比震驚,董文叢與方守業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下多大的錯誤,立刻全力以赴偵辦此案。

    方運進入蛟聖宮藉助雲洞霧池潛修,沒有理會外界的變化,若是象州官員連這件事都做不好,那就再清洗一遍象州,現在,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慢慢革新。

    經歷了負岳與血芒界融合的過程,方運對血芒界的理解更深,已經有信心鑄造人族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一界文台,即便是歷史上最富盛名的天才,即便是眾聖,也未曾鑄就過這等文台。

    可惜,鑄就一界文台實在太過艱辛,方運努力的三日也沒有絲毫頭緒,不得不進入血芒界。

    身為血芒之主,方運接近無所不能,但這種無所不能只能影響血芒界本身,無法影響天道,也無法立刻凝聚血芒文台。

    不過,在調動血芒之主的力量后,鑄就血芒文台明顯更加順利。

    足足七天後,方運終於鑄就成血芒文台。

    在血芒文台成形的前夕,血芒界每一粒沙、每一株草、每一棵樹、每一個人甚至連每一縷風,都外放出一絲力量,湧向方運。

    所有人見到壯觀的一幕,就見天空一開始是無盡細小的靈光,數息后,億萬靈光匯聚成一道洪流。

    洪流激蕩,在天空凝聚成一顆縮小的血芒界。

    血芒界的中心,有一頭負岳。

    微縮血芒界自方運頭顱落下,進入文宮,落在方運的血芒文台之上。

    就在這時,所有人都聽到血芒界地底傳來一聲慘叫。

    「哥!你搶我力量!」

    血芒文台之上,出現一頭負岳背負血芒界的形象。

    只不過,無論是負岳還是血芒界,力量都非常弱小。

    「這是……正在快速成長的文台!」

    方運露出欣慰的笑容,這血芒文台竟然自成一界,方方面面都可以進步。

    .
最近更新小說